仙侠道 仙侠道 7.6分

你是我,未完的仙侠

空彻和青城
2018-01-03 16:55:12

(1) 师傅收我为徒时,我才7岁。 那时候,我们住在一座满是桃花盛开的小岛上。师傅姓顾,便替我取名为顾连城。师傅对我极为严苛,但是我极为调皮捣蛋,经常惹他生气,所以我的童年,是痛并快乐地度过的。 等到我12岁那年,师傅又从外头领了一个男孩回来,跟着对我说:“连城,他以后便是你的师弟了,你记得要有做师兄的风范。” 我边打量那个有着如同黑珍珠般眼睛的男孩,边点头答应。只听到师傅对男孩说:“那么,从今开始,你就叫顾夜霖。” 彼时,夜霖还比我大一岁。 我的灾难来了,夜霖性格极为阴沉,由于他不自觉地散发着冷气,跟他呆在一块,连我这么阳光的人,都开始变得有些阴冷。 直到有一天,我在后山某处,看到夜霖缩在一团,以为他练功出了岔子,急忙跑了过去。 “你没事吧?” 他忽然抬起头来,眼神极为凶狠地看着我,只是脸上还挂着流着的泪珠。我愣了一下,便拍拍他的肩膀,问:“发生什么事了?” 夜霖突然一把推开我,我的手不自觉地抓住他的衣服,两个人抱着连翻带滚地落到了不远处的土地上。 夜霖突然就在我怀里哭了起来。我呆了一下,就轻轻地在他背上拍了起来。 “没事了,有师兄在。” 他哭得更凶了。 “不怕,不怕,没事

...
显示全文

(1) 师傅收我为徒时,我才7岁。 那时候,我们住在一座满是桃花盛开的小岛上。师傅姓顾,便替我取名为顾连城。师傅对我极为严苛,但是我极为调皮捣蛋,经常惹他生气,所以我的童年,是痛并快乐地度过的。 等到我12岁那年,师傅又从外头领了一个男孩回来,跟着对我说:“连城,他以后便是你的师弟了,你记得要有做师兄的风范。” 我边打量那个有着如同黑珍珠般眼睛的男孩,边点头答应。只听到师傅对男孩说:“那么,从今开始,你就叫顾夜霖。” 彼时,夜霖还比我大一岁。 我的灾难来了,夜霖性格极为阴沉,由于他不自觉地散发着冷气,跟他呆在一块,连我这么阳光的人,都开始变得有些阴冷。 直到有一天,我在后山某处,看到夜霖缩在一团,以为他练功出了岔子,急忙跑了过去。 “你没事吧?” 他忽然抬起头来,眼神极为凶狠地看着我,只是脸上还挂着流着的泪珠。我愣了一下,便拍拍他的肩膀,问:“发生什么事了?” 夜霖突然一把推开我,我的手不自觉地抓住他的衣服,两个人抱着连翻带滚地落到了不远处的土地上。 夜霖突然就在我怀里哭了起来。我呆了一下,就轻轻地在他背上拍了起来。 “没事了,有师兄在。” 他哭得更凶了。 “不怕,不怕,没事了,我在呢。” 我抱着他,安慰了半天,他终于停了下来,抬头看了我一眼,就起身跑了。 不过这以后,他对我的态度稍有缓和,我也敢跟他开一些玩笑。后来,我们之间的称呼逐渐成为了阿城和阿夜。 … 在我们二十岁那年,师傅有事拜托我们到某个钱庄跑一趟。 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一场强占民女的戏码。正当我们想出手时,一条鞭子凭空而出,瞬间把大汉打得无法呼吸。这时我才注意到,鞭法用得如此凌厉,竟是一位身着红衣,笑起来极为灿烂的女子。 “你看什么看?” 女子面色不善道。 “抱歉,只是惊叹姑娘的鞭法天下无双罢了。” “哼,我看你是别有企图。” 话落,一条鞭子灵活地朝我飞来。夜霖突然出手,一身冰冷的气息散发出来。我连忙施展手段,大风呼起,众人皆捂眼。我和夜霖,以及红衣女子瞬间消失不见。 “哼,没想到竟是两位修仙者。” 红衣女子紧盯着我们,说道。 “姑娘,”我示意下夜霖,“我们无意冒犯,望姑娘体谅。” 红衣女子朝我们两位看了又看,突然笑了起来。 “是我的不是,望两位原谅。” “哪里。” 我笑着回答。 “那么,就此告辞。” “告辞。” 就在她转身之际,一片绿叶急速飞了过来。 “阿城,小心!” 夜霖突然挡在了我面前,冷气散开,将叶子打落。此时,红衣女子已无踪影。 “你没事吧?” 夜霖转头看着我,问。 我正要回答,却发现他的嘴巴突然发紫。 “别说话。” 我急忙出声。 在为夜霖治疗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女子竟是一位用毒天才。若不是我平时多加学习医术,夜霖必定当场毙命。 她,到底是何人? (2) 我们很快又见面了。 在一家钱庄里的一处内宅,经过掌柜介绍,原来是将军家的掌上明珠,名字叫风菲沐。 阿夜差点跟她打了起来,幸得众人将他们拉了开来。 而后,钱庄掌柜在我们三个人面前,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箱子,望着我们说道:“这是你们的任务。” 我上前接过箱子,才发现,它的表面竟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我相信,你们的师傅都给你们留了一封信。” 掌柜突然捋了捋胡须,神秘地说道。 我们各自打开信,才发现,这是要我们前往皇宫寻找一把钥匙,然后把箱子和钥匙交到一个隐世的修仙大派手里。 这以后,我们三个人开始踏上了旅程。 但是,过程并不轻松。风菲沐和阿夜时不时会对打一番,我在旁边无奈地看着,偶尔会帮他们疗伤,接着跟沐沐讨论医术。就这样,我们熟悉起来。 因为她比我小,我叫她沐沐,她亲切地喊我城哥。而阿夜依旧冷着脸,不理睬她。她也看阿夜不顺眼,只跟我聊天。我只能夹在他们中间,做这对冤家的夹心饼。 在路过一座小镇休息时,我问沐沐:“能令修仙者毙命的毒,你练了几种?” “不愧是城哥,问得可够准的。” “…” “我跟师傅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有一些,还是她赠送于我的。” “有时间,一定要去拜访一下令师尊。” “我一定带你去的。” “哼…” 夜霖发出一声轻哼,沐沐差点又要跟他动手。就在这时,空气突然静止,景象开始发生变化。 等到一切都平稳下来后,我发现跟他们两个人失散了,这居然是个阵法。 我走了大概有半个时辰,看见前面有个少年正面色阴沉地盯着我。我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他。 片刻后,少年动了。他的功法奇特,令人防不胜防。我试探够了,终于从手里亮出一把宝剑,以剑柄为上,发出一道七彩的光芒,向少年劈去,光芒从四周围着少年刺入。 “我投降了。”少年捂着肩膀上的伤口,低声哀求。 还没等我解开法术,少年突然变成了一个九岁大的孩童,我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 原来,这个阵法是他开启的,目的是寻找破解的人,刚好是我,让他成功地返回到了孩童。 幻境解开,沐沐和夜霖也终于停止各自的魔障,醒了过来。而这位孩童,也很自觉地报上名字:陌千离。 接着,他就赖上了我,跟着我们一起上路了。 (3) 由于他的记忆有缺失,所以不记得自己的更为详细的信息,而我也仔细看察了他的身体,发现确实是正常人的体质。只不过,他却不知道怎么解释,为什么会有这诡异的阵法。 然后,路上偶尔会发生诸如此类的争吵。 “城叔是我的。” “小屁孩,说什么呢,城哥是我的,一边呆着去。” “沐姨,你再说,脸部的皱纹都要爬出来了。” “这个浑小子…” 毒和阵法开始不要命地抛出来。 夜霖浑身散发着冷气,禁止靠近,而我也头疼地看着这两个熊孩子斗嘴斗法。 就在我要出手制止他们的时候,一阵清澈的铃声连绵不断地响起。 我们四人瞬间紧惕起来。只见,一位神采俊朗的男子款款而来。 “想必这位是顾连城,顾少侠吧。家师有请。” 此时,我跟阿夜用心语交谈着。 “不能运转功法?” “嗯。” 然后我看着眼前这位男子,平稳道:“未曾请教。” “在下康宇桥。” 我们跟着康宇桥来到一处隐蔽的府邸。里屋,我从远处就看到一位年事已高的老人坐在主位上,慢条斯理地喝着茶。 待我们走近,她终于放下杯子,扬声道:“老身想请各位帮个忙。” 随后,她叫了一位女子出来。然后我们在这个女子的动作下,看完了整一件事的始末。 原来,在这天际的边缘,有一座天矿。里面盛产的矿石可供修仙者修练。由于这是一座私人的领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直到某日矿内突然发生紊乱,整座矿摇晃,非常不稳定。 如果再让它这样下去,一旦爆炸,祸及的可不单单是修仙者,还有老百姓们。 “为什么偏偏选中我们?”我问。 “因为你身上的那个箱子。”老者缓缓回答。 由于身上的箱子有某种力量能遏制住天矿里的危险,我们一群人被迫参与了救援行动,跟我们一起行动的,除了康宇桥,还有之前在我们面前展示预言能力,也是康宇桥的姐姐,康静雅,以及康宇桥的贴身侍卫,墨子白。 而之前被诡异铃声压制住的功法,也在康宇桥歉意的眼神下解了开来。就这样,我们七个人就往天矿处飞了起来。 途中休息时,沐沐得知墨子白喜欢吃鱼头,便有些兴奋起来,悄悄对我说:“城哥,他也喜欢吃鱼头。” 我斜横了她一眼,有些无奈地用手揉揉她的脑袋,轻声道:“别胡闹。” “不胡闹。”沐沐狡黠地弯起嘴角。 接着,沐沐开始有意无意地找墨子白聊天,然后偷偷在他的食物放了一种药。 到了夜晚,我们飞下来到附近城镇的客栈休息一晚。千离执意要跟我睡,夜霖开始释放冷气。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经过一番调整,千离和阿夜一房,沐沐和康静雅一房,我和康宇桥一房,墨子白独自一人一房。 (4) 修仙者打坐就可以恢复精力,所以康宇桥很自觉地把里屋的床让给了我。 我坐在床沿边,思索着这次行动的变化,突然想起沐沐今天的举动,然后走了出去,路过康宇桥时,发现他已经入定了。 “怎么会如此没有防备之心…”我边想边走了出去。 这时,沐沐从偷偷地从房里溜出来。 “怎么还不睡?” “城哥,我突然想起,我今天下错药了。” “你下了什么药?” “春药。” 就在这时,墨子白的房门突然打开,然后我被抓进了房间。 他双眼通红地看着我,我感觉他的理智快被湮灭了,就使用了一招吹眠术。 可是墨子白却突然紧紧地搂着我,朝我的脖子咬去,我正要打昏他,他居然倒地不起。我看见康宇桥目光复杂地注视着我。 “没事吧。” “没事。” 我弯腰查看墨子白的情况,发现脸色依旧通红。果然,经沐沐的手怎么可能简单。 “沐沐,解药。” 我朝门外惊呆的女生示意道。 待解决了这件事后,我跟沐沐单独两人进行了谈话。 “你喜欢他?” “嗯。” “那也不能用这个方法。” “我知道错了。” 第二天,墨子白刚张开口,我摆了摆手,便朝天矿处飞去。 这个时候,异象突起。 天边突然出现数十位身着黑色袍子的不明人士,向我们发动攻击。 “保护好自己。”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我安心地展开了战斗。 五光十色的光芒充斥着整个天空,看似绚丽夺目,实则凶险万分。 敌人越战越多,这个时候,康宇桥飞到我身边,对我说:“给我五成力量。” 我只看他一眼,就毫不犹豫地朝他手掌处拍了过去,光芒万丈。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康静雅发出一声:去。 我像是被别人控制一般,向康宇桥靠拢,另外还有墨子白。我们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层淡蓝色保护膜,冲出了包围圈,刹那间飞入了天矿的入口。 “大家小心,里面每一处都要小心谨慎。” “知道了。” “别担心,有静雅在,沐沐他们不会有事的。”康宇桥宽慰道。 “我知道。”我回了他一个微笑。 里面的阵法不断,不知道是不是有针对性,不出我所料,我们三个人很快分开了。 我走到了一座宫殿里,正中央有一块绽发银色光芒的蛋。 在我距离它仅三步距离处,它的外壳突然裂了开来。 (5) 那颗蛋出来了一个银色的小豹子。迷迷糊糊的外表有迷惑人的外表,我更加谨慎地看着它。 果不其然,它一睁眼的瞬间,嘴里突出一团火焰来,霎时间,整个宫殿恍如火海。我瞬间退出它的战斗区,但是银色小豹子却紧紧盯着我,让我难以逃脱。 我被逼到了墙角,终于,手里显现出一把宝剑,直对着它。 银色小豹子居然直接向我冲了过来,我立即用剑朝它劈了过去。就在这短短一瞬间,我接触到了它的目光,仿佛我们相处已久。 在我晃神的这一刻,它跳到我怀里,然后咬了我一口,鲜血直流。这家伙居然嗜血,我后知后觉地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我发现身边是康宇桥和墨子白。 “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康宇桥担忧地问道。 “你们来了。” 我只发出这一句,就觉得浑身炙热,脱力无比。 “水…” 墨子白扶了我起来,把身上的水壶递到我唇边。 等我缓过来以后,默默吸收着他们分享来的信息。 原来,当我跟他们两个分开后,他们遇到了守护神兽,雷龙。最后两个人合力侥幸战胜了它,便冲破了幻境,来到了这里,看到了倒地不起的我。 他们查看了我的状况,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这座宫殿也没有任何异样。我正想跟他们说我的遭遇,心突然慌了一下,随即沉默了下来。 只是说:“我也是侥幸解开了幻境,一时精力耗光,失去知觉罢了。” “嗯,没事就好。” 说完,康宇桥亲昵地摸了摸我的脑袋,三个人瞬间愣住了。 数秒后,我打破僵局。 “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这天矿稳定下来?” “只需将箱子放在最高处的位置,稍等片刻。”康宇桥温语解释。 我依言照办,只见箱子表面的符文开始动了起来,紧接着箱子发出一道光芒直射宫殿中央,天矿开始动了。随后,又沉默了下来。 “可以了,谢谢你的帮忙,连城。” 我愣了愣,也随即微笑道:“不辱使命,宇桥。” 只是,墨子白的脸突然黑了起来。 等我们出了矿外,看到一脸着急的众人。我笑了起来。 “城哥…” “叔…” “阿城…” 康宇桥望着我们,问:“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分别了?” “是。” “嗯…有缘再见。” “好。” 我朝身后的他们招了招手,不去看他们笑容背后的含义,踏上了旅程。 晚霞,悄然而至。 (6) 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游山玩水,偶尔遇到同道中人,会互相比试一番。也有帮助民众除去为非作歹的鬼怪。 突然有一日,沐沐接到一封信。 “城哥,我师傅她老人家想见你。” “好。” 我们由沐沐带路,穿越了大山,横渡了大河,走过了无数阵法后,终于来到了一座谷里。 “沐沐,你可回来了,奶奶很想念你。” 悦耳动听的声音飘然而至,一身轻盈飘逸,又不失可爱女装的女子随即走来。 沐沐立即兴奋地叫唤:“凌薇姐。” “你们好,我是苏凌薇,我奶奶已经恭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有劳了,苏姑娘。” “顾少侠请勿客气。”苏凌薇莞尔一笑道。 “城哥,凌薇姐可是我们谷内第一美人哦。”沐沐悄悄在我耳边说道。 “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哪有…” … 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只见一位白发老人仔细查看种植的花草。 我们还没开口,老人突然一挥手,忽然满天惊现的繁花飞速地向我们刺来。 我勾起嘴角,亮出宝剑,在半空划了一个圆,紧接着,一层非常淡薄的水蓝色保护膜紧紧地扎根在我们的四周。 数不胜数的繁花落入保护层便消失殆尽,而水蓝色的光芒却愈发地绽放。 “好,好,好。果然不愧是那顾老头的徒弟,有两下子。” “前辈过奖了。” “凌薇,你带他们先去安顿下来,稍后再安排晚宴。” “是。” 在我们转身之际,我的脑海突然传来一句话:“要小心。” 是夜霖的声音。我不动声色,直到住所入住,检查过屋内一切东西后,打开隔音阵,才看着他,问:“怎么回事?” “我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阿夜。” “阿城。” 夜霖忍了忍,又说道:“我的心很慌。” 我看着这么多年认识的同伴,宽慰道:“放心,不是还有你在么?” “嗯。” 我们在这里待了数日,除了第一天见着了沐沐的师傅,其余时间,基本都由沐沐带着我们熟悉这里的环境。 午后,苏凌薇来了。 “顾少侠,奶奶有请。” “这就来。” “顾少侠,觉得我们这里怎么样?” “挺好的,修身养性的好环境。” 苏凌薇笑了下便不再言语。 … 我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师傅。 “连城,此次叫你来,是有要事商议。” 我疑惑地望着两位老人。 随后,我了解到,再过不久,天际的边界就要破裂了。而修补需要至纯力量,而目前这里面合适的人选就只有我一人。 “夜霖的功法较为阴冷,边界会不堪一击的。”师傅如此说道。 “不过在此之前,众门派会有一个试练大会,到时你可以跟夜霖去试试。” “弟子明白。” “那么接下来,轮到我了。”前辈说道。 “请前辈指教。” 当天下午,我接受着精通医术的老人的各种挑战。 而他们所说的试练大会,也即将拉开帷幕。 (7) 我们在两位老人的带领下,前往试练大会。只不过夜霖一路上沉默不语,不知想着什么,一副勿扰的面容,冷气也比以往更深一筹。 到了目的地,我们才明白,隐藏在世间的修仙门派竟如此之多。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人。 夜霖更加不喜了,面色冷得让人胆战心惊。而千离也不复以往活蹦乱跳的模样,病怏怏的。我有些心疼地把他抱了起来,轻声道:“累了,就先在我怀里靠下,等到住处后再好好休息一下。” “嗯…” “连城兄,你们也在。” 我侧身查看,原来是康宇桥他们。 “宇桥兄,你们也来了。” 我点头示意问好。只是目光投在墨子白处稍作停留。这家伙跟阿夜一个类型的,也不知道谁更冰冷一些。 我想到这里,不自觉地微勾起嘴角。 这时,师傅插了一句:“住处已安排好了,记得早些休息。” 也不等我介绍,就自个儿走了。 “是我失礼了,忘记还有长辈在此。”康宇桥一脸歉意道。 “无事,师傅不在意这些繁文礼俗。” 随后,我们了解到康宇桥的家师因为身体不适,无法前来。这次是由康宇桥带队。而随行人员里也有两位,是以前战斗中认识的。 我们稍加交谈后,便各自散去了。 夜晚,寂静无声。 突然,我的房里出现了一个人。他慢慢地靠近我的床,就在手触碰到床帐时,地上亮起一个阵法,将原本想逃脱的人困住。 “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亮出宝剑,把它架在入侵者的脖子上。 “我想你。” 剑身向前,脖子立即出现一道细微的伤痕。 “墨子白,你够了。” 他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让我极度不舒服,仿佛像是猎物落入猎人的手里,无法逃脱。 “我说了,那只是沐沐无意举动。” “我喜欢你。” 我稍作停顿,便问:“我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是你想要的?” “整个人。” 我不再跟他废话,一个法术,他便昏倒落地,直到天明。 (8) 五光十色的光芒不停地绽放,此起彼伏的叫好声,让整个比武场沉浸在高潮之中。 我们一群人都顺利闯进前三十二强,特别是苏凌薇,没想到她的功法竟如此高强。康宇桥和墨子白亦是,而康静雅则纯属来参观的。 接下来的神铸宫试练,是比武场三十二强的选手们更为严苛的考验。试练可以组队闯关,但是,最后所得奖励只能平分。 “连城兄,我们一起吧。”康宇桥建议。 “好。”我的脑海只闪过一个瞬间,便点了点头。 神铸宫不愧为机关试练场。排兵布阵,众员的战力消耗和分布,都极为讲究。 很快,我们来到最后一个试练的门前。 “我们先稍作休息吧。” “好。” 就在此时,门突然自动打开了。 我们被吸了进去,然后各自分散开来。我看到了一副景象。 我,阿夜,沐沐和千离坐在皇宫的城墙上吹着风,喝着酒。 “城哥,我们以后去塞外看看吧。” “叔,别听沐姨的话,我们去江南吧。” “小屁孩,没大没小。” “沐姨,你的皱纹又跑出来了…” “哈哈哈…”我望着一轮明月,笑了起来。 “人生好圆满啊…”我不禁感叹。 画面散去,我却呆若木鸡。熟悉的人,一个个都倒地不起,胜负重伤。而对面,出现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战斗一触即发。 我没有想到,对手居然如此棘手。我所使用一招一式,对方也能轻易运用。 战况越发危险,我的身上,也慢慢被血覆盖,宛如血人一般。这时,师傅和前辈突然出现了,纷纷出力挡下了对方的一击重击。只是对手突然转身一变,成了一个巨大怪人。 “糟糕了,这里怎么会出现天外之物。” 师傅的话让我想起了天际的边界,快要破裂了。 来不及想更多,前辈突然发力,把手举行,以她为中心,绿色光芒绽放,随后瞬间席卷我们众人,我们的身体开始恢复力量。 “师尊…”沐沐突然失声大喊。 我只看见前辈她的身体若隐若现,而师傅身上也开始被血覆盖。 “师傅…” 我想去帮忙,却被夜霖抱住,不能动弹。师傅最后看了我一眼,口型说了两个字便把我们送出了试练场。 最后,两位老人以身为阵,跟怪人同归于尽了。 “不要…啊…” 我放声大喊,泪瞬间涌出。 (9) 外面的战况更为激烈。 一时间,这里成了人间炼狱。 我颤抖地望着,再也忍不住,冲向了战场。在最后的最后,福临心至,以一招天剑,杀光了所有的敌人,我也花光所有的力气,倒了下来。 我休息了将近一年。照顾我的人,除了沐沐外,还有夜霖,千离和墨子白。 沐沐说:“墨子白是自愿留下来的。” 她还说:“天际的边界快支撑不住了,即便那些隐世的修仙大派不再保留实力,纷纷出手。” “凌薇姐回去主持大局了。” “康宇桥,要成亲了,听说为了巩固实力。” “还有,我师傅临走前的那招,原本是想教给你的。” “我知道。” 那招以己之力补充众人能力的招术,付出的,是以生命力和灵魂为代价的禁术。可是名字却很好听,叫春回大地。 这是我以前苦练功法无意中,在某本古老的书籍里看到的招术,没想到,真的有人能练成。 “我累了。” “好。” 等沐沐走出房门,我轻声喊道:“出来。” 墨子白瞬间站在我的眼前。我看着他,想起了那天他昏倒后,我走出门外,遇到的另一个人。 康静雅面色平淡地看着我,说:“子白他,真的很喜欢你,可能你会以为因为是那一场意外导致。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我问她:“你喜欢他?” “是。” 康静雅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可是他不喜欢我。” “因为他是一个极不容易动情的人,所以,我很好奇,那个被他打动心扉的人,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 “你现在知道答案了?”我问。 “依旧不懂,不过,我想告诉你,没有多少人能自己选择幸福的权利。” 说完,她有些落寞地笑了笑。 “嗯,谢谢你的提醒。” 临别前,她送了一面镜子给我。 … “喜欢我是什么感觉?”我问。 墨子白摸着自己的心脏,说:“它很快。” “如果是其他人呢?” 他摇摇头。 “如果我不在了呢?” 他一把抱住我,狠声说:“不许。” 我笑着回抱着:“等我回来,小豹子。” 我能感受到,他的身体,正微微颤抖着。 (10) 我看着被雾化了的满月,忽地吐出一口气。 “阿城,我们回桃花岛吧。” “城哥,我们去塞外吧。” “城叔,我们游江南吧。” 记忆,突然纷至沓来。 我忽然转身,望着眼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随即闭眼吻了他。 在他耳边,我轻声细语地喃喃道: “如果你忘了我,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如果我忘了你,请让我想起你。” “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说我们互相爱着对方。” “我懂。”他对我这么说。 “我叫什么?” “顾连城。” “你叫什么?” “墨白。” 我扬起嘴角,微笑起来。 … 光芒包裹着我,我闭着眼,跟着脑海里刻着的记忆比划了起来。 身上的箱子飞出,漂浮在我面前,符文动了起来,钥匙也出现了。 最后,身体急剧颤抖着,心跳动得厉害,我突然睁开眼,转头看着眼睛一动不动注视着我的男人,笑着说了一句:“我爱你。” 然后,春回大地启动了。 远光拂山前,故人不负卿。 生死两相望,相拥即相守。 … 后来,我问墨子白,你怎么知道我没死的? 他抱着我,回答道,因为我知道。 是啊,你知道。 我抱着他,想起了那一幕。 光芒散尽,边界处再无那一人,你露出了那绝望的眼神,让我不忍心。 于是,我飞到你面前,闭着眼睛抱着你。你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然后回抱了我。 然后,我又再一次复活了。 “我们有很长的时间了。”我对他说。 “不对,我们有三世的情缘。”他反驳我。 没错,三世的情缘。我闭上眼睛,喃喃道。 日夜颠倒,生死相拥,执手偕老。(终)

0
0

回应(0)

添加回应

仙侠道的更多长评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