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人生第一部第一章故事改编

里矢之
2018-01-02 23:38:56

这两天生病了,打吊瓶的无聊的时候想码一篇关于奇异人生的同人小说,写了个开头第一章,算是一个练笔吧。第一部那边大神太多了,我就在这里占个坑吧,纰漏之处,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奇异人生第一章 (游戏改编小说, 作为练笔,大多数剧情与原作一致,只是想以故事的方式呈现出来)

黑暗之中,电闪雷鸣,我感到整个人的身体正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吞噬。即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只是感觉一阵阵的恶心与难受,等到头脑清醒一点的时候,我开始环顾四周的情况。

上帝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现在能看到的有光的地方只有前面的那个大灯塔,可是那个地方现在有一场该死的龙卷风,而且灯塔下面的海浪正在疯狂的拍打着山岩,似乎想要将那山顶的一切吞下。我转了个身,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可是身后只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现在除了去往灯塔那边寻找答案,我别无他法。伟大的将故哲学家麦克斯说过,死也要在光明下。对,我就是那个叫麦克斯的。

冒着暴风雨,我奋力前往灯塔那边,当靠近灯塔时,我发现灯塔下面有一个长凳,我已经快要耗尽了自己的体力,于是我减缓了速度,慢慢爬上长凳,大口喘着气。

...
显示全文

这两天生病了,打吊瓶的无聊的时候想码一篇关于奇异人生的同人小说,写了个开头第一章,算是一个练笔吧。第一部那边大神太多了,我就在这里占个坑吧,纰漏之处,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奇异人生第一章 (游戏改编小说, 作为练笔,大多数剧情与原作一致,只是想以故事的方式呈现出来)

黑暗之中,电闪雷鸣,我感到整个人的身体正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吞噬。即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只是感觉一阵阵的恶心与难受,等到头脑清醒一点的时候,我开始环顾四周的情况。

上帝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现在能看到的有光的地方只有前面的那个大灯塔,可是那个地方现在有一场该死的龙卷风,而且灯塔下面的海浪正在疯狂的拍打着山岩,似乎想要将那山顶的一切吞下。我转了个身,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可是身后只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现在除了去往灯塔那边寻找答案,我别无他法。伟大的将故哲学家麦克斯说过,死也要在光明下。对,我就是那个叫麦克斯的。

冒着暴风雨,我奋力前往灯塔那边,当靠近灯塔时,我发现灯塔下面有一个长凳,我已经快要耗尽了自己的体力,于是我减缓了速度,慢慢爬上长凳,大口喘着气。

这到底怎么了,这些怪异的事情我全然不能理解。到底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将我带到了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境况。

前方的海水正在狂涌,波浪拍在了我的脚边,我发觉在我的上空有一束光芒闪过,即刻便响起了雷鸣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击中了我身旁的灯塔的闪电。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上面的崩塌物便掉了下来,它们正在砸向我。我想要逃离,但此刻我的腿仿佛被钉在这具有魔力的长凳上一般,一点也动弹不了。真是滑稽,我,一个不过二十的少女,拼命把自己钉在死亡之凳上,以一种极其怪异的方式,丧生在这片漆黑恐惧的地方。巨石已经落下……

我揉了揉眼睛,周围没有任何异常,身边的一切是那么熟悉,谢天谢地,原来自己只是在谢老师的摄影历史课堂上睡着了而已。我打量着教室:玩手机的,睡觉的,看课外书的,还有老师喋喋不休的背书……一切都像往常一样,那不过是一个奇怪的噩梦而已,真是虚惊一场,忘了它吧,麦克斯。

我所在的学校是一所将摄影艺术作为主体的学校,学校艺术氛围很浓厚,大家基本上都是些摄影爱好者。不过,每个人对这门艺术的看法不同,各自有着自己所追求和承认的手法。而对我来说,自拍则是摄影艺术一种独特的表现方式,也许你认为很简单,但前提是要真正掌握这方面的技巧和一点点诀窍。

我觉的现在的思绪感觉还未从那混乱的噩梦之中抽离出来,谢老师的课,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于是我拿起桌子上的相机,准备创作一张。我用自己的相机对着自己,咔嚓,哈,一张伟大的艺术品创作完成。

“麦克斯。”看来动作有点大,被谢老师逮了个正着。“你来回答一下,首个自拍的方式叫什么?”

这就比较尴尬了,虽然喜欢这种独特的摄影艺术,但我承认在理论知识的记忆方便我要差很多,该死,实践出真知啊,记那么多东西有什么用,我更注重的是如何真正创作出好的作品啊。

我低下了头,不知所措的把玩自己的手。

“切,银版照相法,老师,银版照相法。”维多利亚傲慢的看着我。我的脸红的难受。

还没等谢老师说话,下课铃便响了起来。我准备出去透透气,忽然看到前面的桌子上写着“我的挚爱的瑞秋”。能写下这些,想必这个人跟瑞秋关系应该很好吧,我和瑞秋并没有什么交集,甚至都没照过面,我只知道她最近失踪了。

我歪了歪头,祝了瑞秋好运,便继续往出走,“嗨,麦蒂,怎么?头痛吗?”我看见麦蒂正捂着脑袋。

“有一点点,不过没太大问题,就是被谁恶作剧,用小纸团砸了一下”。她甜甜的对我笑了一下。

“哎,我说,麦克斯。你可不要太在意今天课堂上的事情,老师的那个问题本来就有点偏,答不出来,也没什么的难为情的,维多利亚本来就是学霸一个,只是想帮帮你,应该不是故意让你出丑的,别放在心上”。

“哈哈,没关系的,我就没怎么想那件事,谢谢你对我这件小事还这么关心呀”。我觉得麦蒂真是个好女孩,笑容又甜还那么会替别人着想。

麦蒂笑了笑,又继续开始修改她的参赛作品,看来大家为了最近的比赛都很拼呀。我捡起她脚下的那个小纸团,应该就是谁用这个砸的她吧,会不会是情书啊?哈哈,猎奇心促使我打开这个纸团。“亲爱的凯蒂,你的艳照视频太精彩了”。这是在开的玩笑吗?也太恶俗了吧。我把纸团放在口袋不想让麦蒂看见。现在感觉还是晕晕的,我这回去真得去教室外面透透气了。

“嗨,麦克斯,能谈一谈吗”。噢,天呐!谢老师是准备要给我补一补课吗?我不大情愿的朝他走了过去。

“麦克斯,这次平民英雄的作品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原来是这件事情,我以为什么事呢,之前是有准备过一张照片,是关于我自己站在照片墙前的一张背影照。但我思来想去,觉得不大合适,因为我那张照片算不上太主流,大家似乎对自拍的东西都有一些偏见,而且我也不太上心参赛的事情,所以也就没上交。

“老师,最近有点忙,我有自己一些其他的事情想做,还要准备考试,如你所见,今天课堂上的问题我都回答不上来,所以我……”

“够了,麦克斯,你摄影技术真的比你撒谎技术高的多了,你真该好好考虑考虑,这次要是参赛能拿到冠军,你就有机会去洛杉矶与那些名流大师齐聚一堂,这样通往成功的捷径可不多。你真该为自己的人生与前途好好着想,你还是有些才华的,别白白把它糟蹋了”。

“好的,谢老师,我会考虑的”。看到老师终于肯放过我了,马上扭头走出教室。走在教室外嘈杂喧闹的走廊上,我感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鲜活。我带上自己的耳机,听着舒缓轻松的音乐,哈,世界真是安静而美好,就宛如在课堂上鼾鼾大睡却不做噩梦般的美好。我准备去趟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中复苏。

走廊两边贴着瑞秋的寻人启示,我跟瑞秋是一届,虽然我们之间没有过任何接触,但我想如果自己能帮忙做些什么,一定会不足余力。

我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感觉大脑顿时很清晰,整个人舒服多了。我掏出口袋那张背影照,想着谢老师说的话,什么叫做我还是有才华的,不参赛就是糟蹋?去他的。我把照片撕了个稀巴烂,越想越气,凭什么他的三言两语就要决定我想要做的事情,真是滑稽,我其实觉得谢老师人还是不错的,就是有点太偏执了。

这时,有一只蓝色的蝴蝶从我身边飞过,噢,小乖乖,可爱的蓝色小精灵,你真可爱,我的拍摄欲又止不住了。果然,上帝为你关一扇门便会为你再开一扇窗呀。撕了那张背影照,我却得到了一张更好的蓝色尤物的照片。我跟随着蝴蝶来到洗手间的一个角落里,它停在了一个水桶旁。我小心翼翼的拿出摄影机,朝着那个小可爱轻轻来了一张,哈,真是一张完美的天才之作。

嘭,洗手间的门被用力甩开,我听到了一个男生的声音,我不敢出声,只能默默的躲在角落静观其变。接着又走进来一个蓝发女孩,她将厕所门挨个打开检查。

“最好仔细检查检查,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了”。蓝发女孩喊到。我躲在工具箱那个角落不敢出声。

“你这点真和你那个保安爸爸像极了。”男孩叽笑道。

“少他妈把我和那个混蛋联系起来。咱们现在该好好谈谈你那些大麻的事情了。我觉得你必须答应我说的那些事情了”。

“操你妈的,没人可以威胁到我。”男孩把蓝发女孩按在门上,他从身上掏出一把枪。

“喂,内森,你他妈疯了吗”。女孩惊恐的喊着。

“你个婊子养的,给我记住,没人可以威胁到我”。男孩声音非常恐怖,他的枪抵着女孩的腹部。

砰,一声枪响。天杀的,搞什么,这混蛋真开了枪,我惊恐的冲了出去,什么也没想,伸出双手。

“不要”。

就在我喊出这一声的时候,我感觉天翻地覆,整个人浑浑噩噩,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发黑,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拖着我。

我费力得睁开眼睛,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什么,这好像是谢老师的声音,我又回到了教室。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刚才又不过是在做梦?我看到了一个纸团砸在了麦蒂脑袋上,我听到了维多利亚的手机再次响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从梦中预见了未来吗?还是……穿越到了过去。

我伸出右手,闭上眼睛,使劲的回想,我觉得我耳边的声音变得混乱起来,像是在……倒着说话。

我再次睁开眼睛,听见谢老师那熟悉的背书,纸团砸在麦蒂的头上,维多利亚的手机再次响起……我的天,这是真的,我可以回溯时光。难道这跟那场暴风雨的梦有关?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现在只知道这意味着我有机会去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

那我该干嘛呢?对,当时的我是用相机自拍了一张。我拿着相机对着自己又拍了一张照片。

“麦克斯”。果然,谢老师叫我了,一切重现。

“你来回答一下,首个自拍的方式叫什么?”

该死,我记不清上次说的是什么了,麦克斯,你真的能顺利毕业吗?“老师,我现在肚子特别难受,想要去趟洗手间”。

“麦克斯,你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吧?马上就下课了,再说回答一个问题又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切,银版照相法”。维多利亚像那次一样,鄙夷的瞥着我。

这混蛋,分明就是想让我出丑,实在忍不下去了,我伸出右手,集中精力回想。

“麦克斯,你来回答一下,首个自拍的方式叫什么?”

“银版照相法”。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答案,毕竟这么多次了……

“嗯,不错”。这次谢老师轻微的点着头,向我投来赞许的眼光。被老师表扬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看着维多利亚那愤怒生气的脸,我真是太痛快了。

下课铃在这场小风波中响起。我带着自己桌上的相机,准备马上赶到洗手间。

“嗨,麦克斯。能谈一谈吗?”烦啊,肯定是又要问我关于参赛的事情了。“这次平民英雄的作品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师,我不太确定自己那副照片是否真的符合标准”。

“噢?不太自信?你要知道,生命与时间就在你做别的事情的时候倏然流逝”。

我觉得我不能再和老师在这里继续耗费时间了,我举起右手再次回溯……

“这次平民英雄的作品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师,我会尽力做准备的,我明白一个道理,生命与时间在你做别的事情的时候倏然流逝,我会抓住最要紧的事情。”

谢老师惊讶的看着我。“你很有天份,麦克斯,你要知道,我一直很看好你的摄影技术的。但我还以为你并不擅长去运用自己的天赋。看来你是有自己的想法。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和老师扯完这堆皮,我赶紧推开教室门,直奔洗手间,等待着那个意外的降临。

嗯,我重复着自己之前的行为,洗脸,撕掉那张关于背影的照片。那只可爱的蓝色小精灵也如期而至。拍完了照片之后,我便蜷缩在工具箱的那个角落。

男孩走了进来,我上次已经听到了他的名字,内森,那不是是校董的儿子吗?有钱人的孩子真是太容易被溺爱了。

女孩正在一个个检查厕所门。那个女孩的面容,我忽然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最好仔细检查检查,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了”。蓝发女孩喊到。

“你这点真和你那个保安爸爸像极了”男孩叽笑道。

“少他妈把我和那个混蛋联系起来。咱们现在该好好谈谈你那些大麻的事情了。我觉得你必须答应我说的那些事情了。”

我觉得是时候了,我推动工具箱找到了一个锤子,狠狠的砸在了旁边的报警器上,消防警报马上响了起来。

“你个婊子养的。什么?什么再响?着火了吗?”内森有点慌张,我看见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我那些撕碎的照片。

“咱们这笔帐下次再算。”内森推了女孩一把。

“去你妈的,内森,咱们没完。”女孩怒吼道。

内森从洗手间跑了出去,女孩也推门走了出去。我松了一口气,哈哈,干得不错,看来我有做超级英雄的潜质啊。

我等了一会儿,才走出了洗手间。出门便看见了葛菲,他是学校的保安处长,特别能管闲事。

“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的鬼?”葛菲问我。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呀。”我表现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消防警报响起,大家都去草坪上避难,你偷偷摸摸的藏在厕所到底是有什么企图?”

“我……”

“嗨,干嘛呢,葛菲,别吓唬小姑娘,一个女生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再说这次没有什么损失和伤亡,没关系的。”威尔斯校长真是来的太及时了。

“女生的借口是最多的了。”葛菲忿忿的抱怨的一句,就走开了。

“怎么了?你看起来怎么这么慌张。”

我内心开始纠结起来,要不要把内森的事情告诉校长呢?他有毒品,还有枪,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我想要告发他在厕所的事情,但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内森还是校董的儿子。我想自己还是不要太鲁莽,否则有可能事与愿违,自己先私下了解了解吧。

“没什么,校长,最近就是压力有点大。”

“看的出来,你很憔悴,要多注意休息。”

“对了,校长,我觉得你最近最好找内森能谈一谈,我觉得他可能需要帮助。”

“内森?他怎么了?”

“就是觉得他有点奇怪……我看到了他有枪。”

“什么?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会找机会和他谈的。”

和校长告别后,我走出了教学楼,感觉一身轻松,终于不用再扯谎了。看来谢老师这点说的对,我的撒谎技术确实不怎么样。

“请内森•普莱考斯特同学来校长办公室一趟。”学校的广播响了起来。这校长的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吧。我想这恐怕是因为瑞秋失踪的事件弄的学校这么紧张吧。

我在学校广场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听见几个同学在谈论内森,他们都是在评价内森虽然家里有钱,但人品不怎么样,看来是众口所矢了。我可不想跟他们嚼这些舌头,想偷偷从旁边溜过。

“嗨,麦克斯,有兴趣加入我们的漩涡俱乐部吗?”西顿拦住了我。

“啊?我吗?抱歉,不是太感兴趣。”

“怎么,你是感觉俱乐部口碑不好吗?只不过是被几个老鼠屎影响了而已,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很不错的。你真该多打听打听,瑞秋当时在俱乐部的时候……”

“等等,你说瑞秋以前也加过这个俱乐部?”

“对啊!说起来那可是个妖艳的妞儿,身材性感,特别活泼,情商智商都很高,跟大家都很合得来。就连整天拿鼻孔看人的维多利亚都很尊重她。”

维多利亚这么刁钻的人都喜欢瑞秋?我真后悔之前没有认识她。想想西顿说的老鼠屎是不是维多利亚啊,哈哈,我不禁发笑。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艾伦发过来的短信,他想让我把他的U盘还给他,约我在停车场见面。哎呀,竟然把这事忘了,借了这么久忘了还,感觉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好吧,谢谢你,西顿,你说的俱乐部我会考虑的,现在还有点事情,得去帮艾伦拿点东西,先走一步了。”

“请便。”

今天真是太疯狂了,感觉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我是不是一直在做梦,如果这真的是梦的话,我希望自己赶紧醒过来,如果这不是梦,我一定要搞明白我为什么会获得这种奇怪的力量。

我准备先去宿舍帮艾伦把U盘拿了。经过教学楼的时候,我看见艾兰特夫人,她手上拿着个大的签名册,叫我过去。

“同学,来参与这个签名活动吧,为了我们共同的权益。”

“抱歉,我还不知道这是关于什么的活动。”

“你知道那个混蛋保安部部长想干什么吗?他竟然想在全校安装监控摄像头。那丧心病狂的控制欲正支配着他。”

“不过这应该跟瑞秋那个女孩的失踪有关吧,要是以前有这些监控的话说不定瑞秋的失踪也会有些眉目。虽然我也不喜欢葛菲,但是如果是为了安全,他这么做我觉得也无可厚非。”

“你这话说的倒是没错,但布莱克维尔高中是一座艺术名校,这里崇尚自由与开放的空气,我们的传统一直如此,这种行为无疑是在践踏我们的隐私,让学校所有的人都成为了活在监控下的奴隶,我坚决反对。”

“抱歉,夫人,我还是觉得安全是自由的保障,而且最近确实不怎么太平。”我也是特别崇尚学校自由与开放的传统,但是我想到内森,想到洗手间的事件,想到毒品,想到那把手枪,我只能选择拒绝掉那个联名签名册。

艾兰特夫人叹了口气,“孩子,虽然你对人权问题认识的如此浅薄,但你也有你的原因,我也尊重你自己的选择。”

我无奈的笑了笑,便离开了,途中又遇到了伊文和卢克。伊文还是蛮友好的,他给我分享他的摄影集,我在上面看到了许多瑞秋的照片,当我问他们的关系时,伊文只说他把瑞秋当妹妹看,说的真是老套。我觉得不能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了,得赶紧回宿舍了。

我在宿舍外的草坪上看到了麦蒂,向她问好,但她却并不想搭理我,能看出来她心情很差。

“麦克斯,你让我自己呆一会,我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这么温顺的一个人怎么忽然这样了,我猜跟早上的那个纸条有关,班里面那群恶作剧的混蛋,真是可恶,我觉得这种冷暴力和欺凌问题学校应该重视起来。

当我走到宿舍楼门口,我才发现,今天的大灾难刚刚开始——维多利亚和她的两个朋友坐在门口。

“维多利亚,能让开一下吗?我要进宿舍取一点东西。”

“哟,看这是谁,大艺术家麦克斯,自拍达人啊。”

“麻烦可以让一下吗,我真的蛮急的。”

“来来让我给你照一张相。”维多利亚拿出她的相机对着我照了一张。“自拍也能算作艺术?真是学院的耻辱。你想进去?可是我们就愿意坐在这里,你等我们聊天聊够了吧。”

“维多利亚,你……,那你们继续。”我真不想跟这个蛮不讲理的人再继续纠缠下去。我在想能不能想办法用自己的能力来赶走她们。

“再见!”维多利亚那小人得志的真让我恶心。

我走到她们左侧的旁的窗口寻找机会,在窗户的下面放着一个油漆桶。

一个工人从水电房里走了出来,他开始拿着油漆桶粉刷上面的窗框,然后把油漆桶挂在上面的架子上。

哈哈,有主意了。我伸出右手,集中精力,回溯。工人这时还没有走过来,我把油漆桶松动了一些,感觉应该可以掉下来,维多利亚,祝你们聊天愉快。

工人过来,拿着油漆桶,挂在上面,开始粉刷窗框。果然,这时油漆桶掉了下来,可是离维多利亚太远了,根本没有洒不到她身上。这无济于事,不过工人开始咒骂起来,我无奈的用左手捂着脸,伸出右手,开始回溯。

工人再次从水电房里面走出来,我现在可以干什么呢?我便维多利亚的周围看去,那边的灌溉器正在向旁边的花草喷洒,这离维多利亚并不远。有了,我赶紧过去,走进房子,然后把水压力加大。水洒向了那三个人,可维多利亚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她们只是换到了洒不到水的左侧。真是烦人。

不过,不过要是她们换到左侧的话,那么再搞一次,油漆不就能洒在她们身上了?我再次回溯,先松动了油漆桶,看到工人走了过来,又赶紧去水电房加大了水压。

水这次撒到了维多利亚她们身上,她们就换到了左侧,油漆桶马上便掉了下来,油漆撒到了她们三个的身上,这一切简直完美!!!

哈哈,无敌麦克斯再次作战成功。

我再次走向宿舍门口, “嗨,维多利亚,你这是怎么了。”

“少假惺惺了,赶紧滚开,幸灾乐祸的东西。”她还是那么尖酸。

“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维多利亚,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一直对你的审美水平和前卫的眼光是很佩服,你的衣服我也感觉很潮,我一直想跟你做朋友,但你却不给我一点机会,很抱歉你现在的遭遇,但是我真是仅仅的只是想表示一下关心,没有别的意思。而且你的摄影技术真的不赖。”

“你真的觉得我的衣服很潮?”维多利亚显得有些开心。

“那是当然。”看来这次是撞到她的心头了。

“其实你的自拍风格也没太差,不过不要太自大就行,我不知道你竟然还这么关心我,要是你说的都是真心的,我想咱们还是有机会成为朋友的。”维多利亚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对了,你是要去取东西吧,你赶紧去忙吧”。维多利亚和那两个女生终于给我让开了道,我的内心一阵窃喜。

走到219宿舍,我打开门,松了口气,浇了花。但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艾伦的U盘,该死,我这个大条,能把它放哪呢?

我走出了宿舍,想着是不是借给谁用了,这时我听到对面宿舍的女生在大喊。我走过去看了看,原来是朱丽叶将黛安娜锁在了宿舍里面。

“发生了什么,朱丽叶?你们怎么了?”我感觉很好奇。

“那个小婊子睡了我男朋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也能算是朋友?让她好好在宿舍反思反思。”

“你是听谁说的?”

“维多利亚告诉我的。我真是没想到,扎克会和黛安娜搞在一起,多亏维多利亚了。”

“维多利亚?”我冷笑了一声,看来大侦探麦克斯又要出动了。“朱丽叶,你先别着急,事情没搞清楚之前,谁的话都不可信。”

“所以,我为什么要听你在这块给我说这些没用的?”

朱丽叶看来也不好伺候,果然是人以群分……不过我还是决定帮帮她们,维多利亚应该去回家去弄衣服了,正好,我可以去她宿舍看看有没有什么惊喜。

在维多利亚的宿舍里,我打开了她的电脑,虽然说是她的隐私,而且开始还说过做朋友的事情……不过大侦探麦克斯要断案,看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果然,我在她的桌面上发现了一封电邮,是她和泰勒发的。邮件上面泰勒让维多利亚去挑起朱丽叶和黛安娜的矛盾,让维多利亚编一个“好一点”谎言。真是受够这些人了,真是很闲吗?整天去伤害别人。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做这种事情呢?我还是觉得有问题,我查看了其他一些邮件,似乎和凯蒂也有关系,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我想还是先离开吧,要是被别人看见,去跟维多利亚打小报告,那就相当麻烦了。我先把这封邮件用旁边的打印机打了出来,然后拿给了朱丽叶。

“噢!抱歉,黛安娜,我误会你了,我以后再也不随便相信维多利亚的话了。”朱丽叶看了邮件之后显得十分懊悔。

“朱丽叶,咱们这么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呢,我顶多就是因为你的原因和扎克成了朋友,但也是很单纯的朋友关系啊。”

“谢谢你,麦克斯,你今天帮我挽回了朋友,是我的错,我不该随随便便的去质疑一份感情。”

我苦笑了一下。

“对了,我是不是把U盘借给你们谁了?那是艾伦的,他现在要用,可我怎么都找不到了。”

“哦,对不起,麦克斯,在我这里,我去你的房间里拿的,当时想拷点东西,忘了告诉你了。”黛安娜向我招了手。

看来女生宿舍已经进入到大同社会了,所有人的东西都是公用的,偷看维多利亚电脑的愧疚感瞬间减轻了很多。“没关系,那现在我可以拿走了吗?”

“就在我电脑桌下的抽屉里,你自己拿吧。”

我先打开了第一个抽屉,没有发现U盘,但意外的看到了一个验孕棒……这时黛安娜也看见了,她显得特别仓促尴尬。

“麦克斯!这是我的隐私,请你离开,我现在想一个人呆着。”

“可是U盘?”

“麦克斯,你不要再乱翻我的抽屉了,我明天给你送过去好吗?我现在想起来上面有一些我的东西还没有删除,我得先清理一下。”

“那现在就可以弄啊,艾伦今天要的。”

“麦克斯,请你出去,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

这说翻脸就翻脸的样子让我很不舒服,我只能,伸出右手,开始回溯。

这次我直接打开了第二个抽屉,拿到了U盘。

在我离开之前,还是特别好奇,我看朱丽叶已经去别的地方了。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黛安娜:“我听说了一个关于你的谣言,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真的怀孕了吗?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吗?”

“麦克斯,谢谢你的关心,之前确实我怀孕了。但是,请相信我,跟扎克真的没有关系。”

“我相信你的,黛安娜。”嘟,嘟。我的手机又开始响了。“照顾好自己,黛安娜,艾伦已经等不及了,我要赶紧去把东西给他了,祝好。”

“谢谢你,麦克斯,我没关系的。”真不知道,艾伦在停车场等了多久了,这个可怜虫,但我这边也真是坎坷重重,要是没有回溯能力,估计今天这盘肯定是拿不到了。

我走到停车场的门口,又看见了葛菲,他正在纠缠凯蒂。我感觉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这个保安部长这么肆无忌惮。

“嗨,葛菲,你最好注意一点,你小心我用相机把你的行为拍下来。”

“麦克斯?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葛菲向我喊。

“我什么都不懂?我就看见你在欺负凯蒂。”

葛菲感觉很无奈,然后离开了,我忽然觉得事情也许是另有隐情。

“麦克斯,今天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没有你出现,我真不该知道怎么办。再见,我还有些事情,改天给你解释。”凯蒂说完后便走开了,都没有给我回应她的机会,我觉得她是怕我问她什么,我耸耸肩,往停车场走过去。

进入停车场,看见艾伦坐在车盖上,我走了过去,把U盘还给了艾伦。

“麦克斯,你终于来了,我屁股都坐痛了。”他双手朝向我,想要拥抱我,我有点害羞,朝着旁边闪开了,他扑了个空,但还是显得很开心。

“今天为了你的U盘,真是累死我了。”

“怎么了?它把自己藏起来了吗?”

我把恶作剧维多利亚的事情讲给他听,但没有提到有关回溯的事情。他一个劲的笑,佩服我特别厉害,能把维多利亚耍的团团转。

“喂,麦克斯,你有没有看我U盘里的电影啊。”

“当然了,你借给我那么久,我抽时间看了一些,比如暮光之城。”

“那你一定也看了《食人族》喽?”

我大概讲了一些里面的情节,艾伦相当高兴,又问我对那部电影的评价。然而我对这方面真的不是很感兴趣,但又不想让艾伦失望,就东拉西扯的敷衍着说了几句。

这时内森忽然走了过来。“麦克斯,是不是你去跟校长告发我的?”

“你在说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心里还是有点小慌张,但我感觉校长应该不会出卖我啊。

“我那天在厕所里看到了你那张照片,不是你还能有谁看见。”

“哼,我看见了,但你就是拿枪对着那个女孩,还想要杀掉她,这是事实”。我向他吼道。

“你个混账,我会让你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内森说着朝我走了过来。艾伦一个拳头便挥了上去,可是内森躲开了,并把艾伦放倒在地。内森冲向我,我没来得及躲避,他的两只手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慌忙中我拼命挣扎,结果抓伤了内森的脸,内森松开了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时一辆破旧的小卡车开了过来。

“上车,麦克斯,赶紧上来。”驾驶小卡车的蓝发女孩大声叫我。内森听到后,马上扑过来,抓住了我的腿。天杀的,现在该怎么办,我想回溯重新来一遍,正当我伸出右手的时候,艾伦一大脚踢在了内森的身上,内森放开我,和艾伦扭打起来。

“麦克斯快走。”艾伦朝我喊。

我跳上了卡车,离开了停车场。这个女孩就是洗手间里的那个蓝发女孩吗?我当时一直感觉她的脸很熟悉,现在我终于想起来了,她就是克洛伊,我儿时最好的朋友。她的头发染成了祖蓝色,而且这么多年都没见,这才让我那么久都没辨别出来。

“我很好奇,麦克斯,为什么那个混球要去骚扰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你能告诉我你和内森之间有什么矛盾吗?”我暂时不想透露厕所回溯的事情,但我想知道克洛伊和内森到底隐藏着什么。

“这个,有机会再告诉你吧。”她似乎还有点不太信任我。

想到艾伦现在可能还在停车场跟内森纠缠,我心里真有点过意不去,这本来不关他什么事的。

“先到我家避避风头吧,这么久都没见面了,可得好好叙一叙。”她倚着脑袋,又问:“麦克斯,我很好奇,你怎么又回到布莱维尔学院了?”

“这个原因还蛮多的,不过布莱维尔真的给了我很多回忆,而且我很喜欢这个学校,我希望在这种人文浓厚的环境下继续发展自己的爱好。”天呐,我在说什么啊,一些干瘪无味的废话,看来这么久不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引出话题了,也可能也是因为我有点激动吧,不知所云吧,不过我不想让她感觉我在敷衍她。

“得了吧你,麦克斯,你呀,肯定是因为那个老男人吧?”

“你是再说谢老师吗?”我觉得克洛伊爱开玩笑这一点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都回来好几年了吧?是不是一直处心积虑的想着和谢老师调情?都不联系我。”克洛伊竟然还表现出一副吃了醋的样子,真是肉麻。

“放过我吧,克洛伊,很抱歉没有联系你,只是事情太多了而你又离开了学校,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我只能苦笑,这么些年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时光易逝啊。

我们到了克洛伊的家,往事又映入眼帘,我们曾经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啊,美好的童年,在她家的后庭一起玩耍,这片天地曾经仅仅属于我们两个人。

“这地方看起来似乎还是曾经那个温馨的乐园。”我向克洛伊表现出羡慕之情。

可是克洛伊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现在是屎一样的地方。”

我跟着克洛伊进了她的房间,发现她刚刚那股怨恨的劲已经烟消云散了,看来只有在她自己的房间她才能真正放空自己。上次进入她的房间,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这里都是小熊、公主那类风格,现在净是些朋克海报,和流行歌手。

克洛伊让我帮我放张CD,她要去整理一下床铺。我便找了一张舒缓的流行乐,随着这温柔的的旋律,整个房间似乎都变成软塌塌的放松成一片。忽然,我看见CD盒时下面有一张照片,我把它抽了出来,那是一张关于克洛伊和瑞秋的照片。

“克洛伊,你认识瑞秋?”我把照片拿给克洛伊看。

克洛伊从我手中把照片抓了过去,她的表情变得很哀允。

“你知道吗?麦克斯,14岁的时候,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那以后你就从这个小镇搬走了,我爸爸在我14岁的时候遭遇车祸去世了。在我最天真的年纪里失去了我当时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物。你知道我有多无助多孤单吗?没有人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可就是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里我的生命中出现了那个天使,瑞秋。她安慰我鼓励我,我们一起去干着最有意义的事情。”她情绪很激动。

“克洛伊,我很抱歉听到瑞秋的失踪。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现在我依然愿意做你最好朋友。”我轻抚着她的肩膀。

“我和瑞秋有着共同的理想,我们都想离开这个小镇,我们都比较朋克,不喜欢别人对我们指指点点,去他妈的这个世界,我们只是想活出精彩的自己。”

“你们的理想是什么呢?”

“瑞秋一直以来想做一个模特,这样她就可以离开这个小镇。我无所谓,当时我想的就是她去哪里我就跟她去哪里。我们可以一起去洛杉矶发展,开启我们精彩的新人生。”

我觉得克洛伊还是那么单纯理想,莽莽撞撞,但我也体会到了她与瑞秋之间感情确实很深,心里还有些许落寞。

“那后来怎么样了?瑞秋怎么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呢?你清楚这件事情吗?”

“我不知道,六个月前,她突然离开了这个小镇,再也没有回来,她一句话也没给我留下。”看着克洛伊悲伤的表情,我感觉非常心疼。

“不过,麦克斯,我相信瑞秋绝不会无缘无故的不辞而别,她肯定是被卷入了一些事情,我想她肯定是怕把我也拉扯进去。”克洛伊哽噎着,“咱们可以停止这个话题吗?我不想再谈这件事情了。”

“克洛伊,没关系的,难受的话就先不要想这些了,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再去换张碟。”听了她们的故事,我心情相当复杂,有一种对克洛伊的愧疚,还有些对瑞秋的一点小妒忌。

“克洛伊,我的相机被内森摔坏了,你能帮我修修吗?”

“楼下车库里有个维修箱,什么都有,你可以去那里找些工具,能试着自己解决一下吗?我现在有点犯困。”克洛伊听起来确实已经很疲惫了,我也不想再麻烦她了。于是我自己下了楼,进入了车库。

在车库的角落里竟然还有一台电视,谁在车库里面看电视?这再次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打开了电视,电视机播放着关于风暴、龙卷风之类的新闻,但声音杂音相当大,画面也比较模糊,我没有太在意,便关掉了电视。

听到外面车库外面电话有留音消息,我便去接了电话,一听便是葛菲的声音,他让克洛伊不要接近一个危险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但他说他一会就要回家,也就是这里。天呐,这说明了葛菲竟然是克洛伊的继父!怪不得克洛伊那么抱怨这个地方,我估计在对待葛菲的态度上,我和克洛伊达成了共识。

我又走进了车库,继续寻找工具箱。在里面隔间的工具房里有个组合柜子里,我在柜子里看到一个银幕,这是另一个房子里的摄影录像,一切看起来都特别清楚。那个装满摄像头的房子,简直像是楚门的世界,看来我们的葛菲上帝真是很喜欢窥探别人。

在柜子下层放着很多档案袋,我拿出来随便翻了翻,竟然看到关于凯蒂的文件,里面是凯蒂的照片和一些信息,葛菲到底想干什么呀,我现在感觉有点恐慌,已经不想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了。找到了工具箱之后,我拿了些工具带上楼去修我的相机。修了很大一会儿都没搞定,克洛伊过来帮我看,也没有成功,她开始捣鼓里面的底片。

“麦克斯,底片里的这只蝴蝶我见过,你说,我和内森在洗手间那天你是不是也在?”克洛伊很是疑惑又生气,似乎在抱怨我隐瞒了很多事情。

“我……我那天确实在,我当时在角落里藏着,真的感觉很害怕,看他拿出了枪,我怕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就敲碎了消防警报。”

“那你在厕所那天认出来我了吗?”

“你的变化真的很大,我那天只是觉得你的样子特别熟悉……”

“也难怪,毕竟咱们分离了这么多年,没关系,那你都听到我们说了些什么?”

“我几乎没听到什么。”

“麦克斯,你绝对听到了什么,现在还要对我遮遮掩掩吗?”

“我只知道你说内森有毒品的事情,并用这件事情威胁内森,在具体就真的不知道了。”我向她摊了摊手。

“你没告诉别人吧?”克洛伊显得非常紧张。

“怎么可能呀,这种事情我要说给谁听呢?只不过当时遇到了威尔斯校长,我又很害怕,就只说了内森有枪的事情,他只是叫了内森谈话,就没什么了,校长就是个酒鬼,这些事情根本不上心,况且我也始终没有提到你。”

“你肯定不会提到我,毕竟你当时连我的名字还都没想起来。”克洛伊咧着嘴用手敲我的头,叹了一口气。

“你等着,我去拿个东西给你。”克洛伊神秘的笑了笑,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她拿着一个黑白色的相机递给我。

“这是我爸爸留给我的最后的生日礼物,你的那个修不好了,这个送给你吧。”克洛伊很真诚的把相机递了过来。

我有点受宠若惊:“但这可是你相当珍贵的东西呀。”

“珍贵的东西送给珍贵的人。”克洛伊又去换了一首相当嗨的摇滚乐,在床上跳起舞来,她让我帮她照一张相片,以纪念我们之间的重逢。

忽然,我听到了楼下男人的喊声。

“糟糕,我继父回来了,你得赶紧先躲起来,她要是知道我带别人回家一定会杀了我的。”听到克洛伊这么说,我赶紧开始寻找藏身之处。

“你干嘛呢?克洛伊,把门打开。”葛菲在门外喊。

“你急什么急,我正在换衣服,你等一下。”克洛伊把头扭向我让我赶紧藏好,我钻进衣柜里默不作声。

“怎么了,你喊什么喊?”克洛伊打开门

“你是不是动我那堆东西了?”

“我不知道。”

“以后不要随便进车库,那不是你呆的地方。”葛菲朝克洛伊大吼大叫起来。

我感到很害怕,想出去承认这是我干的,但要是因为我而使克洛伊陷入更大的麻烦又该怎么办。

“你在这样对我,小心我报警。”克洛伊看起来似乎已经忍无可忍。

葛菲一个耳光便打了过去,让克洛伊注意自己的言行,然后离开了克洛伊的房子,克洛伊显得很难受,话都不想说。我真废物,害得自己的朋友被误解,却什么都不能做。咦,谁说我什么都不能做了。我伸出右手,集中精力开始回溯……

“以后不要随随便便进车库,那不是你呆的地方。”

我从衣柜里钻了出来:“葛菲,这件事和克洛伊没什么关系,我找工具修理我的相机时,顺便翻到的。”看着凶神恶煞的葛菲我也真是佩服自己的勇气。

“麦克斯?克洛伊,这是怎么回事?”葛菲质问道。

“我带我朋友来自己家里玩都不行吗?你管的也有点太多了吧。”

“克洛伊,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言行。”

“葛菲,你才是,你真的关心过克洛伊吗?你只会吼,而且你最近控制欲太强了,我觉得你很奇怪。”我对葛菲喊了起来。

葛菲并没有很生气,只是默默的看着我,“你们什么都不懂,我只是在保护你们而已。”葛菲摔门走了出去。

“真是个怪人,这混蛋。”克洛伊朝着门骂,又一副很花痴的样子看着我说:“麦克斯,你刚才真的帅爆了,我都快成了你的小粉丝了。”

她拉着我的手,“走,陪我出去转转吧,下午窗外那片山的景色最美。”

我和克洛伊从书桌前的窗户外,沿着一个小滑梯慢慢的溜了下去。我们爬上了离这里很近的一座山,手拉着手,开心的在这块游荡着。当我看见了一个大灯塔时,我的心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这里一切忽然之间我感觉很熟悉,那个灯塔,不就是那个我梦中的那个吗?我观察周围的环境,还是这条路,就是这里,没错。我有点紧张,克洛伊让我陪她走到灯塔那块的长凳那,她坐了下来,我站在她的旁边不敢坐。她问我怎么了,我只能无奈地说自己不是很累,其实我是怕坐下后再也不能起来,虽然我知道这可能只是个巧合,我可能只是自己吓自己罢了。手机信息铃声响了起来,艾伦发来了他满脸淤青但是举着一个胜利手势的照片,我感觉心里暖暖的,内心的紧张感也退散了。

看着夕阳下的长凳,灯塔旁便是大海,我忽然觉得这幅构图非常好,我走到长凳的后面,给正在打盹的克洛伊来了一张夕阳美人背景照。

我这次过去后直接坐在了克洛伊旁边,但我感觉她似乎很悲伤。

“你还在为那件事生气吗?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麦克斯,我真的觉得很痛苦,这都是因为我妈把葛菲那个混蛋带进了家。”

“对了,说到葛菲,我上午在停车场见到他威胁麦蒂。”

“我认识凯蒂,那是个很不错的姑娘,只有葛菲这样的变态才回去骚扰她。你有没有拍到些什么,麦克斯?”

“这个倒是没有,我当时去帮凯蒂赶走了他,没顾得拍下葛菲的行为,不过我发现车库里的摄像头,可能还会监控到镇子里,还有麦蒂的照片”

“这道没什么稀奇的,这个镇子上的人都知根知底,大家互相了解,没什么能瞒得住的。”

“怪不得,那内森的秘密你肯定也知道喽?”我尝试着打探,想问出她和内森之前秘密。

“内森起初贩卖毒品,我知道这件事。我当时真的太想找到瑞秋了,但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办不到,因此我就掺和了内森的生意,想赚了钱后自己去找瑞秋。最后搞砸了,欠了他很多钱,我又还不起。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我就告诉内森,要是再让我还钱,我就把他贩毒的事情公之于众,让他的生意也做不下去,而且还会被退学。”

“内森要是逼你,你就不能找警察吗?”

“我的麦克斯小姐,你可真会出主意,这个镇子上的警察没有一点用,再说我也掺和了毒品的事情。”

我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我觉得今天能救到你,说不定就是命中注定让咱们相遇。”

“麦克斯,如果真有命中注定的说法,我希望命中注定我可以找到瑞秋,这个小镇将我所有爱的人都带走了,我真的很想毁掉这个小镇,只要能换回我的瑞秋。”

我的头开始痛起来,眼睛黑蒙蒙的一片,什么看不见,又是那股强大的力量,在吞噬着我。

当我睁开眼睛,又来到了那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夜晚,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灯塔。我怎么又回到了这地方。这次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只幻鹿,像是用云雾组成的那样,我觉得只要我跟着它应该能找到答案。

我跟那只鹿走了一会儿,它把我引到上次那条路就消失了,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一些树干忽然砸了下来挡住了我的去路,我试着回溯,果然回到了树干砸下来之前,我快步跑了过去,树干砸在了我的身后,既然在这里也能使用回溯,那也不用太担心。

沿着台阶,我费劲的顶着风向着山顶走去,浪水不时会扑到我的脚上,当我终于抵达灯塔下时,又出现了似曾相识的场景:雷电劈到了灯塔的顶端,上面的石块砸了下来。我再一次使用了回溯,在那些石块崩塌之前我迅速的穿过了那里。

我已经到了尽头,在灯塔旁边的护栏上贴着一份报纸,我把它撕了下来,看着上面标志的日期是10月11号,这难道不是未来吗?四天之后才是10月11号啊,我急忙开始看上面的内容。

报纸上报道着一场巨大的龙卷风将袭击这个这个海湾,并会摧毁这个小镇。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过后,我失去了知觉。

金色的光芒洒在我的脸庞,我睁开眼睛,看见了克洛伊担心的面孔,我正躺在她的怀里,我们还在那个夕阳下。

“麦克斯,你怎么了?你刚才忽然昏过去了,可真是吓死我了。”

我急急忙忙地把自己看到的报纸的预言和自己会使时光倒流的能力告诉了克洛伊。

“你说什么?麦克斯,你不会发烧了吧?”克洛伊打趣地摸着我的额头,她觉得我又做了一个噩梦。

我哭了起来,“克洛伊,我真的真的很害怕,我现在不知所措,请你相信我,这一切真的很奇怪,我真的想找个能理解我的人能陪我一起去搞清楚这些事情。”

克洛伊抚摸着我的头,把我搂在怀里,让我不必太担心。就在这时,天空忽然间飘起了大雪,夕阳下的大雪……

“怎么可能,今天的气温可是华氏度八十多度啊,这个小镇可从来没下过雪啊怎么可能啊!”克洛伊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她逐渐选择相信我说的那些事情。

麦蒂的那些,列车轨道上的克洛伊,一辆火车正飞驰而来,这些片段想是影像一样,正从我的脑海中不断的闪回着。接下来我到底还要经历什么?

最后,感谢你能浪费时间读我的练笔文字。

1
0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