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DS的末路上重温童年

Saila
最近你任炒冷饭成风,这么说其实不太对,成疯了已经。先是复刻FC,复刻SFC,NS上一堆堆的冷饭,然后又在3DS上把口袋红蓝黄挨个来了一遍还不过瘾,果然金银的复刻也出来了,不用说下一个就是水晶了。不过对于口袋每一世代作品都玩过100+小时的我来说,这种冷饭基本是免疫的了,自然也没准备入手。不过有好心的基友入了实体版,把附送的口袋银版数字版下载码送我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文字。

对于一个玩了20年口袋的玩家来说,硬要说自己最喜欢某个版本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但是我还是想说,银版是我最喜欢,或者说最有感情的一版口袋了,所以我总觉得不为了它写点什么有点对不起自己。至于这种感情是怎么来的,可能是因为当时的自己被画面惊艳到了,可能是因为当年玩银的时候是偷着玩的,也可能是因为路基亚的形象非常对自己胃口,这些都无从考证了,但是这种感情直到今天都没有变。在2005年之前,我感觉在国内基本是没有什么渠道能买到正版的卡带的,后来电子商务的大幅发展,才使得买正版卡带变成了可能,而我也渐渐有经济能力支持正版了,这里想说的是,在我有能力入正版口袋之后,我第一个入的就是NDS上的魂银,这也是想说我对这版本有很多爱吧。

于是我谢过...
显示全文
最近你任炒冷饭成风,这么说其实不太对,成疯了已经。先是复刻FC,复刻SFC,NS上一堆堆的冷饭,然后又在3DS上把口袋红蓝黄挨个来了一遍还不过瘾,果然金银的复刻也出来了,不用说下一个就是水晶了。不过对于口袋每一世代作品都玩过100+小时的我来说,这种冷饭基本是免疫的了,自然也没准备入手。不过有好心的基友入了实体版,把附送的口袋银版数字版下载码送我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文字。

对于一个玩了20年口袋的玩家来说,硬要说自己最喜欢某个版本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但是我还是想说,银版是我最喜欢,或者说最有感情的一版口袋了,所以我总觉得不为了它写点什么有点对不起自己。至于这种感情是怎么来的,可能是因为当时的自己被画面惊艳到了,可能是因为当年玩银的时候是偷着玩的,也可能是因为路基亚的形象非常对自己胃口,这些都无从考证了,但是这种感情直到今天都没有变。在2005年之前,我感觉在国内基本是没有什么渠道能买到正版的卡带的,后来电子商务的大幅发展,才使得买正版卡带变成了可能,而我也渐渐有经济能力支持正版了,这里想说的是,在我有能力入正版口袋之后,我第一个入的就是NDS上的魂银,这也是想说我对这版本有很多爱吧。

于是我谢过了基友,拿出来了半年没动的3DS,更新了系统,输入了下载码,打开游戏看到Game Freak的LOGO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就要哭出来了。想想小学的我别说freak这个词了,可能连game这个词都不认识,但是我还是记住了这两个单词,这个LOGO,你要说这是什么,我只能说这就是一个口袋迷的童年了。

童年玩银版的时候自然玩的是盗版,盗版商汉化的版本极其简陋,错误百出,很多地方更是不明所以,但是相比天书一样的日文假名,这种粗陋的汉化已经足以让我跪在地上向着盗版商磕仨响头了。肥大,朗,饰拳,金手,提,打喊等等这些看起来完全不明所以的汉字现在都成口袋迷之间的黑话和时代的眼泪了。

这次玩3DS复刻的银版自然是日文版了,但是对于反复通了不下10遍银版的人来说,你拿那美克星语版本给我玩我也能给你很快玩通关了。于是我带着我的火球鼠,连地图都没拿,就在关西地区又双叒叕展开了冒险,没有任何悬念的,我的整个冒险过程行云流水,哪里该找哪个NPC拿哪个秘传机器,哪个GYM首领用的什么PM,自己的PM升级学什么技能,完全驾轻就熟。整个过程中我的大脑完全没想应该怎么走怎么玩,我的手不用通过我的大脑就知道应该怎么操作,于是我很快打败了四天王,听到了熟悉的音乐,看到了END。

童年的时候盗版的卡带是用纽扣电池供电保存记录的,当一个卡带玩了很长时间之后,纽扣电池没电之后存档自然就会消失,而换电池这一操作也同样会导致存档丢失,这也是当年玩的时候心里最重的一个包袱:当你玩了几十小时之后,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存档会在什么时候就消失了,但是你也知道它早晚是要消失的。当你做完作业,满怀期待的打开GameBoy,然后看到那个“继续”的选项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开始”的时候,你的内心是崩溃的,也是平静的。

这次不会再有存档丢失的问题了,我对自己说,是啊,只要这个3DS还在,这个存档就会一直存在,Red会一直在白银山的山顶等我。
2
0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口袋妖怪 银 ポケットモンスター 銀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