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学世界观闲谈:弗洛伊德、拉康、佛陀与赫拉克利特

司书官-亚瑟

让我们先从1864年冬天的一个旧梦说起吧。那时化学家凯库勒正在为苯的结构苦恼,长期的工作似乎并无进展,于是他将椅子转向炉火,打起了瞌睡。“原子又在我眼前跳跃起来,这时较小的基团谦逊地退到后面。我的思想因这类幻觉的不断出现变得更敏锐了,现在能分辨出多种形状的大结构,也能分辨出有时紧密地靠近在一起的长行分子,它围绕、旋转,象蛇一样地动着。看!那是什么?有一条蛇咬住了自己的尾巴,这个形状虚幻地在我的眼前旋转着。象是电光一闪,我醒了”。就这样,凯库勒首次满意地写出了苯的结构式——一个封闭的碳原子环。

真是神奇。难道冥冥之中真有神明施法入梦向他揭示世界的奥秘?又或者,他长期的研究已经让他隐约感觉到苯的结构,梦境只是将他的无意识展现出来?弗洛伊德可能会赞同后一种说法。弗洛伊德认为,我们的行为手法受到了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也就是无意识的——欲望、恐惧、需要和冲突的刺激甚至驱动。这也是他最大胆、最重要的洞见,至今仍然是后世精神分析学家理论的基石,比如拉康。

拉康认为,婴儿在出生后的几个月中,对于自身与周围环境的体验,都是一团混沌,漫无章法,一如原初之火诞生之前树洞...

显示全文

让我们先从1864年冬天的一个旧梦说起吧。那时化学家凯库勒正在为苯的结构苦恼,长期的工作似乎并无进展,于是他将椅子转向炉火,打起了瞌睡。“原子又在我眼前跳跃起来,这时较小的基团谦逊地退到后面。我的思想因这类幻觉的不断出现变得更敏锐了,现在能分辨出多种形状的大结构,也能分辨出有时紧密地靠近在一起的长行分子,它围绕、旋转,象蛇一样地动着。看!那是什么?有一条蛇咬住了自己的尾巴,这个形状虚幻地在我的眼前旋转着。象是电光一闪,我醒了”。就这样,凯库勒首次满意地写出了苯的结构式——一个封闭的碳原子环。

真是神奇。难道冥冥之中真有神明施法入梦向他揭示世界的奥秘?又或者,他长期的研究已经让他隐约感觉到苯的结构,梦境只是将他的无意识展现出来?弗洛伊德可能会赞同后一种说法。弗洛伊德认为,我们的行为手法受到了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也就是无意识的——欲望、恐惧、需要和冲突的刺激甚至驱动。这也是他最大胆、最重要的洞见,至今仍然是后世精神分析学家理论的基石,比如拉康。

拉康认为,婴儿在出生后的几个月中,对于自身与周围环境的体验,都是一团混沌,漫无章法,一如原初之火诞生之前树洞下蹒跚的生物们。赫拉克利特断言:火是万物的本原。当最初之火熊熊燃起,天地为之一变。

(待续)

0
0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黑暗之魂3:薪火消逝 Dark Souls 3: The Fire Fades Edition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