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家园 剑与家园 6.2分

钱与家园——让氪金成为吃屎的感觉

半目翅

首先要说明的是,剑与家园玩法是《魔法门:英雄无敌》+《三国志》+《部落冲突》的优秀综合和改良。游戏本身的设计可以很优秀,只是游戏制作商的贪婪让游戏的可玩性降至最

整个游戏的核心玩法是掠夺和挑战他人。但不管有没有氪金,游戏后期玩起来都像是在扮演一个强盗和土匪欺凌和侮辱是必然的事情,唯一的区别只是欺凌和侮辱他人,还是被他人欺凌和侮辱。游戏做得非常精良的社交界面,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成了与真实世界相通的“霸凌展示板”。

游戏的氪金诱惑很重。金钱购买的道具可以直接影响游戏角色的战斗力。氪金玩家花的钱越多,与普通玩家拉开的差距便越大。且这一距离是短时间内无法追赶的,直接造成“氪金玩家”的封神,和普通玩家游戏内无法反抗的挫败感。...>

显示全文

首先要说明的是,剑与家园玩法是《魔法门:英雄无敌》+《三国志》+《部落冲突》的优秀综合和改良。游戏本身的设计可以很优秀,只是游戏制作商的贪婪让游戏的可玩性降至最

整个游戏的核心玩法是掠夺和挑战他人。但不管有没有氪金,游戏后期玩起来都像是在扮演一个强盗和土匪欺凌和侮辱是必然的事情,唯一的区别只是欺凌和侮辱他人,还是被他人欺凌和侮辱。游戏做得非常精良的社交界面,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成了与真实世界相通的“霸凌展示板”。

游戏的氪金诱惑很重。金钱购买的道具可以直接影响游戏角色的战斗力。氪金玩家花的钱越多,与普通玩家拉开的差距便越大。且这一距离是短时间内无法追赶的,直接造成“氪金玩家”的封神,和普通玩家游戏内无法反抗的挫败感。

游戏的平衡性做得一般。兵种克制虽然明显,但存在种族间兵种对抗时的不平衡设计,且存在极其影响游戏平衡性的英雄(只能现金购买)。游戏在保护弱势游戏玩家方面做得也不是很好,所有优势资源都倾斜向强势玩家。强势玩家或玩家群体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打击弱势玩家,弱势玩家保护自身的方法却非常有限。

好了,以下是其他我关于游戏的碎碎念。

2017年9月21日,《剑与家园》开始公测。作为26日进入游戏进行游玩的我,在短暂的游戏后写了一篇罗里罗嗦的吐槽。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随便看看。

《游戏公司也要赚钱,不是么?》

当时吐槽,写来只是觉得这样优秀的游戏,被氪金系统毁了终究有点惋惜。但同时我也理解游戏公司要生存,要赚钱,引入氪金系统是必然的结果。

况且“现金消费”的乱象,这不仅仅是国内游戏市场存在的问题,也同样是国外游戏市场的问题。毕竟最初的吸金大法,正是从日本传来。

所以吐槽之时我并未想太多,对于乱象无人考究和管理的怨念,也只是深埋在文字之下,几乎不想让人看见。而对于游戏本身,关于氪金影响到游戏未来的进展也只是草草数言。

但公测至今,两周时间,不曾想自己所言竟中了大半。

只是不知道这两周,在其他服务器的玩家的经历是如何。我倒是希望我所在的服务器发生的事情只是毫无参考价值的一个案例。

诺尔大陆的五个不同颜色的国家

我在诺尔大陆紫色国家所经历的事情,简单来讲便是我所在的公会丢掉了城池。

丢掉城池,不过是十几分钟的事情。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回味起来却漫长得仿佛一整个秋天。

城池丢掉前,公会和国家的聊天频道里已人心惶惶起来。只是世界频道依然是一片安静祥和,他们聊天的欢快让我们放松了警惕。可如今想来,这样的松懈,大概也是因为我们没有仔细的去看世界频道不断更新的聊天记录。因为如果我们再仔细一点,便会早一步察觉到那里其实正弥漫着屠杀的味道。

可世界频道的聊天终究是欢乐的,它让我们没有办法怀疑世界的残酷。它让渺小而天真的我们如置身于巨大的青山,被连绵不绝的树木遮蔽了视野和想象。

但其实,我们即使再睁大双目,又哪有什么视野可言呢?这里的天是黑色的,山也是一片黑色,那山上的树木也同样是黑色。我们只是听着那些树叶的声音,靠着想象力去猜想树木定然是如巨人般排列围绕着我们。是我们的想象力,让我们相信这些耸立的树是在对我们微笑;是我们的想象力,让我们产生了安心的错觉。

我们放任那高大的黑影在一片黑暗中摇摆着接近我们,让它摩挲我们的身体,让我们在这黑色的世界中放心睡去。我们完全不曾想过,那如舞蹈的轻柔步声、如深情轻唱的簌簌叶声,其实不是树木,而是一条抬着高傲头颅,吐着火红舌信的蛇。

而当它不再发出任何响声时,便是勒住我们脖颈的时候。

我进入服务器的时间比较晚,没有仔细看便选择了紫色国作为出生地。进入游戏后,世界频道便早已是一片吵闹。大家纷纷在指责绿色国家的霸道行为。

绿色国家在地图的最西边,与蓝色国家上下平分着诺尔大陆西边的土地。由于游戏公测刚刚四五天,玩家们对于游戏的玩法并不了解。即使建立公会,每个人仍然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游戏。我想绿色国家大概就是因此惹怒了其他人。

而且就连地图东边,与其他国家毫无接壤的一向良善的黄色国家,也群起指责绿色国家的行为了。

我听说一向善谈的黄色国家一直在专心“种地”,毕竟他们所处地理位置的偏远让他们与其他国家尚没有接壤的可能。黄色国家的人大概也因此更喜欢在世界频道聊天,他们用美食、旅游,或者这样那样的工作趣事填满了世界频道的聊天信息。而且因为女性玩家较多,他们也提问了较多关于游戏方法的问题。

在聊天中,其他国家的男士表示非常乐意帮助黄色国家的女性玩家解答游戏中的疑问。而其他国家的女性玩家,也渐渐在聊天中与他们姊妹相称。

而与安分的黄色国家不同,我所在的紫色国家的国家频道一直在计划着占领离我们最近的那座大型城市。但是因为占领大型城市需要达到一定的战力,紫色国家的各个工会于是也只是口舌上说一说,更多的时间和黄色国家一样,只在安心发展。

青色国家的血统混杂,里面有俄国人,也有美国人,甚至还有过一个日本人。游戏自带的翻译能大概翻译出他们的话,但他们似乎并不能依靠翻译软件翻译出我们说过什么。由是我们彼此沟通非常困难。而我们聊天刷屏的时候,他们则说话极少,偶尔说出一句出来总是“橙色国家要杀了我们青色所有人,我知道你们其他人也是这样想。”又或者说一句“如果明天见不到我说话,那一定是我不在了。”

青色国家的外国人说这样的话只有两三次,而后便真的不再说了。言语的隔阂让我们其他人不向去确定青色国家究竟发生了什么。况且青色国家在世界频道的聊天仍然在继续着。那些顶着俄文公会名称,说着汉语的人在世界频道有一句没一句的与黄色国家的女玩家聊着天,仿佛这里不曾有过外国人。

而青色国家外国玩家口中的第一恶人——橙色国家,却似乎是个特别温良的群体。橙色与我们紫色上下相对,领土扩张时没少发生接触。但每一次接触,总是以相互避让而告终。遇到同样想要的一座城池,两边的人总是派出代表进行谈判。不是橙色的说“我们有三座城市了,你来吧”,便是紫色的说“你们可以有四座,还是你来吧”。外国人口中的那个邪恶的橙色国家,在我们眼中似乎并不存在。

与紫色和橙色的友好关系相比,蓝色与绿色的两个国家则一直爆发着矛盾。绿色国家的人总是在世界频道对蓝色国家发出质问,问他们为什么总要劫掠他们的城市。蓝色国家则反击道“你吃了亏,那你就打回来啊?这游戏不就是这么玩的么?”

绿色连续几天被蓝色劫掠资源,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玩家首先花了人民币,在游戏初期的一群40K到50K战力的玩家中变成了70K的战力。他带头开始反击蓝色。

这一次首先在世界频道里提问的换成了蓝色国家:“为什么打我们”。

绿色于是说:“打的就是你们,这游戏不就是这样玩么?”

蓝色骂了起来,绿色也跟着骂。两个国家骂累了,便停下来休息。

但战胜蓝色国家的绿色玩家,并没有止步于此。战力的增长也带动了他的野心。他从西一路向东,横向侵略过来。

而我便是这个时候进入的游戏。

这时,紫色国家与橙色国家相接的地方,已经完全被绿色打通。绿色将紫色国家几乎所有玩家压制在了首都,不让他们出来。并且就算这样,绿色国家还不作罢,不时还要去打青色国家的城市,而且显然他的目光也已经盯上了最东面的黄色国家。

一贯聊着美食与假期的黄色国家,这时候跳了出来,大骂了绿色国家的蛮横。

“给所有玩家一个正常游戏的机会不好么?”

“就不能让人安心的种田吗?”

头像个个都是美女的黄色国家的游戏玩家的规劝并没有让绿色国家停下侵略的脚步。黄色国家于是挨个与其他国家战力较高的工会会长商议,准备组织一次联合行动,讨剿绿色国家的不义行为。

会谈的过程很简单,黄色国家拥有最高战力的公会会长将所有绿色侵占的城市名称列出。并让几个在场的公会点名索取。待分配好城市的归属后,他们便统一了一个时间,又统一确定了一座目标城市,让所有参加会战的人,在那个时间以车轮战的方式攻击那座说好了将会被谁占领的城市。

各国联合军攻打绿色时,绿色一直在世界频道与其他玩家对骂。黄色国家也一直不带脏字的回骂着,但他们显然脾气要比紫色、青色国家的玩家要好很多。在最后将绿色国境线打过紫色国家时,黄色国家首先提议停手,说不能和绿色国家一般见识,说要给绿色国家演示一个和谐的游戏环境。

绿色国家由此萎靡起来,从原来的一长条缩成了一小块。我以为这一次蓝色该更加凶猛的欺负绿色了,可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早已再起。

占领绿色国家非法侵占的城市时,蓝色与橙色国家起了矛盾。起因是蓝色没有遵照订好的城市归属去占领城市。蓝色国家的一个公会擅作主张将本来分配给橙色的城市提前占据了。由此一来,橙色只好拿到了应分配给蓝色的城市。橙色当时并没有介意,但随后发现自己得到的城市不偏不倚,恰好与绿色、蓝色、紫色的领土接壤。这三个国家的玩家总是在路过这座城市时,顺手揩油掠夺一下资源。又或者在运送物资的时候,劫一下货车。

吃了大亏的橙色和得了便宜装傻的蓝色闹了别扭,两家吵了起来。结果一向强大的蓝色不仅没有归还城市,还将橙色现在占据的城市也抢走了。

橙色国家主力公会的会长气不过去,掏腰包充了钱,开始了与蓝色国家之间漫长的战争。

趁着他们打消耗战,我所在的紫色国家这时候悄悄发展壮大了起来。

《剑与家园》中,每个国家势力中大概都有那么一两个用现金充值的玩家,他不仅享有工会中的话语权,还享有国家中的话语权。紫色国家中便也有这样一位玩家。

但他玩得似乎不是很好,又或者是钱充得不够多,他的战力只有比我们高出一点点的程度。不过他的意见,我们还是很尊重的。他请求我们支援他们公会夺取青色国家城市的战斗,我们便去;他请求我们支援他们夺取黄色国家城市的战斗,我们便也去。我们在支援中获得了属于我们的第一座和第二座城市,甚至我们有了自己占领第三座、第四座城市的实力。

我们是一群微氪和零氪金的玩家,但我们核心成员的战力已经跻身国家战力排行榜的前十,世界战力排行榜的前二十。这样傲人的成绩,终于让我们有一天昏了头,竟然跟着紫色国家其他的公会,参加了征战蓝色国家的战斗。

那是一场为时三十分钟的战斗。我们分工明确,攻击堡垒的人、负责清场的人,谁是炮灰、谁来消耗城墙,战斗的名单写了长长的一页纸。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直到开始攻击的那一刻。

蓝色国家对于我们的攻击反应很慢,他们发现我们时,我们已经占领了大半座城池。该座城市的城主被我们一次又一次清理出去。但他每一次都花钱迅速造兵、迅速治疗伤员和重伤的英雄,并再次跑来抵抗。可他的战力并不比我们高,他一个人的抵抗没有任何作用,城市最终被我们占领了。

这一场战斗后,世界频道突然有黄色国家的人惊讶道:“原来一直被欺负的紫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这是要变天啊。”

紫色国家的确强大了,甚至有了给国家中最弱小公会分配城市的实力。但我们在打过一次蓝色国家后便停了下来。那一场仅仅30分钟的战斗,让公会大部分人的战力归了零。

医院排满了等待治疗的伤员,造兵厂也连夜赶工。所有人都突然意识到自己资源上的匮乏,大家纷纷开始外出寻找资源丰富的“罐子”玩家。

“开罐子”是《剑与家园》游戏中对掠夺玩家资源行为的戏称,因为玩家的堡垒在游戏城市中的形象,像一个六角形罐子。而只有用手点它,才会看到可以掠夺的资源数,这一行为上像极了开罐子的动作。

我所处的紫色国家的玩家不愿氪金的居多,想要追赶其他玩家就必须选择“开罐子”的方式。毕竟“开罐子”是除了氪金以外,快速获取资源的唯一方式。

《剑与家园》中,除了不明白游戏玩法的玩家,其他所有的玩家都需要通过“开罐子”来积累造兵、升级建筑等级、升级兵种科技所需要的资源。因为游戏中获取资源的方式是固定的。

基地的4级伐木场每小时生产木材150,而需要木材进行升级的兵种科技,31级到32级需要21K的木材。不依赖掠夺,仅仅依靠基地生产需要5.8天的时间才可以攒够那些木材。而这只是我游戏了不到一周时间所达到的技能等级。

除了基地生产资源,地图上也有零散的资源。这些资源是一次性拾取的资源,而且需要消耗英雄体力打败守护资源的野怪才可以拾取。即便你有充足的体力,你同时还要冒着被其他国家公会的人点击决斗的风险。拒绝决斗会损失每个英雄1点体力,同意决斗,若获胜则会获得可观的荣誉值,若战败则会损失掉所有的兵,以及让英雄重伤1小时。而且无论战胜或者战败都有损失大量兵力的风险,补充兵力就又要消耗更多资源。

如此一来,尽管“开罐子”损害的永远都是其他玩家,尤其是新玩家的利益。但它的的确确是游戏获取资源最好、最快的方式。且攻击其他玩家的堡垒,还可以获得荣誉。荣誉可以在游戏中兑换更为高级的装备和物品,以及用来升级爵位,解锁制造高级强大的兵种生产车间的条件。可以这样说,游戏前期物资的消费体系,后期会逐步变成消费荣誉的消费体系。荣誉是游戏中比各种物资更稀有珍贵的资源。而玩得越久的玩家,便越要因为追求荣誉值而去找新玩家的麻烦。

所以主动挑衅的PK也好,还是主动的攻击他人堡垒,都是游戏中最正常的游戏方式。

紫色玩家中有很多人早早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便开始四处攻击。他们早早的将荣誉达到了升级郡主的条件,只为了生产这个游戏中最高级的兵种,体验游戏内容。但是他们的行为也引来恶名。

黄色国家在单挑上总是打不过紫色国家的人,30K战力能败给20K战力。他们于是首先开了口,声称要先灭紫色,再灭绿色。其他颜色的国家也开始抱怨,说紫色实在有些过分,大家都安安静静的收菜不好么?

紫色国家于是对其中质疑他们行为的玩家一一发去单独对话,拿出自己国家被攻击的信息记录截图,让他们看里面青色、蓝色、黄色、绿色、橙色都在掠夺紫色玩家资源、攻击玩家的状况。世界频道于是缓和了一些气氛,话题开始转而攻击青色。因为在劫掠资源上,青色似乎做得最过分,他们往往要把一个城堡的资源榨干才肯离开。

于是在世界频道里,被骂的青色转而一口咬住蓝色,说蓝色也同样不厚道。蓝色不服,两个国家继续互相指责,进而又骂了绿色,绿色又骂了黄色,但骂来骂去又骂回了紫色。这时候大家发现紫色没在关注说话,他们正忙着满世界“开罐子”。

紫色玩家着急开罐子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大部分人的战力在这段其他玩家聊天打屁,而他们拼命寻找资源升级的时间里,已经和其他国家的主要战力拉开了距离,只是这个拉开的距离是——紫色国家他们有70K战力,橙色、青色、蓝色国已经有100K战力,而绿色、黄色国已经有130K战力。

其他国家的战力的快速增长让紫色国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除了那个本国唯一适度氪金的玩家外,余下的紫色国家的玩家战力对其他国家已构不成任何威胁。他们寻找资源只是为了让升级的进度无缝衔接。可就算他们再怎样努力,也仍然追赶不上氪金大佬的脚步。

记得大概是公测开始后,第八天或者第九天的早上,世界频道突然开始讨论橙色玩家的去留问题。这倒不是其他人要攻击橙色国家,而是橙色国家的玩家主动投降了。

橙色国家战力最高,氪金最重的带头大哥,在与蓝色国家的对抗中支撑不下去了。他将游戏一删,选择了逃避。

蓝色国家的人对橙色国家为什么分崩离析未加以更多描述,只是淡淡的说:“你们等到15级,要移民去哪个国家就去哪个国家,你们现在的城市,到时候咱们再一起重新分配都可以。”

紫色国家的玩家没有在世界频道参与更多讨论,他们只在自己的国家频道发表了对橙色国家大佬离去的惋惜。

“唉……何必呢,这样的游戏坚持到等级封顶后,不就和氪金玩家一样强了么?”

我听到公会的一个人竟对这款游戏抱有如此的幻想,于是问他:“可等你满级了,他们仍然还拥有比你更多的资源和减少时间的道具。你和他们相比,仍然没有任何优势啊?”

他听到我的话,仍然不肯相信现实,他道:“怎么会?我就不信了,到时候还打不败他?”

我于是又问:“那他输了,可以很快回来再次挑战,你那时候还有什么兵力战斗?”

他停顿了一下,大概想了想,又打字坚定地回道:“不可能。”

我不想和他说更多,他信心十足的模样让我不忍解释。但事实很快就打击到了他战胜土豪的信心。他的城堡在一天中午被黄色国家的人打到耐久为0,直接被送回了首都。

“为什么打我?”他在世界频道@了那个打他次数最多的黄色国家大佬。

“因为你劫了我们公会的车啊。”大佬说道。

“这游戏不就应该劫车么?再说你们也劫我们的车了啊?”他又问道。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大佬道。

“你等着我给你找截图。”

他们去私聊了。但私聊的结果是我们公会的会长在公会频道找到了他,告诉他“以后不许劫黄色国家大佬公会的车,更不许劫绿色国家大佬公会的车,也不许劫蓝色国家大佬公会的车,其他随意。”

“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是他们几个大佬开会做的决定。如果你劫了,他们就拆你的城堡。”公会会长如是说。

他对此非常想不通,但为了保住自己的城堡,他还是遵守了这份他连制定过程都没看到过的口头协定。可似乎只要他还在玩游戏,他就注定会惹麻烦。

黄色国家的大佬再次拆掉他的城堡,让他注意点,尤其是不要对黄色国家的萌新们“开罐子”。那些等级6、7级却拥有300K可掠夺资源的玩家,显然因为我们公会的这个玩家而损失了不少钱。

而这样的萌新玩家有个统一的外在表现,就是他们的城墙上永远不放防御用的兵。而且不仅不对自己的城堡做防御,被打了,还要问会长,为什么不帮他报仇,为什么不帮他防守。我能想象黄色国家大佬面对女玩家的求助时,想要逞一番英豪的气概。他也的确这样做了,毕竟他如今是服务器战力的第一,并且远远拉服务器战力第二30K战力。

只是这样又蠢又萌、鲜嫩多汁的“肥羊”谁不想咬一口呢?但紫色国只有战力最高的那个大佬有摸这样肥羊的权利。他们口头协议道,其他人摸了,他们则就会被跑来复仇,拔掉城寨。

“为什么他可以,我却不可以?”公会的这个玩家对此向会长发出提问。

“因为他是他。”会长表示他对此也很无奈。

我由此感觉这位玩家现实生活中是个极其耿直的人。他的耿直甚至会影响到他的运气,就像一个人的霉运如果开了头,就会一直倒霉下去。我们公会的这名玩家,很快又因为攻击了城墙上放置了防守兵力的人而被黄色大佬拆掉了堡垒。

“为什么?”他在公会频道发出呐喊,但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

而且很快,他便又因为和黄色国家的人单挑而被拆掉了城堡。

“你只许和你战力等级差不多的人PK,懂吗?”大佬如是说。

“那你战力都130K了,你不是还总点比你战力低的人吗?”他用大佬欺负比他战力低的人的事实反驳他。

“我不那么做,上哪刷荣誉?而且我找的都是战力比较高的人啊?你们公会那几个战力七八十的,我只找他们点好不好?”大佬道。

“那你打他们不还跟欺负人一样么?”他又问道。

“那谁让他们那么垃圾了?”大佬道。

听到侮辱他公会同玩的话,他愤怒了,不仅骂了黄色国家的大佬,还非要和他约个地点单挑。

他表示路费、医药费他全都包。

“你有病,还是我有病,为什么我要去找你?我不去找你,你还要问我在哪?你是小学生吧?”大佬的文字里带着笑意。

“游戏里那么嚣张有什么意思,有本事约了见面聊。”他道。

“你游戏里不行,游戏外也那样。有本事充了钱在游戏里打我,没本事,滚!”大佬道。

他终于气得不行,有些发疯样的去点大佬的游戏角色。用平日积攒下的所有治疗重伤的药剂和体力药水,换取恶心大佬60几秒的PK时间。

公会其他人听说了,连忙劝解他,让他做事不要上头。

“你不要这样,他上次拆我的城堡,我不也那样忍了么?”公会一个玩家道。

“何必呢?只是玩个游戏,大家都是为了乐趣。你看上次他欺负我那次。我给他道个歉,他不就放过我了么。”公会另一个玩家道。

“我不服啊。”看了大家七嘴八舌的劝慰,他最后这样写道,发完信息便离开了公会。

我想,如果他是小说中的人物,这时大概会仰天一啸,用内力震撼山林中的那些树木,在空寂的夜色下发出一片凄凄惨惨戚戚般的声音吧。

可他不是小说中的人物,悲凉和愤满不会因为他的遭遇而渲染至他周围的环境。甚至连一起玩着游戏的同路人,看到他的离去,也只是会说一句“何必呢”。而无论这句“何必呢”是带有嘲笑还是些许安慰的语气,都不会传入他的耳。我们从这一刻开始又变回了陌生人。

又或者我们从未相识过,就像他被那个大佬伤害到,可他并不认识那个人;那个大佬伤害了他,他也同样不认识这个人。伤害或被伤害,不需要仇恨,也不需要相识,只需要被放置在同一种环境。

《剑与家园》便是一种环境,紫色国也是一种环境。

而且似乎从我进入服务器开始,紫色国便拥有了一种命运。那是在一款氪金影响到游戏核心玩法的游戏中,氪金玩家不多而导致的必然结果。

所幸,紫色国还有一位氪金玩家,虽然他的战力不及黄色国家的大佬。但与其他国家的氪金玩家还是可以分庭抗礼,让彼此之间保持着一种距离上的敬畏。他在世界频道说话还是有一定重量的。我们公会成员骂了大佬,将会给公会和国家带来麻烦。他于是说他会出面和黄色国谈谈,让我们考虑让出一座城,就当作赔礼。

我们的会长当时便同意了。但我们却发出疑问:“本来就是大佬有错在先,公会里哪个人没被他欺负,怎么成了咱们要赔礼道歉?仗着130K的战力,站咱们城市旁边点我们,我们只忍了。但你游戏里欺负欺负人就算了,嘴上怎么还不饶呢?而且一而再再而三骂我们,实在说不过去吧?一座城说给就给,那下次他再找茬咱们怎么办?”

会长听了我们的疑问,陷入苦思,但还是决定找个时间把城送出去。

一个在氪金游戏中的不愿氪金玩家引起的问题的解决方案有了。

但一个玩家被氪金玩家欺负了,他没有选择氪金后反击,而是选择了离开。这样的决定,让本就玩家不多的紫色国,仍然没逃脱它在《剑与家园》中将面临的命运。

时间接近0点的时候,我所在的公会会长在公会频道道:“晚上如果他们来夺城,不管见到谁,能跑就赶紧跑。不要迎战,保留实力最重要。”

问起为什么这样说,会长道:“咱们国家战力最高的大佬被干了。干得一点还手能力都没有了。现在不是说咱们送个城给人家,让人家原谅咱们的问题。而是他想要几座城,就要几座城的问题了。”

凌晨两点时,果然如会长所料,黄色国来夺城了。但与我们的想象不同,最终占领我们城池的人是绿色国。而同时参与夺城战斗的还有其他各个颜色国家的100K战力大佬。

大佬们在世界频道里聊天,一边贬低着紫色国玩家的人格,一边说这样的玩家早就应该清理出服务器。而他们得到的城池,倒是谁也不想要的东西。

几个大佬围着一座空城聊天,说起彼此平时结下的怨。

他们说起就在前几天,黄色国的大佬打了其他国家的大佬,结果没有打赢。PK时,他见识了兵力的差距,回去花钱,才变成了如今最强的模样。

几个原来可以平起平坐的大佬,现在和他PK总是要吃亏。有几个气不过,便要去攻他的堡垒。但却被守城的满员黄金兵吓到了。

几个大佬们聊天,大佬所属国家的小弟们也出言讥讽,指桑骂槐,想要在言语上占黄色国大佬便宜。但最后都被黄色国大佬一句话镇了回去。他道:“我这个人最讲公平。谁点我的人,我才点谁。我点了你,你想复仇,我也随时奉陪。”

紫色国家的频道里有一个女性玩家,在看到黄色国家聚集在我们城池边时,首先发出了警告。

“别人来欺负紫色国了,你们就没有人反击么?”

“哎呀,反击啊!用什么反击?我可不想再花钱遭罪受了。”

女性玩家在呐喊,而关掉国家频道的聊天界面,燃烧的城池旁边正站着紫色国战力最高的那个大佬。他几乎躲到了屏幕的最边缘,仿佛是在窥视着这场战争。他身上插着白旗,身边黄色、绿色的人来来去去。他就那样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

在紫色国家频道呐喊过的女性玩家在世界频道要求和黄色国家的人单挑。

她道:“哎呀,真烦啊,特别想PK一下,有没有人愿意陪我。”

一位黄色国家的女性玩家回答道:“姐姐你怎么还没睡觉啊,那你来找我,咱俩打一场。”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我想大概是真的PK去了。

一段后,紫色国家的女性玩家才道:“真的打不过啊,好气啊。”

黄色国家的女性玩家回道:“没充钱肯定打不过充了钱的啊。这游戏还是充了钱才好玩。”

两个女人在世界频道唠着家常,仿佛紫色国正在发生的一切与他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其他因为各种原因保持着沉默的人,在城市占领成功后,也重新说笑起来。

只是,我想——

游戏,充了钱才会好玩吗?

或者,她应该严谨一些,说在《剑与家园》中——游戏,要不断充钱才好玩。

这当然不仅仅是《剑与家园》的问题,这是游戏市场需要规范的问题。但玩家若觉得无所谓,管理者行动仍然拖沓,那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内置商城出现的确切时间,我记不得了,大概是始于盛大吧。但我总觉得这样的事情是和单机游戏的衰落有关,是过去的买断制被盗版行业拖垮后,游戏制作商才无奈想到内置商城的解决办法;又或者是单机市场的衰落带动网络游戏的兴起,于是才创造了内置商城出现的条件。

又或者这仅仅是网络游戏代理商自己想到的。

最早的网络游戏消费类型简单,更偏向单机游戏,它最赚钱的不是月卡,而是外挂和脚本。甚至总有人谣言,外挂和脚本是游戏公司自己卖的。我初时不相信这样的谣言,但后来见到《剑侠情缘》贩卖的挂机元宝,终于才有些相信这样的谣言了。

只是不管内置商城出现时间是何时,内置商城究竟卖着什么东西,在这片土地上,似乎从未有人关心过游戏是如何赚到钱的。又或者,有人关心了,所以才会出现精心打造三年,却只是写了一本《骗钱方法集锦》的结果。

而同样不受关注的,是什么样的游戏才是让人快乐的游戏。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总是有人认为玩家人数最多的游戏,便是会让人快乐的游戏;而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游戏,更是会让人快乐的。

只是事实是这样么?

尤其是像《剑与家园》这样,游戏核心玩法被现金消费污染,零氪与微氪玩家不仅仅是在发展上被土豪大佬超越,更是在对战实力上被碾压。

这样的游戏里,不氪金,就像打dota的时候,顶着500ms的延迟,而氪金的人不仅没有延迟,还能在1级时就点满天赋。任你就算是世界冠军,这时恐怕也没有太多发展空间了。

而氪金的程度不同,又是什么体验呢?

就像一开始就横冲直撞的绿色国,莽撞、任性、血气方刚。他们的确在充值的第一时间做到了想要做的事情。他们花钱买了爽快,而爽快便成为了他们的乐趣。虽然他们的乐趣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很快就被同样的充值玩家打败。他们面对失败,选择重新充值,终于又追赶上了土豪的身影,重新接触游戏的乐趣。

你说他们玩这样的游戏并不快乐,他们是不会承认的。

但像橙色国家的大佬,用充值抗衡着充值,一旦停下来便面临了被超越的崩溃。且他的结局不像绿色国,绿色国选择了追赶,他选择了放弃。放弃的那一瞬间,他过去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变成了徒劳。

这时候,如果说绿色国花钱买到了快乐,那橙色国则花钱就是买到了屎。

橙色国大佬充值追赶其他玩家的行为,便是追赶屎的行为。追赶的时间越久,这坨屎便越大。而一旦停止充值,这坨屎便会停下来,让你一头将身体栽进屎里。为了不让自己栽进屎里,你只有不断充值,让这坨屎继续滚动,直到游戏停止运营,你才无可奈何地接受自己一直在滚屎的现实。

而放弃抵抗,却仍逗留在游戏中的紫色国大佬,则不仅仅是花钱买了屎,更是浪费时间玩了一坨屎。

他站在战场的边缘,思考的大概就是人生,又或者大概只是自己是否应该继续玩下去的选择。玩与不玩,已经成为如何吃屎的选择。而他手中的《剑与家园》不再是一款提供快乐的游戏,它成了一款让氪金变成吃屎的转换器。他不玩,就要一大口将屎吃掉;他玩,则需要一口口的将屎啜掉。

氪金的程度决定了一个玩家的强度,氪金的玩家数决定了国家的强度,这样的游戏何来乐趣可言呢?

最后还是那句话,如果去掉影响游戏核心玩法的氪金系统,《剑与家园》会是一款非常棒的游戏。它的代入感之出色,让我甚至会因它是国产手游而打满分。

但是它的氪金系统严重深入到了游戏的玩法内核。氪金玩家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游戏中的统治者。非氪金玩家在氪金玩家影响下,游戏体验极差。有一定程度氪金的玩家则永远面对是否需要继续氪金的选择,氪金则爽一时,不氪金则委屈一世。想要摆脱这样的命运,除了不玩游戏,便是需要选择在游戏里顺从某种秩序。这秩序可能是一个土豪玩家制定的,也可能是几个土豪玩家制定的。

每个人在游戏里都被重新赋予身份,规则的天平向花钱最多的一方倾斜,权力的不平等造成的结果仿佛是进行在一个半开放世界的“斯坦福监狱实验”。

玩家在游戏中的所做所为,反映到了世界频道的聊天,看起来就是有些玩家觉得欺负人是一种正常的事情;有些玩家则觉得只要不被欺负,他们做什么都无所谓;还有些玩家甘心被管理;只有少部分的人在叫嚷着——大家都是来玩游戏的,为什么他可以这样,我却不可以。

这样的玩家最终选择离开了游戏,而这个“斯坦福监狱”也变得更像“斯坦福监狱”了。

离开这样游戏的玩家是幸运的。

其中,非氪金玩家是最幸运的。毕竟他们付出的只是时间,虽然也增加了游戏自身的下载量和平日的流量。但心理上终究不算直接支持了这样的游戏。

轻氪金玩家,则是最糟糕的,他们必然会有花钱买屎的感受。

而那些氪金一定程度的玩家则不仅买了屎,还间接和卖屎的人说——下次做的屎请一定要更像屎才对。

1
0

回应(0)

添加回应

剑与家园的更多长评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