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曲 镇魔曲 6.4分

总有一些美好,值得你去热爱

沈善书
2017-09-29 11:07:33

1

前天晚上,初中同桌娅娅打来电话,刚接通后她便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地哭着。我听着她哭,等着她发泄完内心郁积的情绪。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很难过很想哭的时候,比起给予很多安慰的话语,不妨给个拥抱说“乖,别怕,有我在。”

一年多以前,娅娅独自一人离开贵阳去了武汉工作。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与其留在冰冷的家里,不如出去闯闯。娅娅父母离婚,所以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然而,自从到了武汉工作后她发现很多事情都不尽人意,她的性格从以前的乐观变得悲观,总是被一些莫须有的情绪侵扰。在工作上,有时候她很焦虑工作做得不够好,郁闷着多久才能升职加薪,多久才能建立自己有效的客户资源;在爱情上,因为父母的离婚让她对婚姻感到无助,她不知道结婚的意义是什么。

我听着娅娅的哭诉,安慰她说别怕还有我呢。我知道娅娅心里那些压抑的情绪得不到爆发,所以只能选择用哭的方式来宣泄,这其实是很好的方法,因为哭有时候并不代表懦弱,它只是一种情绪释放,让你第二天继续骄傲地面对生活。

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匆匆忙忙的我们得了很多“都市病”,譬如恐婚、人群恐惧症、焦虑症、选择困难症等等,我们知道这些不好,但是,少了一个人来

...
显示全文

1

前天晚上,初中同桌娅娅打来电话,刚接通后她便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地哭着。我听着她哭,等着她发泄完内心郁积的情绪。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很难过很想哭的时候,比起给予很多安慰的话语,不妨给个拥抱说“乖,别怕,有我在。”

一年多以前,娅娅独自一人离开贵阳去了武汉工作。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与其留在冰冷的家里,不如出去闯闯。娅娅父母离婚,所以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然而,自从到了武汉工作后她发现很多事情都不尽人意,她的性格从以前的乐观变得悲观,总是被一些莫须有的情绪侵扰。在工作上,有时候她很焦虑工作做得不够好,郁闷着多久才能升职加薪,多久才能建立自己有效的客户资源;在爱情上,因为父母的离婚让她对婚姻感到无助,她不知道结婚的意义是什么。

我听着娅娅的哭诉,安慰她说别怕还有我呢。我知道娅娅心里那些压抑的情绪得不到爆发,所以只能选择用哭的方式来宣泄,这其实是很好的方法,因为哭有时候并不代表懦弱,它只是一种情绪释放,让你第二天继续骄傲地面对生活。

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匆匆忙忙的我们得了很多“都市病”,譬如恐婚、人群恐惧症、焦虑症、选择困难症等等,我们知道这些不好,但是,少了一个人来帮我们治愈精神上的顽疾。于是,早已习惯了,也早已发现了,原来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害怕人群,害怕婚姻,害怕生活,很多人都一样,白天放肆的笑着,晚上孤独的哭着。

这些“城市病”给你我的心灵带来很多负荷,我们想要摆脱这些心灵上的烦恼,却发现越是挣扎,越被束缚。不知道我们还要在这城市里被磨练多久,才能够真正的说一句“我很好”,才能够真正的做到既柔软,也刀枪不入。既慈悲,也特别狠。

2

我知道你今年二十岁出头,刚好大学毕业,又或者工作一两年了。

你离开了父母的怀抱,一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来到大城市打拼。下火车的那天晚上,你看着大城市星星点点的灯光,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你彷徨又激动,你赶紧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拍,你说“我要去活出青春的精彩”,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我要努力,我一定要做出成绩让父母知道我长大了。你想在这个城市活得光芒闪闪,可现实是可怜兮兮。

我知道你那么努力的原因无非不想和大多数人都一样,活得粗糙又普通。你不想被父母安排自己的婚姻,不想被生活安排自己的命运,你想活得丰盛一些,哪怕孤独一点都没关系,只要最后所有的结果都能够开花结果,就好。

我有一个朋友叫阿露,今年25岁,目前在广州工作。大学毕业那年,她放弃了父母给她在小城市安排的工作,孤身一人去了大城市打拼,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大城市不会催婚,不会嫌弃一个女孩子太拼了会没人要。

阿露在工作上很拼,她既可以涂着大红色口红穿着高跟鞋一路小跑,也能用男人的语气腔调和自己的主管谈论工作。当别人说她努力的样子像一个男人婆时,她却搞定了其他同事都无法搞定的客户。阿露之所以那么努力,是因为她内心安全感的缺乏与身处大城市的焦虑。

她怕自己工作做得不够好被城市淘汰,害怕自己如果停止了学习就会与这个世界脱轨,好似工作是让她生活唯一兴奋的药丸,她能够在强节奏的工作中找到自己的归属感与荣誉感。但是,阿露又特别彷徨,毕竟父母总是催她回老家工作,她不想接受父母安排的婚姻,她想去遇见自己的爱情,可是同事给她介绍的对象都嫌弃她大鹏展翅,不够小鸟依人。面对这些,阿露无可奈何,只好从工作上找寻荣誉感,去打败爱情上的空缺。

你一个人也有很累的时候吧,你一直假装坚强,佯装美好,真实的你却不堪一击。面对生活与工作,你不得不去应付那些棘手的问题,不得不在熬夜加班后,第二天又化一个提气的妆容笑对职场。下班后,你独自一人去餐厅吃饭,看着身旁坐着的都是情侣,你心里未免有些难过。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后,你习惯性的说了声“我回来了”,结果无人应答。

有一种孤独是,地铁上的人很多,能够与你擦肩邂逅的人很少;城市明亮的灯火很多,能够等你回家吃饭的却难找。生活总是那么孤独又那么不易,但你仍要学会去打败那些丧情绪。

3

许茉是一个在爱情里受过伤害后,便不敢再去尝试爱情的姑娘。许茉说,她花了很长时间来忘记前任,可惜忘不了。

因为忘不了,许茉没有去谈恋爱,因为害怕受到伤害,所以她总是在给自己画地为牢,总是像刺猬一样把自己全副武装。我和她说过,你这样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不对的,也许你可以试着去结交朋友,哪怕在网上。

大概我也忘了有多久,大概是几个月吧,我再遇见了许茉,我惊呆了。

眼前的她充满活力、自信,大概许久没有见过她有这样的神采,或许是一种叫光的东西。

两个女孩絮絮叨叨的聊天中,我得知许茉她恋爱了,在网上。

男生在日本爱知读硕士,学的是设计。两人是玩游戏认识的。

是的,网恋,还是最不靠谱的游戏网恋。

游戏名字是《镇魔曲》,网易爸爸出的,就是那个和尚光头的icon。随意在网上扒拉了两张截图。

(如果工作人员看到了,自觉在后台联系我打钱)

许茉说她那段时间特别丧,看见苹果商店推荐了,就当打发时间下载了。游戏画面挺唯美的,氛围也挺热闹,晚上总有不知道是大神还是大神经的在世界频道唱歌,她稀里糊涂的加了个帮会,又稀里糊涂的认识了现在这个男朋友,两人时不时一起在一起用语音聊天,用轻功远眺云海。

24岁生日的前一天,她在游戏的朋友圈发了个心情,男友当天就在游戏里求婚了,后面大概过了3个月,男朋友从日本飞到上海来看她,两个人算是正式从虚拟走向了现实。

许茉说仔细想想,她真的是幸运的,因为我的那句话她在另一个世界认识了好多小伙伴,大家就想是冬夜里点燃的火柴,彼此靠近,彼此温暖,她在现实世界的孤独感被游戏世界里的归属感所治愈了,所有开心不开心的都有了人分享,因为大家现实中互不认识,倾诉起来反而没了压力。

大概就是“不确定你是真的,但温暖不是假的。”

那今天我看见了她的朋友圈,突然很嫌弃她,很想把她删掉,不过啊,还是希望她继续向幸福狂奔,做个幸福的姑娘。

1
0

回应(1)

添加回应

镇魔曲的更多长评

推荐镇魔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