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久不征战沙场了。

双千双千双千

最早接触骑马与砍杀是在2009年,那时候这个游戏的版本还是0.808。

那时候这个游戏颠覆了我对游戏的感受,很上瘾,哪个男孩子没有一个戎马疆场的梦呢?依稀记得那款上古版本的骑马与砍杀,只有两个国家(芮尔典和维基亚),不能攻城,NPC只有麽麼茶和马尼德。

可那段时光我特别快乐,那是一种特别难以形容的感受,带着一帮小弟,到处打打杀杀,为收获一件不错的战利品而兴奋,那时候做任务有一个军衔系统,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移除了,我一直做到很高很高的军衔,玩到了500多天,那时候家里电脑没有联网,我不知道有心人建了中文站,也不知道出了新的版本,掐指算来我还是最早接触骑马与砍杀的那一部分人呢。

我真的很久没有征战沙场了,玩的多了,就有了套路,有了秘籍,突然就没有最早的那种感觉了,那时候救几个俘虏都会感到由衷高兴,带着几十人的部队觉得自己特别厉害天下无敌了。

我怀念小时候的岁月,我那个五百多天的存档伴随着电脑的更新换代一去不返,还有许多东西也就如同游戏存档一般,一去不返,我怀念那时候,我坐在电脑前,带着自己的部队漫步在卡拉迪亚大陆,听着骑马与砍杀特有的背景...

显示全文

最早接触骑马与砍杀是在2009年,那时候这个游戏的版本还是0.808。

那时候这个游戏颠覆了我对游戏的感受,很上瘾,哪个男孩子没有一个戎马疆场的梦呢?依稀记得那款上古版本的骑马与砍杀,只有两个国家(芮尔典和维基亚),不能攻城,NPC只有麽麼茶和马尼德。

可那段时光我特别快乐,那是一种特别难以形容的感受,带着一帮小弟,到处打打杀杀,为收获一件不错的战利品而兴奋,那时候做任务有一个军衔系统,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移除了,我一直做到很高很高的军衔,玩到了500多天,那时候家里电脑没有联网,我不知道有心人建了中文站,也不知道出了新的版本,掐指算来我还是最早接触骑马与砍杀的那一部分人呢。

我真的很久没有征战沙场了,玩的多了,就有了套路,有了秘籍,突然就没有最早的那种感觉了,那时候救几个俘虏都会感到由衷高兴,带着几十人的部队觉得自己特别厉害天下无敌了。

我怀念小时候的岁月,我那个五百多天的存档伴随着电脑的更新换代一去不返,还有许多东西也就如同游戏存档一般,一去不返,我怀念那时候,我坐在电脑前,带着自己的部队漫步在卡拉迪亚大陆,听着骑马与砍杀特有的背景音乐,从日出到日落,一转眼就是一天的日子。

那些日子不会再有了,那种感受那种心境不会再有了,也许我偶尔会去玩一会儿,可我再也找不到那份小时候单纯的快乐。

我好久没征战沙场了呢,我可能不会再怎么征战沙场了呢。

1
0

回应(3)

添加回应

骑马与砍杀 Mount & Blade的更多长评

推荐骑马与砍杀 Mount & Blade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