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而相逢少年时

兔儿爷

国庆的时候考虑要入手一款单机来玩,当时在仙剑五和云之遥中徘徊抉择,不过因为同班已经有人玩上了仙五,作为围观群众中的一员的我表示仙五在战斗打击和选单操作上明显的脱力感和不那么合胃口的主角群让我打消了对仙五那个刚上市喊着没货没货和没货的傲娇娘的推倒念头转而花了70块去实体店买了首发版的云之遥,表示至今不知道那把十几厘米的小剑有什么用(听遥吧的人说现在有卖家30块处理云之遥,心痛ing呜呜呜T^T好了好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啦= =),到手后经过半个月的上手通关,下面就云之遥的各个方面做出自己的个人总结和评价 画面 云之遥摒弃了前作汉之云那白得吓死人的光晕渲染,转而在人物模型上下足了功夫,从细微的小动作到开口说话甚至眼神的暗示都尽收玩家眼底一览无余,角色飘扬起来的衣带和发丝也变得细腻可感,甚至在法术展现方面效果也相当华丽可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久悠识破白鹿女的吊桥幻术陷阱和商横变作木鱼的这两个桥段.其中在汉水船上遇赤衣时木鱼与芝茵说话时芝茵眼珠的一来一回颇为传神,从这里就感受得到云之遥确实是部制作组相当诚心和用心的作品. 音乐 因为是仙剑起家,半道从汉之云开始接触轩辕剑系列,因此对轩辕剑前作系列在音乐上的...

显示全文

国庆的时候考虑要入手一款单机来玩,当时在仙剑五和云之遥中徘徊抉择,不过因为同班已经有人玩上了仙五,作为围观群众中的一员的我表示仙五在战斗打击和选单操作上明显的脱力感和不那么合胃口的主角群让我打消了对仙五那个刚上市喊着没货没货和没货的傲娇娘的推倒念头转而花了70块去实体店买了首发版的云之遥,表示至今不知道那把十几厘米的小剑有什么用(听遥吧的人说现在有卖家30块处理云之遥,心痛ing呜呜呜T^T好了好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啦= =),到手后经过半个月的上手通关,下面就云之遥的各个方面做出自己的个人总结和评价 画面 云之遥摒弃了前作汉之云那白得吓死人的光晕渲染,转而在人物模型上下足了功夫,从细微的小动作到开口说话甚至眼神的暗示都尽收玩家眼底一览无余,角色飘扬起来的衣带和发丝也变得细腻可感,甚至在法术展现方面效果也相当华丽可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久悠识破白鹿女的吊桥幻术陷阱和商横变作木鱼的这两个桥段.其中在汉水船上遇赤衣时木鱼与芝茵说话时芝茵眼珠的一来一回颇为传神,从这里就感受得到云之遥确实是部制作组相当诚心和用心的作品. 音乐 因为是仙剑起家,半道从汉之云开始接触轩辕剑系列,因此对轩辕剑前作系列在音乐上的建树不甚了解,不过个人感觉这次云之遥的配乐应是超越了差不多同期的仙剑五和汉之云,甚至可以用惊艳来形容,而这种惊艳倒并不是因为音乐人的作品做得有多么鬼斧神工出神入化,而是游戏配乐和剧情表现搭配得非常契合,代表场景有夜少室山上三个洛阳剑士看着满天星斗彼此聊着未来时的舒缓绮丽的动人音乐(听说是前作的变奏版?)以及在最终战时采用的飞羽的战斗配乐,让经历过前作的玩家感慨万千,本次配乐仿佛剧情融合为完整的一体,成为游戏灵魂的一部份,个人认为这是非常讨巧的一种方式,毕竟新音乐的制作并不容易,在遭遇游戏配乐瓶颈的时候,不妨试着从前作成功的案例找寻灵感,也许会达成事半功倍的效果也说不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进入镜界的时候响起久悠主题的音乐,让我想起昔日新仙剑结尾仙二预告的背景音乐,两者都充满了国产游戏音乐少见的和风味道,这说明国内的音乐人造诣并非不高,完全可以制作出和日本游戏一样精彩的风格变换的配乐,本人也比较喜欢日本乐曲中那种不稳定的节奏和变化,希望国内音乐人在继承中国古风乐曲风格的同时也能吸收和借鉴他国乐曲的精粹,毕竟体验游戏,玩家更喜欢体验到多样音乐的交替和组织,而并不仅仅限于本国的本土风格,所以音乐的国别化在游戏中还是希望不要太强调为好..

人设 本作中的人设算是这些年来相当取悦我的一套系列,衣着华丽,个性色彩鲜明(好吧我承认兰茵是有那么一点点平淡了= =)脸蛋也很有辨识度,仿佛回到当年仙剑一的时代,在想象中的江湖时代游走,而不是仙四仙五两对双胞胎一样的模式化男主角,阳光野人鸡窝头+毒舌锥子冰块脸,在初中少女手中传阅的韩风恋爱小说里已经是被炒烂了的设定(= =好吧不知不觉开始跑题喷仙剑了,罪过罪过)其中一直想轻生的淳于大夫和一直大摆乌龙的修仙鱼精给我印象相当深刻(同样都是奶爸和萝莉,跟汉之云里差别好大啊,小草人你好没存在感TAT耶亚希什么的好难看)不过想说的是这两个人被官配在一起感觉好奇怪= =另外娄桑姐姐的故事真让人心疼T^T

迷宫 云之遥的迷宫和城镇与汉之云的相差无几,延续了一贯的风格,只是平面岔路迷宫做成了有立体色块阻挡格背景的迷宫,本质上还是仙剑一二那种的纸上迷宫,算不上3D迷宫,这点仙剑系列就做得很好。不过貌似云之遥里的主城镇貌似只有洛阳和长安两个?武器和装备补给也不是很频繁。

战斗 云之遥创新式的战斗队列调整很有意思,不复杂且有明显的加成效果,只是取消了气势效果和战场上临时换人的制度让人满郁闷的,而更郁闷的是后排角色经验减半法宝为0的设定,让我频繁地调整队列,另外战斗对话也满有意思的,深刻的有三段:莲花精的求饶,淳于恒在鬼差面前的咳咳咳让一脸无辜的木鱼躺着中枪以及祁山道淳于(又是他= =)和蛊夫妖怪的斗嘴,霸气十足。 另外部分法宝要集气才能发动,这点相当令人不满。还有觉得似乎本作的人物集气比前作容易? 最后是战斗难度,云之遥的战斗出乎意料地比想象中简单,即使不依靠属性相克也能轻松取胜,基本上只要队列人物有足够黄或蓝放得出最强的奇术,无损伤消灭小怪不是问题,连BOSS战也不再是血牛+变态群灭的传统模式设定,而是各有各的风格,难度降低的同时也增加了趣味,从此也可见制作组的用心。 另外关于BOSS的蓄势攻击,如果看了攻略的话完全就是给玩家腾出额外的两回合喘气时间,我觉得修改成随机行位置比较惊险刺激。

支线 本作中的支线丰富量可以用发指来形容了= =许多伙伴支线完全可以放进主线,而有些主线做得跟支线一样(代表作是那个洛阳公子猜字谜闯关的蛋疼剧情),如果要了解角色故事和取得法宝或最终武器,那么有大量的支线是非做不可的,而这些连串支线几乎要玩家跑遍全地图,所以本作几乎每个迷宫都没浪费,虽然跑得很辛苦,但支线的剧情内容是相当值得一看的。 还有比较怨念的是为什么奶爸放进了支线里收= =?这不是给没看攻略的玩家带来了战斗的隐性难度么?

配音 配音美,不只在CG和战斗,惊喜地是在主线剧情中关于小时候兰茵保护木鱼那段也有很萌的正太萝莉音,可惜的是为什么没有全程语音包,白白可惜了那么多优秀的声优 另外,兰茵被打的时候叫得有些过头了= =

系统 久悠的镜界到底是仿制品啊,收妖远不如艾姐那般自如和给力,全迷宫下来不能辨识的怪物有大半,能辨识但又不可召唤的怪物又是剩下一披中的大半,而那少得可怜的能收也能放得妖怪却很难凑齐七次,尤其是像我这种不会特地为了收妖而拖延战斗的剧情流,收妖变得异常得困难,还好地域系统给与了补充,那里的BOSS也很有意思,不过悲剧的是地域中不能存档,每次打BOSS要自己用药加红加蓝。而且BOSS经验貌似不是很丰厚,在决战的时候自己的等级平均在44左右,还有一些高等级的地域根本刷不了,不知道要怎样= =

剧情 本作主线剧情不可谓不零散,全程弥漫着一种无目的地单纯为游历而游历的没事干就瞎跑跑接任务的酱油气氛。不过全剧基调相较于前作沉郁悲壮的风格有了明显的变化,变得轻松和阳光了,只在接近结尾那段因柏乔之死才变得些许沉重(另外花痴一句柏乔好帅= =帅哥都早死么?)所幸剧情很快收尾,点到为止,不过由此也引发剧情流程偏短,最终BOSS来得太快,结局不像结局的嫌疑。 应该说,本作不仅是制作组填旧坑挖新坑之作,也是让玩家回味前作的回忆之作,飞之部人物悉数登场,羽之部的影子暗随左右,让玩家在面对曾经无比熟悉的伙伴如今却是站在自己对面立场的对手时唏嘘不已,这也是云之遥在承接汉之云(实际上时间点在汉之云前)的一个重要而特殊的符号印记,让我们见到了各自想要见到的人,彼时彼年的他们,都还年轻,都还充满幻想和希望,都有着各自珍惜的人在左右,都还没有直视和面对惨痛的分离和命运。因此,本作虽有回顾前作的嫌疑,但却有着自己独立鲜活而蓬勃的生命,而本作主题,我个人认为是“相见”,不仅仅是柏乔在坦诚自己后重新与挚友木鱼心灵相见,更是木鱼与注定要路过自己生命中的一些重要的人相见,是玩家与曾经熟悉的记忆里的人相见,是我们与年轻时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觉得充满无限可能的自己相见。那时候风还很轻,一切都是年轻的,一切都来得及,我们在跋山涉水的路上,与新的风景和新的人相见,更是与慢慢成长起来的自己相见。 所以说,云之遥是开启,是初遇,是一切都还没发生,一切都在谁也预料不到的冥冥天命中,汉之云是了结,是终局,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一切都无法挽回。一切都只能遗留在记忆的尘埃中慢慢老去。 幸运在于,木鱼在少年时期就遇见了那么多很好的人。 幸而相逢少年时。 另外想说的是,我满心以为芝茵会喜欢木鱼,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在编剧的心目中,芝茵等一干人的存在,于木鱼而言只是一个帮忙打架的打手存在的吧,我不是说云之遥里对爱情的描写和体会不好,谁都会在年少的时候爱上青梅竹马的那个人,只是那个水红色衣服的无口少女,与木鱼的相处更像是生死相依的挚友,而非是生死相依的恋人。爱情是什么?2001年的一部贺岁喜剧《钟无艳》中的一个狐妖角色已经替我们作答了:是希望对方好,是无私奉献,是在对方落难时给与安慰和鼓励,千百年来的标准答案,无人动摇过也无人质疑过,只是钟无艳却一口否定,爱情是占有,是破坏,是不择手段,是为了让对方体会到和自己一样的痛苦而不惜玉石俱焚。云之遥也好,汉之云也好,在面对爱情的描写时都远不如仙剑那般深刻而浓烈,也许是主题的关注点不一样,爱情在轩辕剑系列中只是一处添抹色彩的小花,有则满,没有也不妨碍。只是轩辕剑中的爱情,是否有那么一丝丝平淡苍白,不食烟火?如果在与恋人的相处过程中,不吃醋,不误会,不吵架,不斗气,永远理解与忍耐,永远贴心和关怀,失去自己的缺点和性格,变得完满和不张扬,你会不会以为我们都对这份感情其实不那么在乎?我一直觉得,最后陪你走到终点的那个人,往往不是最初就站在你身后的那个人。兰茵与木鱼,是太熟悉的两个人,熟悉得连神秘感和因看不见而产生的相思都没有了,相濡以沫的结果未必是刻骨铭心。太熟悉的两个人只适合做影子,而不是情人。爱情,最美是从两个陌生人开始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芝茵或许更适合作木鱼命定里的那个人,尽管木鱼可能不会接受她。

主旨 实在很少见从两个对立视角来描述同一个故事的作品,因此这样的体验相当微妙和难得。在云之遥中玩家从汉师的飞羽战士转换成大魏的少年剑士,在曾经操纵过的角色走过的城镇和山岭间再次经历不凡的事件,着实耐人寻味。 首先是汉魏两国的战争,魏国的立场是否牢固的问题。作为近两千年后的今人再看当年的历史,也对魏人深信曹操乃是受禅让而合法称帝的态度相当疑惑,毕竟从尧舜禹那个时代就有传出杀君夺位假称禅让的猜测,何况是秦汉后分裂的三国时期呢?但这并不是说魏国与刘备争天下就理亏气短了,毕竟江山无常主,天下无恒姓,当年汉高祖既可入咸阳称天子,又有什么道理不允许曹操一干推倒倾颓的汉室建立自己的千秋霸业呢?而云之谣要讨论的,却是一个对待与自己同样有血有肉有感情有家人有朋友的敌手时候的态度。因为立场的各自正确,而导致了主角焦灼和矛盾的心理,觉得自己手上也许也沾满了许多人的“柏乔”和夫君的鲜血,那些同自己一样愤怒的人,让自己的偏颇和愤怒显得如此没有道理和软弱,而在这件事情上,也导出了横艾后来超脱六界,以上帝视角的眼光来看待历史和敌我的立场,也许横艾的观点放在今天来说是没错,但在当时应是不被允许和接受的,战时最忌无立场,并不是说一句你对我对大家都对就可以解决这样的矛盾。而相较于木鱼的手下留情,我更欣赏芝茵的那句话“战场上妇人之仁,难保日后不会后悔。”虽然日后商横的确没让木鱼后悔,木鱼也说会精进自己让对方无可趁之隙。可是商横难道仅仅只杀木鱼一个人吗?木鱼自己是不怕商横,可他身边的人,他自己所在的国家的普通士兵或百姓,是都有可能因为他这次的放生而丧命,从这点来说木鱼到底短视了。说到底,还是千机变2中阿娇的那句话“你为了你的国家,我为了我的国家”,在不过分的前提下,我要在我最大可能的范围内保护我身边至亲的人,然后是他人,最后再是对手,以感情亲疏的远近来把人划分归类,从来都是最原始最自然也是最无可争议的方式了。如果有一天,商横杀掉了兰茵,也许木鱼就会体会到自己当年在战场上放生的错误了。

花边 云之遥通关后,最想说的竟然是前作最具争议的女主角横艾了。也许是她在云之遥中不经意地匆匆一出场,便让许多人感叹人事的离奇造化的捉弄。赤衣说,看谁会在继大姐之后把心爱的男人带回巫山。也许与伴侣回巫山在四仙子心目中是爱情的最高结局了,只是回巫山他们真的幸福吗?我在汉之云里看到了在巫山不老不死独自陪伴仙子一个人的周瑜,没有朋友,没有家庭,没有痛苦,没有烦恼,也没有笑,他就那样沉静地站在那里,千年万年,忘却了自己的名字,忘却了那个江东的英气少年,忘却了那个时代的经历与跌宕,甚至忘却了自己的存在。他走不出去,他无法同仙子说分手,他不能对她说他不再爱她,也许面对天神,凡人多少也会有忌惮和天生的恐惧吧,尽管那个天神是自己的恋人。一个这样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终日坐看巫山云雨纷飞,不再有经历,不再有新的故事,不再碰见恋人以外的任何人,甚至不再有梦。这样的爱情,我只能说是四仙子中大姐的执著与残忍。而其余三仙子还争相效仿,不得不说是仙不懂人。 至于横艾,她的没勇气是大家都看见了的,但这样的怯弱,是理所应当的,她欠自己一个与情人分手后完美的回头,因此她只有等对方先主动,摆姿势,摆架势,给别人看,更给自己看,只有这样,才能再第二次分手的时候,笑着离开他。朝云在她心中,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分量,但绝对比不上诸葛亮,情不敌故,何况初恋,如果横艾从一分手开始就潇洒地奔向下一个男人,从来就没有造出过徒维这个思念的佐证和化身,那么谁又能说她配有爱情呢?横艾没有做错,她只是不够尊重和重视自己的下一段感情,如此而已。 想来诸葛亮也老了,黄月英也老了,自己还如往昔一般光彩照人,仙凡之间到底是不合适的吧。横艾知道,所以才找了同一出处的轩辕剑转世,只是她不肯放过自己,执迷不悟。到最后,四姐妹中,谁都没有获得幸福,并不是一开始的赌约错了,而是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以强势的仙子身份凌驾于爱情之上的这种姿态错了。

0
0

回应(0)

添加回应

轩辕剑外传:云之遥的更多长评

推荐轩辕剑外传:云之遥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