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交互式电影

纽约不插电
在知乎上看到一些回复说这个游戏是消费死者,还看到一个回复说:得亏是下的盗版。
这种下了盗版还得意的人才是真的消费死者吧。想来是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创作者。

先谈这个游戏本身,画面模块化是缺点,但是配色和音乐还有旁白都很棒。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它用现实和幻境交错的形式来叙述这个故事。一边是爸爸陪着Joel做化疗,一边是Joel握着蓝色橡胶手套吹成的气球飞上天空,然后不可躲避的类似癌细胞的巨大的黑色突刺物把气球逐个刺破:这个时候不管你怎么操作都是会被刺破的。

 游戏里面泪点很多,出现了很多在Joel的抗癌过程中出现的空间人和事物,绿色和蓝色的病房墙壁,

“代表着生命和舒适?而紫色的地毯是为了掩盖污渍吧。”爸爸如是说。
如果一个人曾经在病房里面陪伴过亲人的离去,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房间。

游戏进行到高潮部分我就越来越绷不住了,直到听到爸爸旁白说
“Because if you hold him tight enough, nothing will take him. Right?”
我就突然哭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

再说说这个游戏诗意的镜头和鲜艳的颜色,会不会太欢快了?悲伤可以是彩色的,对于患者身边的人,癌症不是一次时间点上的重创...
显示全文
在知乎上看到一些回复说这个游戏是消费死者,还看到一个回复说:得亏是下的盗版。
这种下了盗版还得意的人才是真的消费死者吧。想来是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创作者。

先谈这个游戏本身,画面模块化是缺点,但是配色和音乐还有旁白都很棒。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它用现实和幻境交错的形式来叙述这个故事。一边是爸爸陪着Joel做化疗,一边是Joel握着蓝色橡胶手套吹成的气球飞上天空,然后不可躲避的类似癌细胞的巨大的黑色突刺物把气球逐个刺破:这个时候不管你怎么操作都是会被刺破的。

 游戏里面泪点很多,出现了很多在Joel的抗癌过程中出现的空间人和事物,绿色和蓝色的病房墙壁,

“代表着生命和舒适?而紫色的地毯是为了掩盖污渍吧。”爸爸如是说。
如果一个人曾经在病房里面陪伴过亲人的离去,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房间。

游戏进行到高潮部分我就越来越绷不住了,直到听到爸爸旁白说
“Because if you hold him tight enough, nothing will take him. Right?”
我就突然哭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

再说说这个游戏诗意的镜头和鲜艳的颜色,会不会太欢快了?悲伤可以是彩色的,对于患者身边的人,癌症不是一次时间点上的重创,它闯入他们的生活,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记得我的外婆在因肺癌去世之前喜欢坐在我们家彩虹色长沙发的最左侧看电视,她去世之后我每次看到沙发的那个位置的一个微微凹槽就会想起她来,我经常想去把那里抹平,不然心里空。

喜欢一个作品是因为它表达出我们一直以来想表达却没能表达的东西,一个疑问,一个心结,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终于以我满意的方式表达出来了,我释怀了。
"...
Between the conception
And the creation
Between the emotion
And the response
Falls the Shadow
Life is very long

Between the desire
And the spasm
Between the potency
And the existence
Between the essence
And the descent
Falls the Shadow
For Thine is the Kingdom

For Thine is
Life is
For Thine is the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Not with a bang but a whimper."

----The Hollow Man by T.S Eliot
0
0

回应(0)

添加回应

那条叫做癌症的恶龙 That Dragon, Cancer的更多长评

推荐那条叫做癌症的恶龙 That Dragon, Cancer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