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和电影一样,也是艺术

Ankil

  从电子游戏诞生到现在,剧情已经从以前的一味拯救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精致了,不过可惜的是现在的快餐玩家并不喜欢静下心来体会那美妙的故事,于是现在的游戏剧情主流依然是突突突突突突突突、轰轰轰轰、突突突突、啪啪啪这样的,这口味实在不敢恭维。欧美的众多游戏厂商里,故事讲得好的并不多,它们分别是制作了《巫师》系列的波兰厂商CD Projeck Red、《马克思佩恩》系列的美国厂商Remedy、《魔兽争霸》系列的美国厂商暴雪娱乐、《侠盗猎车手》系列的R星、《龙腾世纪》系列的美国厂商Bioware,还有美国厂商黑曜石,它以庞大复杂的故事和精妙对白著称,代表作为《无冬之夜2》、《辐射:新维加斯》、《永恒之柱》等(什么?你问制作《上古卷轴》系列的B社在哪里?呃...B社的能力似乎是构建一个多姿多彩的游戏世界,讲故事能力挺烂的)

  这些故事小能手大多混得风生水起,也就Remedy的生活还算过得去,而悲剧的则是黑曜石工作室了,制作出来的作品有不少都是叫好不叫座,卖又卖不出,只能经常给别的工作室打兼职养家糊口,也不是说他们没出过大众级别的作品,《辐射:新维加斯》正正就是主流的全3D射击游戏,在《辐射》系列的名声下,本可以打出一片前景的...

显示全文

  从电子游戏诞生到现在,剧情已经从以前的一味拯救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精致了,不过可惜的是现在的快餐玩家并不喜欢静下心来体会那美妙的故事,于是现在的游戏剧情主流依然是突突突突突突突突、轰轰轰轰、突突突突、啪啪啪这样的,这口味实在不敢恭维。欧美的众多游戏厂商里,故事讲得好的并不多,它们分别是制作了《巫师》系列的波兰厂商CD Projeck Red、《马克思佩恩》系列的美国厂商Remedy、《魔兽争霸》系列的美国厂商暴雪娱乐、《侠盗猎车手》系列的R星、《龙腾世纪》系列的美国厂商Bioware,还有美国厂商黑曜石,它以庞大复杂的故事和精妙对白著称,代表作为《无冬之夜2》、《辐射:新维加斯》、《永恒之柱》等(什么?你问制作《上古卷轴》系列的B社在哪里?呃...B社的能力似乎是构建一个多姿多彩的游戏世界,讲故事能力挺烂的)

  这些故事小能手大多混得风生水起,也就Remedy的生活还算过得去,而悲剧的则是黑曜石工作室了,制作出来的作品有不少都是叫好不叫座,卖又卖不出,只能经常给别的工作室打兼职养家糊口,也不是说他们没出过大众级别的作品,《辐射:新维加斯》正正就是主流的全3D射击游戏,在《辐射》系列的名声下,本可以打出一片前景的,但销量上就是扑街了,没钱的这群艺术家现在就只能玩起了众筹,开发小成本的类暗黑45度俯视角RPG游戏了(是的,黑曜石的是一群艺术家而不是游戏工作者)

  因为残酷的市场和势利的投资人(黑曜石被投资人耍过很多次,不止一次差点导致破产),黑曜石没办法像CDPR的一根筋波兰人那样开发出《巫师》这样的全3D高投资ARPG,但这并不妨碍每次它要推出新作品都吸引一堆目光(虽然这目光有点少),《暴君》便是一款非常值得关注的作品

  《暴君》是一部典型的CRPG,45度俯视角,游戏节奏较慢,只比回合制游戏快一些,每个技能的施放间隔为几秒钟(不穿板甲的话不需要这么久,例如法师能缩短到2秒甚至更短),放完技能就是平A走位等冷却了,当然觉得太慢的话也可以按下小键盘的+键来提速,但后面升级后技能多到快捷栏都放不下时,甚至需要时刻手动暂停来分配走位和技能施放以最小伤害赢得战斗,要是你觉得自己反应非常快的话也可以不暂停,所以就节奏来说,前面没啥技能时觉得很慢,后面技能多了节奏就变快了

  玩这游戏,玩家必须放下那浮躁的心,慢慢体验故事,毕竟单单是那种类繁多的属性,要全部记下来是一件困难的事(记不下来的也可以打开任务界面,点击左侧大图标,每一个属性都有说明),而且创建人物的时间甚至长达1小时,除了选种族、选外貌、选职业、选专精这些常规的之外,游戏创建时还提供了很多背景故事供玩家阅读,去理解这个游戏的世界观,从而更好地创建出适合自己偏好的人物(这游戏没有啪啪啪,所以男性角色不选也可以),创建好人物后,玩家还得在世界战略棋盘上一步一步地判断局势,作出自己的选择(每一个选择不仅影响后面的剧情,也影响一个地区的风貌),全部搞定后才能开始游戏。要是你连这个步骤都撑不过去,那游戏还是删除吧,要是你想体会以前那种拿着魔幻小说纸质书阅读的感觉,那就压下浮躁的心态,慢慢地去体会

  毫无疑问,游戏的捏面系统比较……渣,怎么捏都不好看,这其实也没所谓,反正又不是3D游戏,一下就习惯了,而且对话时是以精细的手绘头像来代替的。这个游戏的世界观就是拥有强大能力的霸王凯洛斯几乎统治了正片大陆,现在正在攻打最后还在抵抗的南方盟国——断层之陆,不过很可惜霸王手下的两支辣鸡主力部队在互相打架不肯合作,从而久攻不下,霸王看不下去了,就让主角带着大范围毁灭法术抵达断层之陆,找到两个部队的执政官,当场宣读法令以启动法术,假如7天内依然无法攻下,所有人不分敌友军全都死在法令的无差别攻击之下,故事就从主角抵达断层之陆的那一刻开始

  作为审判庭的缚命者,虽然职位没有执政官高,但因为代表的是审判庭,而且是霸王亲自派来的人,所以别说那些小兵了,就连将军,甚至执政官都不敢对主角口出狂言,假如协助霸王军攻下了断层之陆,开始另一段剧情后,审判庭的司法执政官图农甚至亲自下放权力所有人都要配合主角调查,原话是“对于那些不肯配合的垃圾,格杀勿论”,让玩家也能体验一把身居要职威胁别人的感觉。当然了,和现实一样,虽然别人不敢对你多说什么,但是要是你干得太过火了,还是会奋起反抗的。单单是这个设定就甩了很多整天拯救世界的游戏几条街,更贴合现实,在这个凶险的国度里,首要要务是先保证自己的生存,而且要游走于水火不容的众多势力之间,一不小心就容易得罪人甚至拔刀相向,所以很多选项都要认真观看并作出思考,不然剧情的走向可能就比较悲壮了

  是的,对话的选择大幅度影响剧情变化是黑曜石工作室的得意技巧,而且不像其它游戏那样只有一段短短的话让你猜意思,而是一个长句来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有时候还会出现额外的选项,例如学识高的话可以发现潜在的问题,诡术高的话可以躺在地上碰瓷(你有三秒钟的时间去思考怎么补偿缚命者大人的损失),力量高的话可以直接一拳把对方打成猪头来达成某种协议等等。除此之外,因为审判庭的身份,有时还会有正在争吵或者准备发生冲突的人会让主角帮忙裁决,当然难度非常高就是了,因为情况经常是两难的选择,例如根据凯洛斯贸易法的规定,一个商人能否买卖某样东西是根据每一年的规定来调整的,其中一项就是村民不能兜售来自敌人的商品。于是问题就来了,霸王凯洛斯手下的两支军队是不义者和血色兵团,一个村民在不义者控制的领地内兜售血色兵团的东西而被不义者卫兵发现了,要没收他的货物,他辩称说血色兵团也是霸王的子民,为什么因为不义者跟血色兵团不和就要没收他的货物?这种情况就算听取了双方的全部意见也是很难判断的,当然了,游戏里也可以……暗示对方贿赂自己,只是作出错误判断的话司法执政官图农收到风声后很生气就是了

  《暴君》就是这样充满了各种旁枝末节,让整个世界显得更生动真实,并让主线剧情稳步向前推进,故事说得确实引人入胜,玩得乐趣多多,不过到后面,似乎暴露出了黑曜石能力跟不上创意的缺点,玩家的选择因为阵营问题明显收窄,有时候无论怎么选,结果都只有一个:杀戮。这种残暴的结果让人心寒,明明那关系还能再抢救一下的,没有必要进行大屠杀,甚至连小孩也不放过,玩到后面因为看到哀伤的结局走向而想删游戏了。经过漫长的思考后,决定还是尽力控制剧情走向,结果在曙光正要升起时,游戏结束,出结局。纳尼??????????????虎头蛇尾的游戏我见过不少,虎头没尾的倒是第一次见啊。不过确实按照设想的去继续游戏的话有一点落入俗套,难道黑曜石开发到这里就没钱了……虽然这个结局也较为符合现实,但总有点空虚的感觉

  游戏的背景音乐还可以,战斗音乐不错,可惜似乎全程只有一首战斗音乐,但玩了那么久也没听腻。玩的版本是初版,没怎么修正的,很多人说起黑曜石就是那深恶痛绝的大量Bug,但是……除了第一次打开游戏读图很慢之外,一个Bug都没发现有喔...而且是初版,体验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游戏玩几个小时后就变卡了,读图和保存都很卡很慢,得退出重进。游戏没有官方中文,所以汉化补丁不是选3DM就是游侠网,两家汉化组的补丁都看过了,游侠网的汉化质量比较一致,而且支持最新版本的游戏,但是特殊名词翻译太过接地气,玩起来更像是武侠游戏而不是魔幻游戏,而且人名翻译也很有善恶倾向性,例如审判庭的图农竟然翻译成屠农。3DM的翻译很有欧美特色,霸王军团的领导叫执政官而不是神统,整体的翻译都是依照欧美风格去做的,只有一小部分“接地气”了一下,点到即止,让人莞尔,例如维斯的剑名是“对穿肠”,双关语,但可惜的是翻译质量时高时低,有的翻译看上去就是专家级译者的作品,读起来行云流水,文采很棒,有时候则是明显的机翻,支持的版本也只是初版(大部分对话中着色的名词指上去没有出现介绍),而且有几处Bug,例如跟队友巴里克的一个对话、跟队友整天想着啪啪啪的潮汐法师洛朝的一个对话和追石部落大地什么训练师交任务时的对话,这几个地方会卡住,对话消失,只能关闭游戏,用汉化补丁切换至英文版,过了这段对话后再汉化继续玩,有点麻烦

  RPG游戏除了故事、人物属性、天赋系统和战斗模式,当然还有制作系统了,玩家在占领高塔后,可以选择建造熔炉、图书馆、炼金室、训练场这些场所了,其中熔炉和炼金室分别对应锻造和炼金,只可惜,它们一点用都没,虽然熔炉可以锻造稀有物品和升级捡回来的装备,但完全用不了,所有制作按钮都是灰色的,就算是“需求人员2”的小物件制作也无法点击,明明高塔工人都不止4个了,身上的材料也是非常多,还有招募了锻造大师,上网查也查不到,从占领高塔到游戏结束,愣是没法升级或制作,不过也算了,反正制作物品需要大量的环币,属性也不见得特别好,还是捡回来的装备比较好,炼金室同理。除了制作系统,这游戏里的钱也基本没啥作用,前面一点钱都没,NPC那里的装备又超贵,等到有钱了,野外捡到的装备已经跟NPC出售的品质差不多了,只能拿来训练,但训练也是比较鸡肋,每级每人物只能训练5次,还得千里迢迢跑回去训练,所以到后面铁环币都已经超过20个了,有钱得很,看来RPG的一个共同缺点就是经济系统都做得不怎么好啊。不过游戏除了这两个不能使用的制造系统,还有一个比较好使的法术制作系统,玩家在旅行途中可以在商人里买到、野外捡到、古墙里学到各种咒印,一个属性咒印(雷、气、电等)+一个形态咒印(加强型、球形、直线形)就能创造出一个法术,再用一个或者多个口音强化法术(多个口音和复杂口音需要人物有很高的学识技能才能指派,制作界面里,咒印那里写着该法术需求的学识等级,右侧人物下方则是写着学识等级),比较有多样性,而且人物学识等级提升后,可以打开法术制作界面,点击人物已经有的法术,直接调整,再点击升级按钮就行了,不需要删除再重新指派。另外制作好的法术在游戏界面左下角的按钮里(F1到F4按键选择人物,再点击人物下方的法术制作图标可以看到法术分类图标,同理武器技能、同伴技能、声望技能都能在里面找到)

总体评分:8.2/10.0(游戏独树一帜,给玩家带来一种别样的风格,不再搞什么拯救世界的情节,加上大量细节,让这个世界显得更为真实,可惜游戏收尾部分没有做好,而且制造系统根本不起作用)

娱乐指数:7.8/10.0(刚开始玩家没有法术也没有技能,打得很慢,游戏过程比较枯燥,但后面精彩的对白和故事发展弥补了过去,只是故事结尾时走向刻画和人物刻画不如人意)

  把感想和评价分开来说让人不爽,但剧透的话游戏感受就大打折扣了,只能丢到感想区里,在游戏里积累了不少怨气,总得对那些人物进行一番抨击

  既然霸王凯洛斯几乎统一了大陆,而两支前线军队的作风又那么差,在这种绝对控制的暴政下,遇见的人就不要指望是好人。血色兵团就不用多说了,虽然招收回来的人很多原本都是善良的,但是在那个大环境下,你不残忍地杀人,那队伍里的头头就会觉得你不够格入伍,自然就把你杀了,所以整支军团的人几乎都是让人恶心的,哪怕武器只有干草叉,也丝毫不妨碍他们嗜好于血腥与残杀。你和他们好的时候,他们喜欢把你叫去敌军的陷阱里让你遭到埋伏,当你勉强逃了出来并回到他们前面时,他们露出吃惊的表情说你竟然能回来并表示这只是一个玩笑,你骂他们的话还不高兴,可见其品质的恶劣程度

  不义者看上去虽然纪律严明,也保护居民不受侵犯,但别被他们表明的“文明”蒙蔽了,司法执政官图农说了,战争执政官艾史虽然是贵族,表面彬彬有礼,但可能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从他们对待断层之陆的人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南方人在他们眼中就是没开化的野蛮人,连给他们擦鞋都不够资格,生来的意义就是死在他们那些高贵的北方人的剑下,而且还得谢谢他们给予的这份“荣耀”,假如这只能见到他们那恶心的一面的话,游戏后面遇到的事情就更让人大开眼界。而这,则是不得不提到他们的指挥官艾史了

  格雷文•艾史,在刚刚见到他的时候,说话彬彬有礼,对待缚命者也非常的有礼貌,表达观点也有理有据,与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的窃语奈拉特相比,似乎是个明智的领袖,所以不义者和血色兵团争吵谁当前锋攻击登天大殿时,选择了他们。但打着打着就发现不妥之处了,首先,在内战爆发之前,即使缚命者对不义者表示出了好感,却还依然派出了巴里克跟随,而且你不能拒绝,表面上是保护主角,实际是监视。当然了,血色兵团的机密执政官也不傻,早在主角抵达断层之陆时就已经先把维斯安插在主角身边进行监视了,真不愧为机密执政官,各种小道消息灵通得很。除此之外,不义者还啥都不干,所有的活都让缚命者去做,除了因为他们自己擅自抽调人手导致战力不足之外,更大的原因是艾史本人,他太过注重自己的军团,力求一个人都不挂,但怎么达成这个目的呢?霸王派来的缚命者就是个很不错的工具了,要是没了主角,他们这群辣鸡军团就啥都做不成,也正是因为这种极度自私的行为,加上对南方人的极度蔑视(有血色兵团不满意使用干草叉作战而申请加入不义者,但被当面拒绝,理由是无论南方人有多好打,终究配不上他们),导致了内战的全面爆发。不仅如此,就算替他们做了很多事,艾史对主角的态度反而越来越差,地位甚至都比不上他军团里的一个普通士兵,

语气,更过分的是,当把他女儿救出来后,他因为自己的事情迁怒于缚命者“要是你敢在军中散播这种流言导致不义者名誉扫地,我就叫图农把你的头砍下来!”,当时就怒了,你这辣鸡执政官敢用这种语气跟审判庭的缚命者说话?手上的证据多到能让审判庭直接送这废柴到另一个世界去。不义者的恶劣行径还不止这些,因为怕损失人数,他们计划把整个石之海永久毁灭,包括上面的村民,让藏匿在这个地方的血色兵团因为没粮食而饿死,从而不战而胜,无论玩家怎么反对,艾史都不管直接就同意了这个计划,这种行为比霸王的暴政要恶劣很多倍,即使是破坏最大的风暴之法令,也不至于毒害大地,但不义者做到了这点。后面内战的最终攻坚战时,他的态度低劣到了极点,甚至都不愿意派出哪怕一个士兵来协助主角攻打窃语奈拉特的总部,当经历极其艰辛的战斗后,他的丑恶嘴脸更是暴露无遗,威胁让主角直接臣服于他,不然只有死路一条。要不是因为缚命者一直在最前面为他们作战并且声望甚高,导致大部分不义者士兵都赞赏有加,他看到情况不妥马上改口愿意臣服主角并给自己找台阶下,说不定还真的想动手呢。攻打窃语奈拉特时他给主角分析,“你帮艾史做了这么多,但他正视过你吗,你的地位甚至都比不上他的北方亲属”,但是这分析意义不大,因为表现得实在太明显了

  维斯,来自血色兵团最恶劣的队伍,性格自然也喜好混乱,主角越坏她就越喜欢,当主角一直表现出强大的一面她就不会背叛,甚至会为了主角一起参与攻打窃语奈拉特这样极度强大的血色兵团领袖(那一战真的极度凶险,要不是手持神器的话要打赢不是易事)。本来跟她深入对话时,已经让她跟巴里克的感情变好了,但是很可惜巴里克不接受她(已经有了同伴合作技),最后主角统一了断层之陆后就离开了,学着窃语奈拉特那样组建了自己的小军团,继续那种充满杀戮的日子

  巴里克,他的性格跟他的罐头装备一样固执,注重荣耀,当然这种荣耀也只是不义者眼中的“荣耀”而已,看不起南方人是他们的通病,不过跟老古董艾史比起来,巴里克还是比较容易说服,可以纠正他的观点,我不知道假如真的杀掉艾史的话他是站到一边去还是跟主角一起打,没试过,反正审判庭里指控艾史的话他表示要是艾史被判死刑就活不下去了。而自己的宝贝技能则是要到好感度3才肯教,还只教一样。要是跟不义者持反对观点,他就对主角感到恐惧,但还是一直跟着主角的,结局时负责给主角训练不义者的新兵

  兰崔,羽墨学派的法师,其实也是窃语奈拉特派去当卧底的,说服学派的人归降霸王,后来羽墨学派的人因为太过自大,认为自己能对抗霸王的力量,结果直接被火之法令群体秒杀,然后这家伙就逃跑了,逃跑过程里遇到文瑞恩御林军就在一起,结果被血色兵团袭击捉住了准备吊死,见到缚命者找人破译密文看到生存机会马上求救,做卧底做到这种程度也是挺失败的。不过他跟其他人相比,勉强算是一个好人吧,已经是挺难得的了,在战术上,他也是唯一一个治疗队友,而且超高的学识技能可以学习极高等级的治疗法术,对战斗大有帮助,当然其实不带他也没啥,反正后面学习到治疗咒印人,人手一个治疗技能,加上药水已经能自给自足了。但是他说能跟着主角非常高兴,因为从来没人能连续宣读两次法令,所以必须跟着记录所有的事情写成传记,以后可以流传下去。每登上一座高塔都要感慨一番,到后面还经常YY这传记能让他变得非常受欢迎,“什么?这位小姑娘想知道缚命者那多彩动人的事迹?你可问对人了,我们到床上去细细研究探讨吧”。结局时他一直在写传记,并和主角进行讨论,但是反应和记忆力都随着年纪变大而越来越不行了,也不知道他勾引了多少小姑娘到床上去进行学术研究,还是只是YY一下而已

  洛朝,文瑞恩御林军的首席顾问,强大的潮汐法师,首次见面时即使是在战争中也礼貌地对霸王的俘虏情况进行询问,不过在登天大殿时似乎实力不怎么样,总觉得她是放水的好加入主角。因为切换队友很麻烦,本来想带她出去的,但是那时候已经打到了结局大战,怕容易出事最后还是没带,于是她整场游戏都在塔上看风景了……同时她也是队伍里最污的,整天YY着啪啪啪,到后面还光明正大地表示“假如我统治了这个世界的话,一定会让每一处地方都充满着【哔】的景象”,不过由于没带她出去,所以没有什么交互

  西林,应该是诗歌执政官,唯一善良的人,但却不是圣母,要是你表现得太无私,她会不喜欢,说“假如你总是这样无私地帮助别人,总有一天你会穷得连衣服都没有流连在街上的”。曾经打算刺杀霸王凯洛斯,失败后被装上了头盔来压制她的能力,所以这个执政官当得也是挺悲催的,孤身一人,还在机密执政官手下办事,地位并不平等。由于长期处于被人恐惧和憎恨的环境里,所以不能指望她的性格会很好,第一次见面时甚至对缚命者进行精神控制来调戏(摘除自己的头盔,实际上她知道没人能摘下来),后来主角把血色兵团打跑后她就藏身在利希安路口的大房子里控制群众,让他们成为崇拜她的教徒,带她出去过一段时间,技能超级多,但是习惯了跟维斯打,导致一时面对这么对技能有点不知所措,最终大战还是让她回去了,而且很容易让她反感而且没得解释,明明主角也是很无奈的。结局里可能好感度不够,只有2,所以她又跑掉了,到深山里组建自己的教团

  影杀,女兽人,和维斯一样倾情于无尽的杀戮,所以她们俩互相欣赏,也是唯一一个每次见面都能刷好感的队友,做法很简单,就是问她最近狩猎怎样了,她都会滔滔不绝地说到哪杀人去了以及遇到的故事,但问得多了之后就不涨好感了,再多问几次,她就会说“为啥兽王整天问我狩猎得怎么样,你是想和我一起出去吗”。因为部族被霸王的不义者军团逼到绝境而加入主角,觉得主角很强,愿意放弃自己的兽王地位,让主角当兽王,为兽人部落谋福利,远离霸王的威胁。只要主角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她就会非常忠诚地跟着主角征战。不过后来在追石部落那里遇到问题了,无论怎样交涉,追石部落都不肯让不义者通过峡谷,即使千里迢迢回到高塔换影杀出面,结果也是一样,最后只能进行大屠杀,男女老幼,一个不留(全部杀掉才能完成任务继续剧情),杀掉后影杀问队友为什么要屠杀一个没有威胁的兽人村子,眼神里渴望着主角说这一切都是被迫的,而不是把兽人全部赶尽杀绝。但是后来在曙光高塔下,还是被迫进行了另一次对追石部落的大屠杀,她就没有再问了(我知道可能会这样所以在交涉之前让她在队伍里了)。结局里,因为追石部落遭到大屠杀,所以兽人部落一蹶不振,她留在队伍里也再没意义,所以对主角统一断层后的收尾工作不感兴趣,就自己跑去野外猎杀霸王落单的军团了

  图农,审判庭的领袖,也是主角在外面能挺直腰板说话的坚实后盾,执行绝对的法律,不管你动机是什么,只要是犯法的,一律按法处理,绝不偏袒,假如执政官犯法,只要证据足够,也直接把他们送上绞刑架。所以在外面审判案件时也不能乱来,不然会惹他发火,毕竟没了他的话,主角就真的是个小兵了。只是我对凯洛斯法律的理解和图农有三次不一样,第一次是上面提到的商人,他卖的是血色兵团的商品,没有触犯贸易法,属于钻了法律空子,但假如不判没收的话,图农会生气,只能没收。但第二次开始,我遇到了同是缚命者的一位女性,按照她做的事情来看,肯定是刚成为缚命者不久,眼里充满了正义,觉得审判庭就是光明的地方,能驱除一切的不义和邪恶,所以她看到两个血色兵团的人在虐待一个南方妇女时挺身而出,在争斗中把两个施暴血色兵团的人打死了,然后兵团的小头头把她扭送到审判庭里,图农对她的行为表示很失望,并要判处她杀人罪。她觉得自己很无辜,正好这时主角抵达审判庭进行调查汇报,图农因为最近的事件而觉得主角对法律的理解相当不错,就让主角来负责审判这案子,让她心息。在审理过程中,假如问到图农为什么法律不保护受害者时,他说“这不是很明显的吗,凯洛斯的法律只保护凯洛斯的公民,而南方断层之陆的人不受法律保护”,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他只想看到杀人罪的成立,因为法律就是这么写的。但是在我看来,断层之陆已经被霸王攻下了,南方人民理应就是霸王的子民,也就应该受到法律保护,怎么可以因为还没有通过正式的占领程序而剥夺这份权利呢?但是游戏没有讨论的选项,很明显,我不想这位善良的执法者被判杀人罪,她的信念至少在这刻要成为现实,所以我就下定了决心,就算图农非常生气,也要救下她,便在审判过程中引导证词的方向,钻了法律空子,从而让她被无罪释放,当然图农也非常震怒,因为这做法包含强烈的个人意愿,对审判庭是一种侮辱,旁边的血色兵团小头头也在冷嘲热讽,说主角这些年的法律白读了,回家耕田去吧。第二次就是在石之海村子里的兽人左爪审判,一个兽人浑身是血地被捉起来了准备吊死,鉴于村民与兽人一直水火不容,所以单单说要进行审判就惹来了众怒,他们认为这种畜生不配享受法律的权利,更不用说他们不是法律的保护群体了。审判开始后,跟村子里的人都交谈过,没有一个人亲眼见到这个兽人杀人,所以理应由于证据不足而被释放,不过这也招致来了更巨大的众怒,自然也包括图农的,我觉得图农对于法律的理解实在是太死板了,所以第二次作出相反的判决一点都不后悔,虽然有讨好影杀的意向,但假如左爪真的杀了人,还是得依法处置的。至于之后图农臣服主角,自然也接受了,毕竟他对法律的维护还是非常坚决的,至于那些死板的理解,可以通过修补法律进行解决,只是……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主角只有五座高塔,手下只有几个队友,竟然背叛凯洛斯……这不是作死的行为么,更不用说连影子执政官也挂彩了,这样子审判庭根本没有震慑力可言,这样的兵力要对抗北方王国,和拿着干草叉的农民要反抗正规军有什么区别?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没有指控艾史,不然的话,不义者变成敌人,加上血色兵团和霸王北方军,就几个人去对抗的话,还不如一头撞在豆腐上算了……

  其实很在意的还有文瑞恩御林军的一个人,她被兵团捉了起来殴打,准备处死,她很怕,就把御林军的事情全部供出来了,并愿意加入兵团,但是兵团不接受,我提议让她回去做卧底并尽力说服兵团的人答应,她感激地跑了回去,其实我只是单纯地想救她而已,再次遇上的时候哪怕她又一起对抗霸王军也没所谓。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一诺千金,真的回去当卧底了,但是却死在了御林军手里,我的前面,多次读档想救她,但都无法阻止剧情杀,那是我玩这个游戏时第一次如此的伤心。另一个是御林军的领袖,在跟她的对峙里,差一点就能说服她投降的,但她坚信霸王不可能对同一个人给予两次仁慈,最后奋战到最后一刻,游戏也没说她的下场,反正应该是不好了。还有一个是情同兄弟会的副官威尔森,她想回到利希安路口,毕竟那是他们的家,但又很烦恼指挥官最近变得疯疯癫癫的,怕他会把青铜兄弟会带向毁灭,当时想告诉她我们把那家伙杀掉让她当指挥官就行啦,不过游戏没这个选项,到后面剧情指定要杀她后我才发现,她应该...是喜欢着他的,至此,青铜兄弟会全部覆灭,几乎一个不剩。还有一个就是利希安路口的一对拉拉,第一次就觉得德亚并不喜欢她的妻子,但是游戏也没对话让你进行下去,而经过打听,她妻子菲德拉是这个领地领主的外孙女,拥有这个城镇的继承权,而且人很善良,后来青铜兄弟会进攻路口时,德亚趁乱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并嫁祸给青铜兄弟会的人,后来经过调查跟她对质,她把一切都说出来了,杀自己妻子的目的是因为她妻子太过善良,明明自己生活过得不好,也不愿意多收商人税,导致那些商人的生活比她们还要好,所以她把继承权抢过来,自己想收多少就收多少。我听到这后拔刀把她杀了,然后利希安路口的声望瞬间变成仇恨,原因是没来得及告诉其他人真相,我又读档了很多次,试了不少选项,都是声望大降,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恨吧,既然德亚想通过高税收毁掉菲德拉要守护的地方,那真相本身就不重要了,她必须死,只是,那对白依然让我难以忘怀,“为什么你一定要杀她,还有很多方法来赚取环币啊”,“那是因为你是缚命者,身边的人都巴不得塞钱给你去帮他们干活!”

  游戏最后还是仅仅止步于统一断层之陆,其实这也没啥,只要让玩家能开始执政并处理各种事务就行了,但是黑曜石没把这部分制作出来,就这样打出动画结局了。几个队友除了巴里克、兰崔和洛朝,全都跑路了,加上不义者的那一丁点人,兵力还是很寒酸,但总比啥都没有要好,这帮人心还真大,幸好有五座高塔在,虽然施放的法令没有凯洛斯的那么强大,但是可以超远距离施放也算是拥有了平等的实力吧,也许因为这样,凯洛斯才不敢再贸然进军断层之陆,而形成了暂时的和平吧

2
0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君 Tyranny的更多长评

推荐暴君 Tyranny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