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欠了很久很久的舞

[已注销]
2016-05-14 看过
在三刷海葬 EP1+2之后,我的想法发生了强烈的变化。在一刷的时候我和很多人一样,会觉得Elizabeth死亡的结局真的是……非常的what the fuck!但在反复咀嚼之后,我认为本作的情感质量依然是非常之高,高到几乎完全可信,虽然残酷但仍不失是海葬最合理的解释。

简单地说,Elizabeth在海葬的两个篇章之中完成了她对父亲的追随。首先她成为了Comstock,然后成为了Booker。她在第一章中变成了那个卑劣自私的父亲,利用穿越时空的超能力完成了一己私怨,然而在第二章找到了那个崇高的父亲,并最后模仿他的行为解救了一个无辜的女孩。

============================
Elizabeth在第二章看见Booker的幻影,这个情节的设置可以归纳为裂境能力在她身上坍缩的余波,或是她自我的心理折射。我认为这个情节的设置可以说是必然,正因为Booker其实是她心中的英雄,是她渴望企及的目标,尽管她可能并没有在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一点。但除了Booker,又有谁能够在海葬第二章这么困难的时刻引导她呢?哪怕这只是她自己的一个幻想,但她并没有想到其他人,而是自己的父亲。

Booker与她的对白蕴含了她的一点点的转变,简单说来,两人的对话从最初的质疑,到Elizabeth明确的表达思念,再到Booker在Elizabeth与Ryan的人马战斗前的打气。我认为以下这段对话蕴含了海葬DLC的整个暗藏的中心思想:

E:“我和你不一样。”
B:“人们总是低估你。你会表现出你真正的强大一面。”
E:“我曾经不想变成和你一样,但结果好像最后我还真的是你的女儿。”

这里可以很简单地解读成,Elizabeth拥有优秀的血统,而这优秀的血统在关键时刻发挥出的战斗力让她成功击败了强大的敌人——Booker有印第安人血统,Elizabeth在无限里看见他击倒巨臂匠,由衷承认过他真的是本领过人——但仔细回顾一下,Elizabeth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战斗,也不是裂境所带来的超人能力,而在她拥有过人的勇气。在从高塔中被救出后,勇敢面对了一个复杂又困惑的社会;在使用裂境救活枪匠林晨之后,勇敢抵抗了穿越现实和生死所带来的冲击;在Daisy Fitzroy企图(假装)想要枪杀无辜幼童的时候挺身而出,让自己双手也沾满了鲜血。

值得一提的是,在刺杀Daisy之后,满身是血的Elizabeth叹息过一句:“这一定是因为我有这样的血缘吧。”讽刺的是,这句话尽管是在指Comstock有残酷无情的性格(她当时并不知道Comstock是自己的生父),但却歪打正着地暗示了她也有着Booker果断勇敢的个性。

======================================

正如很多人对海葬结局无法接受的一点,在于Elizabeth从未度得到过幸福。除了刚刚逃离高塔,天真无邪的时刻,曾经在海滨码头随着音乐跳了一次舞的时刻,她的一生充满了折磨和人为的苦难。自幼被拐卖,二十年被囚禁,一只怪鸟是她充满矛盾的狱卒和朋友,曾经以为是拯救自己的英雄却是为了把自己拐去还债的骗子,曾经以为的圣人却是虚假之人,甚至一度以为这假圣人是自己的父亲,然后又发现这假圣人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然后发现关起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到最后甚至连母亲都是假的;随后再次被怪鸟绑架,被迫参与了恶毒的实验,最后好不容易获取了彻底的自由,却发现生父便是一切的始作俑者,而为了从这巨大的轮回中解脱,亲手在河边溺死了父亲……

写到这里我已经有些忍不住要哭了。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人生竟然如此艰难,甚至最后还背负了难以承受的罪恶感;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是在塔里读书,幻想巴黎,还有和一群陌生人在码头跳舞。不得不再次感慨她的勇敢……和心胸开阔,要是随便换一个角色,哪怕是换最后幸存者的Ellie,恐怕也是难以招架面临崩溃的。

海葬第一章最让我感动的一幕是她和Booker在舞台上共舞的那一小段。如果你看得足够仔细,会发现Elizabeth的表情非常非常的微妙——是一种充满了期待又略带厌恶的感觉。回忆一下当年在码头上她邀请Booker跳舞被拒,这是一支Booker欠了她很久的舞,这是Booker,但这又不是Booker。

=========================

因为她的心理实在是太过复杂,以上文字可以算是一点对Elizabeth的心路和性格分析。那么让我们顺着这样的心理情况,设身处地把自己当作Elizabeth,代入海葬第二章那个情景之中:这也是游戏本身希望我们做的事情,所以主角变成了Elizabeth。

动机

第二章的片头,其实Elizabeth已死。但超越现实的薛定谔Elizabeth看清了自己的问题:因为对Comstock的仇恨,所以设下了圈套和诱饵,逼得那个Comstock以最凄惨的样子死在了自己面前。就像开篇所述,善良的女孩此刻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那个人,那个邪恶的父亲。她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杀死了一个远离仇恨并想真心想要拯救养女Sally的Comstock。尽管有一万个理由她仇恨这个男人,但罪恶感和正义感最终让她选择了不要走开,而是离开梦中的巴黎,回去阴暗冰冷的海底去收拾自己犯下的罪孽,拯救那个陷在烈焰中的无辜女孩。

这种勇气是发自内心的,继承自真正的Booker的精神,无论这是自发、源自血缘的,或是因Booker拯救她而树立的心灵榜样。她选择放弃自己超越时空的身份,以一个烈士,或愚人的方式去完成一个极其困难的任务:Bring back the girl to wipe away my debt.

(我认为海葬二没有明确地再现这句名言是一个失误。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解释Elizabeth动机的方式,比起她自己畏畏缩缩地在精神世界里强调理由要来得更可信)


赎罪

一条贯穿Bioshock Infinite暗线其实是救赎。Comstock,Booker都有过自己人生中的救赎,因此作为女儿的Elizabeth也继承了这条暗线。血债血偿,除开NPC,Elizabeth手上至少有三条人命——Daisy Fitzroy,Booker Dewitt和Rapture的Comstock。一开始,她自己至少认为Daisy是罪有应得,或者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相应地她自己付出的代价是剪断一头黑发因为它们已经沾满了鲜血。Booker的情况非常特殊,他的死某种程度来说是自杀,但缘在拯救Elizabeth,也是由Elizabeth亲手溺死。而Rapture的Comstock则是真正由她自己策划的一出冷血的伪装正义的谋杀了。

犯下这些罪行的人,和任何罪人一样,都会背负上杀人的心理负担。在回到哥伦比亚的那一段里,Elizabeth得知Daisy是真正的烈士,为了实现自己的革命理想和赎罪,为了引导她自己变得成熟而牺牲了生命,为了斩断轮回(来自Daisy最后的录音带)。生命中所杀的两个人,实际上都是为了斩断这种(来自编剧的)恶的循环,这对Elizabeth造成的冲击肯定是无比巨大的。再者,Elizabeth本人也有着潜在的这一渴望,这可以从她喜欢的歌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清楚地了解。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作为一个犯罪的人,获得救赎的唯一途径是什么呢?只能去拯救他人,哪怕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辞。


Elizabeth之死

这是一个沉重的时刻。Atlas企图用破坏前额叶的酷刑来拷问Elizabeth,却遭到了她的嘲笑:
“你觉得破坏了我的记忆,最终得到解脱的人是谁呢?谁才是这一行为真正的受益人呢?请吧,请你动手吧,我求之不得。”

这个自暴自弃的瞬间,我们可以得以一窥Elizabeth的内心。一生苦难,死过一次,被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困在漆黑孤独的海底城……一死了之可能是此刻最美好的事情。直到Sally被作为人质威胁,她才几近崩溃地用尽最后的力量和勇气,在Booker的幻影引导下回忆起了自己必须完成的一件事——拯救无辜以获得救赎。

救赎真是个奇怪的东西,犯了错误的人倘若没有获得拯救,那么即便是死了也无法原谅自己。

直觉告诉我,从那个时候起Elizabeth的心其实已经死了。推动她完成最后任务的无非是一股意愿,最后发现would you kindly只是顺便刚好罢了。任务完成,The girl is back, the debt is paid。无辜者得到了拯救,她可以安心离开,死亡在此刻只是一种甜蜜的温柔罢了。不需要反抗,不需要逃避,不需要有巴黎,不需要有Booker,因为有人说过:

拯救了一个人即是得到了全世界。

==============================================

一点感想

海葬是一个远未达成精雕细琢的游戏。尽管强大的团队完成了一个惊人的举措——让它和数年前的第一代游戏接轨以实现了闭环,但细节的缺失,游戏长度的不足,角色塑造的力度,都使得它的沉浸感大为失色。这也是为什么它的结局遭到了众多的差评。比起无限中Booker为Elizabeth牺牲生命的结局,海葬的结局显得很没有说服力。无限的结局可以说是在错愕之后能意识到的“这是体现我的爱的唯一的答案”,而海葬的结局只能说是逻辑合理、情感的合理性欠缺很多。很多人的看法可以归纳成一句话:“我根本都不知道Sally是谁,她就是个剧情道具而已!为什么我心爱的elizabeth要为了一个道具奉献出她的生命??”由此可见,本文所分析的Elizabeth的心理活动塑造得极为薄弱,在下也只能推敲到这个只能说是“合情合理”的地步。

除非你非常了解整个Bioshock Infinite,而且要了解到非常透彻,对这些角色心理都知根知底的程度(在下已经通关了5遍),否则海葬的结局的确是难以下咽。个人觉得海葬欠缺了两三个突出主题的亮点,比如从来没有交代过E有过“救这个女孩来还债”的想法,比如从来没有交代过E对亲手杀死Booker感到后悔(后悔杀死Daisy倒是有),比如太过执着于打破循环这句显得有点肤浅的话……

事实上,我认为最最最最最欠缺的是最后伸向Elizabeth的那只手。倘若能够在垂死的幻觉之中,让E不仅仅看到Jack拯救Little Sister的画面,然后有一刻在一片粉金色的夕阳下的沙滩码头,在一群陌生人的环绕中,在欢快风趣的音乐节拍中,有Booker牵着她的手在一起跳舞,那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是的,巴黎根本不重要,Jack根本不重要,Sally在最后也不重要。重要的是,Booker欠Elizabeth一支舞。
65 有用
0 没用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生化奇兵无限:海葬 BioShock Infinite: Burial at Sea的更多长评

推荐生化奇兵无限:海葬 BioShock Infinite: Burial at Sea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