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赛博朋克2077中体验了做女性的感受,对男人和摇滚乐有了新的认识

VirginBoy王绥
2021-01-28 看过

(有情节剧透,介意勿点,不过如果你不在乎那也没影响)

进入赛博朋克2077的游戏界面后我遇到的第一个选择就是选择我的角色性别,为此我还特意打开浏览器查了一下角色性别对游戏内容有没有影响,发现没有什么大影响后我又犹豫了几分钟,然后选择了女性,进入了捏人页面。我把捏人看做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来做,足足捏了两个小时,不过两个小时的时间是值得的,此后每次我打开物品栏,都忍不住赞叹:“啊,我可真好看啊!”

嘻嘻,没有人比我更好看

不过角色性别还是对我的游戏体验造成了影响。以前我玩的所有的游戏主角都是男人,这让我好像默认了游戏主角的性别会和我一样,一个游戏玩下来完全察觉不到性别因素。而这个游戏的全程第一人称视角造成的代入感太强烈,虽然第一人称视角看不到自己,但我涂了美甲的好看的手和女性嗓音,时刻都在提醒着我,我是作为一名女性生活在这座城市,我真的是一个女孩。而这一点造成了根本性的感受变化。这样说起来有些本末倒置,因为多少女性都在追求能够作为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而我拥有了女性身体后,竟然首先做的就是高举起自己的女性身份,然后满怀期待地准备迎接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在这个世界里的生活。呕,这就是你让一个2020年的直男大脑进入2077年后会发生的事情。

这个游戏的性别设定其实真的很不错,普通的市民式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中你看不到任何性别审视,对话里完全找不到像“噢因为你是个女孩儿”这样的话,社会性别不再是一件存在的事情,帮派混混、警察、保安等今天的世界里以男性话语为主导的职业,在游戏里全部都是男女参半。虽然满大街的Dolls毫无疑问是人的肉欲放大到了极致的产物,围绕着Dolls也有一些性变态者的恶心故事发生,但这种极致的物化也是双向的,脱衣舞厅的橱窗里随处可见卖弄风骚的男舞者。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平权思想在2077年已经根植进每一个人的心里,人们已经消除掉了除物理层面以外的所有性别差异,物理层面的你也可以通过义体改造和其它什么科技来完成。

可我是个2020年的男性,缺席了中间57年里性别运动的进程,一头扎进2077,仍然带着自己陈旧的性别意识看待周围发生的一切。就像今天的我们看五十年前的人们一样,我猜游戏里的人看我也会觉得不可理喻。不过随便他们怎么想,我承认我的时代局限性,在这个游戏里做一个老古董女孩也没什么不好。

作为一个老古董女孩,首先要做的事是审视男性。我认为现代社会中,除了男性对女性的凝视,女性也对男性有一种审视态度。你可以说这基本上是父权制的产物,是传统上认为男性是追求者、女性是被追求者造成的,在这种社会制度的分工中,男性需要负责想办法去获得女性的青睐,无论是通过让自己变得有趣、让自己有钱有权,还是通过做一些事情来打动对方。但如果不从这么父权的角度想,也可以是因为相比起女性对男性,男性对女性有一种更为直接的性驱使,这使得男性会更为主动地去追求女性,于是女性则不得不扮演一种筛查者的角色,带着审视的态度,好把那些吸引力不够的排除掉。我想相比起性别议题,这更像是一个谁更需要谁的问题,你可以同样看到这种审视态度出现在一些优秀的男性身上。

而我,是一个超级漂亮的女孩,漂亮且自知,所以我绝对要好好审视一番那些出现在我身边的男人。想到自己是一个拥有绝对容貌自信的女孩,我就感觉很好,甚至都有点趾高气扬了。每当有一个男性NPC出现在我面前开始跟我讲一些话,我嘴里就冒出一声“huh”,然后在电脑前高高翘起二郎腿,扮出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well do it, impress me, let me see what you got. 然后我就发现了日常生活中作为一个男的我永远意识不到的事情,那就是,当你试图接近一个女生时,你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女孩其实都知道。你说着一些自以为很机灵的话,其实在女孩看来,你的意图性都溢出来了,继续陪你玩下去只是因为想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当游戏开幕遇到杰克,和我坐在巷口的台阶上他突然开口约我去吃饭时,我在电脑面前露出了冷笑。虽然就算我选用男角色,杰克也会约我一起去吃饭,但那一刻我深深沉浸在了自己的女孩身份中,自认为看透了他的意图,心想不是吧老哥,就因为咱俩因为偷车的事被警察一起抓到了,你就想约我出去?太不体面了吧也。同时我心里面偷偷做起了计算,把这个男人从头到脚评价了一遍。杰克并不是我的type,I mean,有句港句,他一点也称不上帅,至少不是那种你第一眼看到就会动心的人。此刻他只是一个顶着奇怪发型的老哥,散发着一种暧昧的vibe,我心想不了吧,但同时又好奇这男的接下来还打算干啥。于是我站起身,却失去了对剧情的掌控权,屏幕上出现了很长的过场动画,我和杰克在街上说说笑笑,他总是走在我前面,讲到激动处转我身来看着我手舞足蹈,天哪,我脸红了,这是什么偶像剧剧情。我们一起做事,和大佬谈判和黑帮搏斗,一起被傻逼揍掉牙齿,一晃度过了半年时间。草,看样子这个游戏是要我默认我们是过命的交情了。

杰克转过身来,手舞足蹈

半年之后我们一起执行一个任务,去救一个人,结束之后他想借我的车去约会他的女孩,然后我才意识到他真的对我没那意思,是我自作多情了,淦。不过我是一个漂亮女生,对靠近我的男人这样预设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吧,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

游戏里与人对话时经常会遇到选择,几个意思不同的选项列在那里,你需要选择自己要说的话。这些选项一般是你要说的话的核心意义浓缩,肯定、否定、中性或是某个目的性。我时常遇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答复的境况,犹豫了半天选择了我的回答之后,却听到我的嘴里说出了很长很长一串情商超高的话,每次我都忍不住惊叹,天呐,这也太会说了吧,照顾到了每一个人的情绪,又完美地解决了问题,做高情商美女的感觉也太好了吧。然后我又突然意识到,妈的,这不是现实生活中那些女生对我说的话吗,拒绝了我还能让我乐呵呵的,啊,这种女生可真有魅力啊。不过风水轮流转,现在魅力女性是我自己了,作为一个魅力女性,我逐渐理解了这种高情商其实是一种迫不得已,你一定要灵活使用糊弄学才能打发掉那么多黏着你的麻烦事。

唉,应付那些一眼就能看穿意图的男人的靠近真是无聊透顶,所以对于那些没有任何意图性的男人我永远充满好感。瑞弗就是这样一个男人,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满脸忧虑,为自己手中的案件发愁。我们一起探案,他注意力全放在案子上,一句闲话也没有,这可真是太性感了。老实说,瑞弗绝对是这个游戏里最有性吸引力的男人吧,当他穿着他的那件大外套,和我一起走在大街上,我心里总会产生一阵悸动,望着他高高的个子浮想联翩。坐在他车里的时候,他嘴上不停地在讲我们正在调查的这个非常黑暗的案件中的线索,我看似认真听着,其实一直偷偷盯着他看,看他耳朵上的金属耳坠,微厚的有点胡渣的嘴唇,棕色的皮肤和坚实的胸膛,oh my god he’s soo hooot,我盯着他凸起的喉结狂咽口水,心里几乎叫了出来,草,能不能让这个男人闭嘴呀,我一点也不关心这个案件的任何线索,pull over please,我保证我身上有更重要的线索!

He's sooo hot !

Ride with瑞弗之后,我心里就决定一定要ride on his dick。我一个异性恋男玩家,却在游戏里这么认真地攻略男人,草,我不知道我咋回事。就连对朱迪妹妹我都没这么上头的,对朱迪妹妹我产生的也只不过是男人身上常见的一种救世主心态,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想要帮助她。不过我猜期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吧,在后续和瑞弗的进展中我越来越感到失望,期望和失望的转折点就是他开始喜欢我的时候。有一次他的外甥被一个精神变态绑架了,一起救出他外甥后他终于卸下了往日的压力,头一次的,我们之间的空气里出现了暧昧的味道。他打电话邀请我去他家玩,开始对我有所行动,而这真的有点打碎我对他的幻想。我喜欢的是那个学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执意调查案件被警局开除的正义警探。而现在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了,攻略我的方式和其它男人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甚至还更lame。我突然感到depress,心想,fine, I guess this is it. What do I expect for. 第二天我穿着他的背心,从他的家里走出来,那件背心好大,直接垂到我的腿上,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男友质地,但对此我心情复杂。我觉得我再也不会见他了,但我会穿走他的背心,作为对这一段日子的纪念。Bye my lover. 对不起了。

但除了ghost他,我还能怎么办呢?他living in the hood,是个很传统的男人,重视家庭。当时我们暧昧的气氛中,夹杂着某种和家庭有关的暗示,这让我感到有压力。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们海伍德的街头小子,可是要成为传奇的,怎么可能会end up和这样一个土老帽生活在一起嘛。这时我想起了杰克,因为西裔移民的背景,他其实也蛮重视家庭的,而且讲话也很lame,但因为我对他本来也没什么期待,所以这些就都还可以接受。不过杰克倒让我理解了一种男人类型,那些普通的,又构成这个世界很大部分的男人。没有什么直接的扑面而来的魅力,却依然能收获属于他们的爱情。我和杰克待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会很有安全感,他好大一只,又高又壮的,叫我chica,用西裔口音笨笨地表达,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但让我感觉舒服和他待在一起。虽然lame joke很多,可只要想到他说这话时是好意的,是在尝试着逗我笑的,我就会感觉好甜蜜。在某一刻我爱上了他。那是长期相处中滋生的爱,相信它比第一眼就电光火石般擦出来的要更有力量。

而相较于其他的男人,强尼·银手则完全在标准之外。他是五十多年前的摇滚明星,充满个人魅力,一生都在和荒坂公司对抗,因为认为公司权利只手遮天,残酷压榨底层民众。事情结束于2023年他往荒坂公司大楼里扔了两颗核弹,并且死在那里。死后他被荒坂公司定性为恐怖分子,意识被提取,并存在了一个芯片里。我并没有期待过一个这样的人,可他却来了,以一种摧毁性的方式。

起因是我和杰克接到一票大的,要去偷那个芯片,过程中任务败露,慌忙逃离中摔坏了芯片的保护盒。为了保护芯片,杰克把它插到了脑袋里,又在死之前把芯片转交给我,我插进了自己的脑袋。后来我也死了,但芯片的作用使我起死回生,并在活过来后面临一个棘手的情况,芯片正在侵占我的意识,用不了多久,我的意识就会被这个强尼银手彻底覆盖,届时我将不复存在。

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有多讨厌这个男人。第一次和他照面的时候他靠着墙站在我家向我要烟抽,我不抽烟他就让我下去买,赤裸裸地物化我,骂我婊子,说我是个被他操的玩意儿。我快气疯了,可也打不过他,妈的,他凭什么在我脑子里这样当一个jerk,都2077年了哥,我还是头一次碰上有人这么说话的,这芯片哪里是存了一个人的意识啊,简直是存了个五十多年前的父权遗毒。

强尼,我的摇滚大明星

不过我们的强尼倒也没为难我太多,第一次见面把我气成那样之后,第二次见面就开始和我谈解决方案了,他说他改主意了,并不想要我死,我们应该找个方法,把他搞出去,而我好好活着。呵,说得好像自己多么大义凛然一样,其实只不过是他这种男人用来显示自己高尚的方式罢了,恨不得让所有人都为他鼓掌。但我还有什么选择吗?无论再讨厌他,我也不得不接受他和我生活在一个脑袋里的事实,只能试着和他相处。他是个自大狂,喜欢指指点点,满口脏话,谁也不在意,随时随刻发表着自己对事情的看法,带着嘲讽、戏谑的口气调侃一切。这种人格特征的形成一般都和个人的成长经历脱不了干系,一般是从小在学校就长得高大帅气,霸凌同性同学,吸引异性侧目,一直没有人敢惹,也不缺女人,于是成长成了这么一个混蛋。对谁也不在乎,毫无共情能力,毫无情商,不过也不太需要情商。真奇异,明明是拥有相同成长经历的男人和女人,却会形成两套截然不同的性格,相貌好看的女生在成长中被迫练就高情商来保护自己,而相貌好看的男生却会变成一个丝毫不需要情商的混蛋,读者朋友们,动动脑筋,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我逐渐适应了和强尼共存的生活,他的思维真的很简单,对不喜欢的人要多暴躁有多暴躁,但如果对你没敌意,那相处起来也蛮好的。遇到有意思的事情时,他总会出来吐槽几句,习惯之后我甚至总会期待他出来和我说说话。关于我们的事情,一次他提议让我吃一种药,那种药可以让他的意识暂时掌控我的身体,所以他可以去找他的老朋友罗格,罗格一定有解决方法。说是他的老朋友罗格,可其实是他六十年前的前女友,他们分手是因为他同时劈腿三个女的,分手之后他还总去烦她,甚至扔核弹那次行动也是麻烦罗格策划的,而之所以扔核弹其实也和一个女的有关系,为了女人去找前女友帮忙,可真够混蛋的,他就是这么个人,而且六十年后又回来了,罗格一辈子也别想摆脱这个混蛋了。

他向我保证只是去见见罗格,然后就把身体还给我。可我吃下药后,他却带着我的身体去脱衣舞厅,然后疯狂喝酒,和别人打架,把我的身体搞得一塌糊涂,还他妈给我纹了个身,在我胳膊上文了他的名字。我快气哭了,屮拟媽的,我可太喜欢我的身体了,一直以来我上肢任何义体都不装,连螳螂刀都没装,就是为了我那好看的胳膊和手。结果刚把身体交给他他转头就给我纹了个身,我真的没遇过这么憋屈的事。意识重新掌控身体后我呕吐不止,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这王八蛋昨晚不知道灌了多少酒,我发誓我再也不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控制了。

这是我对强尼银手恨到极点的时刻,而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像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还是像以前那样对我,大大咧咧地随便开玩笑。我迷惑了,这就是渣男吗?可我也没办法,只能继续和他相处。有一次我们看到一个弹吉他的街头艺人,这让强尼回忆起了过去,他带我去他们乐队以前演出的场地,到了后发现那里已经成了一家饭馆。他有点emo了,我打趣说,要不我把你们以前的磁带找齐吧,然后做你的小迷妹,你一张嘴我就尖叫。虽然是打趣,可说完这句话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想给他做果。紧接着我就打了一个激灵,自己被这个想法吓到了,敲着自己的脑袋问自己,你当初买这个游戏可不是为了在游戏里做果儿的,咋回事啊你,你不对劲。可他确实真的太有摇滚明星范儿了,在这样一个人面前谁又能不沦陷呢?

一天他知道了自己的尸体当年埋的位置,让我载他去看看,我们去到那里,发现只是一片垃圾场。他连个坟都没留下。我们坐在垃圾场聊天,说了很多,他说他真的很幸运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时遇到的人是我,我也第一次觉得自己很高兴能够认识他。可高兴还没两秒,他下一句就是,我以前答应过罗格要和她去看一场电影,恐怕还得再用一次你的身体。

我愣住了,多种情绪一齐上涌,两秒后忍不住在电脑前吼了出来:You douchebag!!!

我大声咒骂他!上次他把我的身体搞成那样,怎么好意思再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又怎么可能再给他用我的身体!可是!可是他说的这段话,how can I say no to that! 我坐在屏幕前以泪洗面。人渣!人渣!你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人渣!可我就是无法拒绝你!当你说你六十年前答应过带她看场电影,那是我听过最浪漫的话!你这个混蛋,为什么可以反复伤害别人,还能让别人死心塌地为你着想!

啊,我想我可算是明白摇滚明星的魅力了。以前在月亮组看到过很多很多这样的故事,但由于我的男性身份,我对待我喜欢的乐手肯定和女性的感受不一样。我从来没有对乐手有过任何音乐以外的想法,所以看到那些类似故事的帖子也会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心想,真的?这男的都他妈渣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能保持这幅德行继续伤害人。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这就是摇滚乐的魅力核心啊。摇滚乐的核心精神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构建起来的,那时候虽然也是女性意识高涨、女权运动的浪潮时期,但毕竟没有时间积累,社会环境还未脱离父权制。硬摇滚在那个年代异军突起,带着的却是从乡村音乐、布鲁斯音乐时期继承而来的男性气质,所以经典摇滚的标准画像就是那种目中无人的硬汉形象。当然这种形象在今日社会已经没有那时候那么受追捧了,但热爱摇滚乐的人听那些年代的歌,看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影像,耳熏目染也会受到那份东西感染。所以你能看到在女性运动又继续发展了五十年后的2020年,摇滚乐场景里仍旧保留了大量那时的痕迹,乐手以这副混账模样为榜样,部分乐迷也仍旧对这种男子气概热衷十分。滚圈的根本问题出在性别意识停留在了那个时候没有与时俱进,导致传统摇滚乐的硬核男性魅力与当代的女性意识相碰撞,变得有点难以融洽。当然70年代New York Dolls就穿女装在台上搔首弄姿了,摇滚乐一直在反叛摇滚乐自己,后面也发展出了十分多元的气质,但不可否认这种物化女性的硬汉形象是基础款,仍然处于摇滚乐魅力的中心。以前我作为一个男性无法直观体会到这一点,而现在我可以了,因为我已经被这个天杀的强尼,我们的摇滚大明星给下了蛊,就算知道他是个混蛋,我也无法拒绝他!在这之后我又为他吃了三次药,一次是他要找以前乐队成员叙旧,一次是要整一次五十年回归演出,每一次服药我都比上次更不假思索,尽管那会加速我的死亡。剩下一次是最终结局降临前,我选择让他帮我去了结这一切。由此可见最终我还是被这个男人所俘获,选择完全地信任他。

我终于看到了V

经历了一切的一切后,我在夜之城的故事也走向了尾声。在我的结局中,最后的阶段我吃下药片,把控制权交给了强尼。做了那么久女孩后,我又做回了我生活二十多年的男性身份。我操控强尼银手,再一次和罗格杀进荒坂大楼,接入了荒坂公司的神舆。在那里我终于看到了V,看到了过去一百个小时里我一直饰演的那个女人。她好小一只,站在那里,楚楚可怜,眼睛里都是绝望。她推搡着我,冲我吼,你不能这样丢下我不管。可我别无他法,如果留下来,那我就杀死了她。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那就是让我离开她的身体,她健康而自由地活着。而现在事情搞砸了,要么我杀死她的意识,使用她的身体活下去,要么我离开,而她的身体只剩下六个月的寿命。V好绝望,面对这个结果她情绪崩溃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拉拽着我,不让我走,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猜她心里可能有一部分希望我能硬气一点,继续像以前一样做个混账,毫不犹豫地侵占她的身体活下去,这样我们两个起码还可以活一个。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混账不起来了,而这又简直是最混账的事情,在她最需要我做一个坚定的选择的时候,我却退缩了,不敢承担这份责任,像个怂包一样灰溜溜地逃避,把烂摊子都留给她一个人去面对。

我一步一步地走向赛博空间,心里想着V,想着她独在这座城市六个月的余生。我想,我算哪门子的硬汉摇滚明星,就是一个没担当的软蛋男人罢了。

一瞬之间我发现了男性的小秘密:我们可能都是强尼银手,只不过大部分连摇滚明星都不是。

86 有用
3 没用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赛博朋克2077 Cyberpunk 2077的更多长评

推荐赛博朋克2077 Cyberpunk 2077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