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图版香港粤语百佳唱片

东方快车

这是一个新版 的粤语百佳唱片评选,可以算一家之言吧。有些遗憾的是,其中选入了大量精选唱片,而且好几条唱片的评论都有明显错误,权当一个参考吧。

《港囧》掀起粤语怀旧情怀。

自1997年香港金融风暴之后,再加2002年张国荣和梅艳芳两大巨星相继去世,香港娱乐业似乎就没缓过劲来,不论是港片还是港乐,全都遭遇大衰退。

毫无疑问,香港导演集体北上淘金是港片大滑坡的致命原因。受制于内地这帮脑残,不论是投资人还是观众,王晶、刘镇伟之流毫无节操的迎合献媚,捞一笔就跑的资本游击战术,让烂片大行其道。

我们看到,除了陈可辛,在2000年后捍卫港片荣誉的,是在香港坚守的杜琪峰、许鞍华、刘伟强、麦兆辉,还没有被内地汉族同化。

港乐的情况,庶几近之。老一代被经典化的歌手,忙于巡回演唱会捞金,小鲜肉,Twins,偶像,完全不能擎起香港音乐的大旗。当然,只要黄耀明、关淑怡在,就不要说港乐已死,他们代表了港乐不屈自由的灵魂,不论是音乐上,还是政治上。

台湾的“台湾流行音乐百佳专辑”早有盛名,先由马世芳等人在台大发起评选,于1994年评出1975-1993年的一百张最佳专辑,继而于2005年,由台湾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发起评选出1993-2005年的后一百张最佳专辑,梳理流行音乐的珠玉脉络,居功甚伟。不过,说老实话,我对这份排名榜单也颇有微词。以前一百张“百佳”为例,童安格1989年的专辑《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排名21,罗大佑的《爱人同志》只排名42,这不开玩笑么?若以流行程度来考量,王杰的《一场游戏一场梦》排名66位又作何解释?何故厚此薄彼?

当然整体上,这份排名极具权威性,自发表以来,素为流行音乐爱好者所看重。有鉴于此,我们也想效仿台胞,梳理评选40年间香港流行音乐的经典之作。我记得我小时候,大陆有一种普遍的论调,认为台湾流行音乐重人文情怀,而香港流行音乐,则大多是商业化的产物。在四大天王横扫排行榜的当时,有这样的看法不足为奇,但20年后,如果依旧持此论调,则纯属偏见矣。其它不论,就说填词。潘伟源为甄楚倩写的《深夜港湾》:“长裙随急风飞舞似浪漫,却在别时人渐散,黑色丝巾,风中飘满寂寞,荡入这港湾。随霓虹千盏风里我独站,远望渡轮随浪去,身边呼呼北风,已经不感觉到冷,今晚最冷,已是我心间。”好一句“千盏风里我独站”,只能叹一句,太美!又关锦鹏《愈快乐愈堕落》的编剧魏绍恩为黄耀明写的《舞吧舞吧舞吧》:“花舞流动,我心点点牵动,挂念你影踪。曾为你心赞颂,心震动,心意奉,相与相共,无奈我恋爱世俗,恋我事,恋我梦,恋恋风中。”这是陈耀成的《浮世恋曲》的片尾曲,又有多少人还记得?那是十多年前,我花15元买了一张盗版VCD,即此碟,当如此清冷孤寂的声音从画面中飘出的时候,我不能自已,没话说,从此爱上明哥。

这美,是潘伟源、魏绍恩妙手写词,也是粤语流行音乐填词的传统,既写尽都会男女情事,动人心魄,又文辞华美,古意犹存,直追唐宋,能在歌词中保留中国古典韵味的,唯粤语而已,当非谬赞。

有鉴于此,我们从近千张香港唱片中评出100张粤语专辑。分两期刊发。排名不分先后。

甄楚倩1988年在Sony推出的这张唱片也在其中。这位亚洲电视未来偶像争战的冠军,发展不顺一度靠拍《满清十大酷刑之赤裸凌迟》之类的电影维持生计,只能说天意弄人。这样的歌手我留意甚多,比如郑伊健的经纪人林姗姗,林海峰的姐姐,她的《也许当时年纪小》、《日夕回味》,唱的清新脱俗,可惜在华纳,也是昙花一现。银星唱片1986年推出黄宝欣的《浓情》专辑,收入她和郑敬基合唱的当年K歌经典《酒杯敲钢琴》,这首黄耀明和杨千嬅在2003年的拉阔音乐会上有翻唱。郑敬基,后来在TVB跑龙套,又到加拿大主持电台节目,终未大红大紫,黄宝欣则索性做起了保险经纪、开起美容院,更与娱乐圈没半毛钱关系了。而蔡龄龄同样自杀,又何来张国荣的备极哀荣?都是命吧。

这40年间,香港流行音乐由盛而衰,至于今日青黄不接举步维艰,粤语经典陪伴我们度过的青葱岁月,铭心刻骨,终生难忘。从许冠杰、徐小凤到谢安琪、邓紫棋,多少金曲,深刻地影响了华语娱乐圈的走势,缘何不加以细细梳理?这40年,绝不只是谭张王菲四大天王,还有太多的音乐人在幕前幕后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迹,在我们的生命中如流星划过。
这是一个新版 的粤语百佳唱片评选,可以算一家之言吧。有些遗... 展开

165

查看更多豆列

· 1 ·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