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化的梅毒隐喻

藤原琉璃君

自蒙昧时代以来,人类就不断地想要认识自身。作为与自我相互界定的参照物,他者一直是我们衡量自己的价值、特征或共同人性的标尺。只有能够成为自我参照物的才成其为他者。所以人类会将美妙的乌托邦印象透射到与我无涉的远国他乡,而邻近相似的民族则沦为他者化的对象,异化成“非人”。他者作为非我,正如我在镜中的影像,既能够照见反映出自身的形象,也在镜中与我遥遥相对成为我的对立面,地位极之尴尬,既为我认识自身所需要,又因为太过相近而引发我的身份焦虑。出于对于自身身份的焦虑,恐慌自己不是上天神灵唯一的选民、自己的金钱和地位比不上相仿的人,将旁人甚至其他民族“他者”化,在这一心态或者说群体意识作用下,梅毒也成了其中的一个受害者,成为泼往他者身上的脏水。一方面以谣言的方式在本民族内继续深化着他者形象,一方面更以想象的共同体的方式建构着民族凝聚力。参见http://www.douban.com/review/1087774/ 自蒙昧时代以来,人类就不断地想要认识自身。作为与自我相互... 展开

1464
· 1 ·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