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的記憶都不算數 ......」

Ithaca Wang

「難道,你的記憶都不算數 ......

那時候的天空藍多了,藍得讓人老念著那大海就在不遠處好想去,因此夏天的積亂雲堡雪砌成般的顯得格外白,陽光穿過未有阻攔的干淨空氣特強烈,奇怪並不覺其熱,起碼傻傻的站在無遮蔭處,不知何去何從一下午,也從沒半點中暑跡象。

那時候的體液和淚水清新如花露,人們比較願意隨它要落就落。

那時候的人們非常單純天真,不分黨派的往往為了單一的信念或愛人,肯於捨身或赴死。

那時候的樹,也因土地尚未商品化,沒大肆開路競建炒地皮,而得以存活得特別高大特別綠,像赤道雨林的國家。

那時候鮮有公共場所,咖啡館非常少,快餐店泡沫紅茶 KTV、PUB 更是不用說,少年的只好四處遊蕩猛走,但路上也不見人潮洶湧白老鼠一般。

那時候的夏天夜晚通常都看得到銀河和流星,望之久久便會生出人世存亡朝代興衰之感,其中比較傻的就有立誓將來要做番大事絕不虛度此生。

那時候的背景音樂,若你有個念大學的哥哥或姊姊,你可能多少還在聽披頭四。要是七〇年代的第一年,那麼不分時地得聽 Candida,以及第二年同一個合唱團的敲三下,若是六九年末,你就一定聽過 Aquarius,電視節目《歡樂宮》裡每播三次准會出現一次的那個黑人合唱團的 The 5th Dimension。再早一點的話,你一定聽過學士合唱團的《Can't take my eyes of you》,錯過這首的人,十年之後可以再在《越戰獵鹿人》裡的那場酒吧戲聽到。」
「難道,你的記憶都不算數 ......

那時候的天空藍多了,...
展开

167

查看更多豆列

· 1 ·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