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的中国近现代史著作

lookout

鲁迅讲:“我久不看现行的历史教科书了,不知道里面怎么说;但在报章杂志上,却有时还看见以成吉思汗自豪的文章。事情早已过去,原没有什么大关系,但也许正有着大关系,而且无论如何,总是说些真实的好。”

杨奎松先生说,很奇怪的是,鲁迅上面的话,就好像是写在今天一样。杨先生在一个讲座上说,在中国研究历史是很难的,关于民国史的研究,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东西,他很多现在发表的研究,有些是十多年前写的,但是一审再审,也就这么拖下来了。他跟我们说,对待历史的态度应该是“同情之理解”。


陈谦平教授说,“从严格意义上讲,过去我们中学历史课程和大学非专业历史课程并不是真正的历史,而是政治。”

政治应该讲,但历史毕竟是历史。君不闻,刘少奇临终遗言: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时代在前进。让历史学回归学术,当为时不远矣。
鲁迅讲:“我久不看现行的历史教科书了,不知道里面怎么说;... 展开

1468
· 1 ·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