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血质英雄群像

夏天少年吕蕤冰

弗洛伊德正确地指出,人类迄今为止的一切创造来自于力必多。或许我们把这个术语改成平易近人的“旺盛的精力”,大概关于这个命题的无聊争议便会平息。
甚至无时无刻不能忘记为萨德的道德状况开脱的柳鸣九先生也不得不承认:………………。
他们的欲望无比旺盛,他们的神经无比坚强,他们站在“六千英尺的高空”可以尽情地呼吸。他们不停地咆哮、呼喊,为了满足自己克服的欲望给自己设定障碍和困难,然后断然粉碎它们。
这就是多血质的英雄,他们不但立功,而且不忘立言;在这里要提醒大家不应该忘记的,正是他们的伟业灰飞烟灭之后,给我们留下的这笔更加宝贵的遗产。
——当然,我也知道世界上存在过阴郁的强者。但是他们往往多少有点邪恶,哪怕常识可能会认为他们“道德”。希特勒一生只喜欢过两个女人,从未有过绯闻;杀人如麻的罗伯斯庇尔更可以称为道德上的楷模;一生未婚,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悄手淫的牛顿,在生前导演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学术腐败冤案,他晚年铸币厂厂长的任职生涯,被他的同胞霍金调侃地称为…………。
一句话,推动人类社会真正进步的英雄,必然是多血质的英雄。托尔斯泰虽然不能容忍瓦格纳,但是他们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他们具备同一种气质;而柔弱的尼采,只能通过逻格斯的力量,弥补自己血气的不足了。
在这里受祭的群雄,按照卡莱尔《英雄与英雄崇拜》中的分类方法,包括先知英雄、诗人英雄、文人英雄、领袖英雄;我略去了神灵英雄,因为他们不可能留下任何著作,同时我将“帝王”这个外延过于狭窄的概念改成了“领袖”,将“先知”的内涵扩展到科学家和学者,这样我们才不会错过近代以来的诸多伟大人物;这里也酌情选入了一些并非出自他们本人手笔,而是后人撰写的介绍性著作,为的是向大家提供更多了解这些英雄的角度。
弗洛伊德正确地指出,人类迄今为止的一切创造来自于力必多。... 展开

99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