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国文艺Ⅱ

羊的门

中国现代文学发生之后逐步形成一种文学观念,以为文学可以作为一种旗帜,一种命令,甚至认为文学应当给社会的救治提供一种方案,设计一种工程。这种文学观念统治中国将近一个世纪。而文学本质上不是理性判断,不是社会指令,更不是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而是通过对灵魂的展示与解剖使读者相通共鸣。文学应该是“非社会”的,而不片面追求时代性,文学需要向内心世界挺进,需要表现灵魂的深,这关乎文学的当代品质。而且文学作品中的灵魂,应当是个体的灵魂,也就是体现在每个生命个体身上的灵魂(阿辽沙),而不是群体性的民族灵魂(阿Q)。

我的民国文艺Ⅰ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324195/
我的民国文艺Ⅲ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324740/
我的民国文艺Ⅳ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401848/
我的民国文艺Ⅴ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710977/
我的民国文艺Ⅵ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464191/
我的民国文艺Ⅶ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489211/
我的民国文艺Ⅷ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707172/
中国现代文学发生之后逐步形成一种文学观念,以为文学可以作... (展开)

134
· 1 ·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