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国文艺Ⅲ

羊的门

现代中国文学之肤浅,归根究底说来,实由于对原罪之说或阐释罪恶的其他宗教论说,不感兴趣,无意认识。只能定位为揭露黑暗,讽刺社会,维护人的尊严的人道主义文学。当罪恶被视为可完全依赖人类的努力与决心来克服的时候,就无法体验到什么是真正的救赎。中国文学传统里没有一个正视人生的宗教观,不是迷信就是逃避,或者是陶渊明、王维式怡然自得的个人逍遥。

我的民国文艺Ⅰ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324195/
我的民国文艺Ⅱ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363530/
我的民国文艺Ⅳ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401848/
我的民国文艺Ⅴ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710977/
我的民国文艺Ⅵ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464191/
我的民国文艺Ⅶ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489211/
我的民国文艺Ⅷhttp://book.douban.com/doulist/1707172/
现代中国文学之肤浅,归根究底说来,实由于对原罪之说或阐释... 展开

111
· 1 ·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