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区域

8.2 26人评价

安德鲁·格罗斯 / 景杰 / 新世界出版社 / 305页 / 平装 / 26.00元 / 2010-8

蓝色区域的内容简介

在凯特·拉布的生活中,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完美:幸福美满的家庭,疼爱有加的男友,大学刚毕业就找到了一份喜爱的工作。然而一通电话却改变了这一切:她的父亲竟卷入了一场错综复杂的法律案件。
刹那间,凯特的完美生活化成了泡影。
如今,一年过去了,凯特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她的父亲突然失踪,进入了证人保护计划组所称的“蓝色区域”。随着凯特对父亲了解的不断深入,她发现一场血雨腥风的仇杀行动其实早在进行,真相令她震惊不已。家人受到监视,FBI无法信赖,身边还不时冒出一些不怀好意的“朋友”,情势越来越紧张,凯特终于决定亲自去找寻父亲的下落,去揭开那些有人不惜为之杀人灭口的秘密。 安德鲁·格罗斯(Andrew Gross)
曾与惊悚小说之王詹姆斯·帕特森合著过五本悬疑小说,本本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首。这本《蓝色区域》是格罗斯的单飞处女作。从事写作之前,他在体育服装领域也小有名气,公司下属数家著名运动品牌,包括“一路领先”与法国“雄鸡”牌运动服饰。目前格罗斯与妻子琳恩定居于纽约市威彻斯特郡,夫妇二人共育有三名子女。
《蓝色区域》
美国联邦政府证人保护计划(WITSEC)手册中,监管此项目的联邦法警局把证人所处情况划分为三个等级。
红色区域——证人处于监管保护之下,正在审判或正在服刑
绿色区域——证人及其家属已改名换姓并转移到新地点,生活无安全之忧,所有信息只有负责此案的专案特工知晓。
蓝色区域——最令人恐惧的等级。证人的新身份有泄露之虞,与本案特工失去联系,或从安全处所消失;证人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没有可信的消息来源。
序 章
埃米尔·瓦尔加医生只用了几分钟便赶到了老头子的房间。医生当时睡得正酣,梦着当年大学时代的一位姑娘,遥远得像是上辈子的事,但一听到仆人狂乱的敲门声,他便匆匆在睡衣外面披上羊毛夹克,拿起工具包就往那房间去。
“医生,拜托了,”她说着,在他前面直奔上楼,“请快点儿!”
瓦尔加知道怎么走。他已经在这个大庄园里住了好几个星期。事实上,这些天来,那个固执倔强、一直不肯撒手人世的老头子是他唯一的病人。有时在夜里,瓦尔加盯着白兰地酒冥想,自己终日就死守着这一个病号,该不会毁了长久以来建立的声望吧?
现在终于结束了吗……?
医生在卧室门口站住了。房间很黑,散发着一股恶臭;密闭的拱形百叶窗隐瞒了业已到来的拂晓。 那股味道已向医生说明了一切。老头子的胸腔,几星期来头一次安静了下来,他张着嘴巴,头轻轻斜靠着枕头,一溜黄色的口水凝结在嘴唇上。
瓦尔加慢慢走到红木大床前,把包放在桌子上,已经没有使用医疗仪器的必要了。在世的时候,他的病人是个体壮如牛的男人,瓦尔加想起了他的所有暴力行为,但如今,原本像印第安人一样突出的颧骨也变得皱缩而苍白,医生觉得这幅模样倒也合乎情理。一个生前制造了这么多恐怖和痛苦的人,现在竟落得如此干瘪衰弱!
嘈杂的说话声从走廊里传来,打破了黎明前的静寂。老头的小儿子鲍比穿着睡衣跑进房间,他立刻停住脚步,眼睛瞪得大大地,盯着那个死气沉沉的轮廓,
“他死了?”
医生点了点头。“八十年来他任意摆布着命运,今天终于放手了。”鲍比的妻子玛格丽特在门口哭了起来,她正怀着老头的第三个孙子。鲍比小心翼翼地挪到床前,似乎在逼近一只沉睡着的狮子,害怕他随时跳起来反击。他弯下膝盖,用手轻拂老头紧绷干枯的脸颊,又拿起父亲的手,在关节处轻轻地吻了一下,即使是现在,他的手仍然如劳工般粗糙。
鲍比凝视着老头死滞的眼睛,低声用西班牙语说道,“这下世事难料了,父亲。”他站起来向瓦尔加点了点头。“医生,谢谢你连日的操劳。我会通知哥哥们的。”
瓦尔加尝试着解读鲍比眼中的意味。悲痛。疑虑。他父亲的病已经拖了很久,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不,鲍比的眼神里更像是困惑:数年来,老头凭借着自己的意志控制着一切。可是,以后会怎样?
鲍比挽着妻子的胳膊离开了房间。瓦尔加走了几步来到窗口,打开百叶帘,让曙光照进屋子。整个山谷都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之中。
这方圆几英里的地皮都归那老头所有。大门之外是一片辽阔的牧场,远处的山脉足足有三千米高,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两辆黑色的美国产越野车停在马厩旁边。几个身佩自动手枪的保镖懒洋洋地靠在栅栏上,一口一口抿着咖啡,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嗯,”瓦尔加喃喃地说,“捎个口信给你哥哥们。”他转过身来看着那老头。看哪,你个混蛋,死了也还是个危险人物。
泄洪闸已经打开。洪水势必凶猛。鲜血永远冲刷不了鲜血。
然而此地除外。
床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幅圣母玛利亚和耶稣的油画,手工雕刻的相框十分精美。瓦尔加知道,这是哥伦比亚布韦那文图拉市一所教堂赠予老头的礼物,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医生虽不是信徒,但仍然画了一个十字,然后提起阴湿的床单缓缓盖过死者的脸。
“无论你去了哪里,愿你终得安息,老头子……因为从此刻起,地狱之门就快要打开了。”
是梦是醒,我已经完全糊涂了。
从第二大道的公车下来,再过几条街就是我住的公寓,但一下车,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也许是因为看见了那个站在商店门口的男人,看见他在人行道上扔了支烟头,就跟在我后面不远处。也许是因为在我穿过马路走向第十二大街时,身后还有规律地传来他重重的脚步声。
通常我不会回头看,连想也不会多想一下,毕竟这里是纽约的东村,这里熙熙攘攘,人潮拥挤,脚步声多得是,一点也不稀罕。
不过这一次我还是回头了,我忍不住想看一看。身后是个拉美裔男子,两只手正插在黑皮夹克的口袋里。
天哪,凯特,别疑神疑鬼了好不好……
但这一次我绝没有多疑,这次真的有个男人在跟踪我。
我转进十二大街,这里光线昏暗,行人寥寥,车辆也十分稀少。几个人坐在自家门口悠闲地聊天,一对年轻情侣躲在阴影里卿卿我我。那个男人仍跟在后面,我几乎能听清他近在咫尺的脚步声。
加快脚步,我告诉自己,再过几条街就到家了。
这一定是在做梦,快点醒来吧,凯特!可我怎么也醒不来。原来这一次不是做梦,是真的。这次我手上的秘密重大,大到足以让我丧命。
我穿过街,加快了脚步,心跳开始怦怦加速。身后的脚步声像利刀一样声声割在我心上。我从商店的橱窗上瞄了他一眼,那个男子留着黑色的小胡子,头发短而硬,直直竖在头上。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把肋骨撞得生疼。
前面是一家我常去的超市,我赶紧跑了进去。超市里人头攒动,我稍稍喘了口气,拿起购物篮在货架之间穿来穿去,假装买一些需要的物品。其实我只是一直在等,默默祈祷他走过去别停下来。
我走到付款处,对收银小姐英格丽僵硬地笑了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不祥的想法,她该不会是最后一个看见我活着的人吧?
我小心翼翼地走出超市。那个男人不在,他一定是走了,我稍稍松了口气。但突然又怔住了,他竟然还没走,正倚在对街的一辆车上,漫不经心地打着电话,目光竟慢慢向我瞟过来……
该死,凯特,这下你该怎么办?
我开始跑起来,开始时不易察觉的小步子,然后越来越快。我能听见人行道上焦急狂乱的脚步声——不过这次是我自己的罢了。
我把手伸进包里找手机,也许我应该给格雷格打个电话,告诉他我爱他。但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还在值班,手机关机,只能转接到语音信箱。他在巡视病房。
也许我应该报警,要么停下来叫人帮忙。凯特,快想想办法啊,快点!
我的公寓只有半条街远了,从这儿就能看见,东七大街445号,有绿色的雨棚的那间。我慌慌张张找出钥匙,双手抖个不停。拜托,让我再走几步就到了……
最后一段路我狂奔了起来,匆匆把钥匙塞进锁孔,奋力地推开笨重的玻璃大门。我忍不住向后看了一眼,跟踪我的男子停住了脚步,就站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我迅速冲进去,大门在我身后哐当一声锁上了,谢天谢地。
安全了!我感觉压在胸口的巨石仿佛突然间爆炸,我如释重负地喘着粗气。终于结束了,凯特,感谢上帝。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毛衣已被冰冷的汗水浸透,湿淋淋地黏在身上。我再次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眼泪竟也不争气地流淌下来。这样不行啊,凯特,一定得找人来帮忙。
但找谁呢?
警察吗?他们从一开始就对我说谎。我的好朋友?如今她还躺在贝尔维尤医院的病床上与死神搏斗着,多么希望这件事只是一个梦而已。
我的家人?你的家人已经走了,凯特。不会回来了。
太晚了,都太晚了。
我走进电梯,按下了到七楼的按钮。电梯是那种笨重的货梯,每经过一层都会发出类似火车一般咔哒咔哒的响声。我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赶紧回家,锁好大门。
电梯颠颠簸簸地停在了七楼。现在都结束了,我安全了。我拼命地按着开门按钮,抓好我的钥匙,推开了厚重的电梯外门。
两个男人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大叫起来,但又能怎样?这里没有人听得见。我踉跄着向后退着,血液已经凝固了,我能做的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的眼睛。
我知道,他们是来杀我的。
可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父亲的手下?还是哥伦比亚人?抑或,是FBI的人?
……

蓝色区域的短评(6)

喜欢蓝色区域的人也喜欢

蓝色区域的书评(4)

推荐蓝色区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