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危险的厕所和最美丽的星空
石田裕辅 / 中信出版社 / 2010-6出版
简介

在这本书中,石田裕辅将满足你对世界的所有好奇,全面挑战你对世界的固有认识:
街上的女孩个个都像模特儿(绝不是在法国);
世界上最难喝的啤酒(比苏联啤酒更难喝);
世界第一的待客之道(某个烽火连天的中东国家)
世界上最危险的厕所(可以面对面观察对方的健康状况)
世界上最高贵的纸币代言人(坦桑尼亚千元先令上的长颈鹿)
世界上最美的星空(帕米尔高原上空的浩瀚群星)……
他用七年圆了一个梦,我们用七天把他的梦读完,而且是捧腹大笑着。
爆胎184次,骑乘94,494公里,探访87个国家……7年半单车环游世界的梗概已在《不去会死》中有了生动描述,但是七年半的点滴一本书怎么可能讲得完?本书是石田裕辅为满足大家(还有自己)对世界第一的好奇而写成的“任性版”旅游指南,判断标准百分百出于一己的经验与主观,以及好不好笑。既然他环游世界是为了实现“找出世界第一”的梦想,本书就是在告诉各位,亲眼找出的世界第一有多么感人、搞笑,又有多么出乎意料!
【文摘】
“滴—滴—滴—”
清晨,我被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惊醒。
“怎么回事呀?!真是的……”
睁开眼,望向棚顶,天还没有亮。于是我又将头埋进睡袋,想再睡会儿懒觉。但是警笛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一直响个不停。“滴—滴—滴—”持续不断。
“烦死了!”
我气得一跃而起,直接迈向帐篷出口,拉开门上的拉链。
“哪来的蠢货一大清早吵个不停?”
睁眼却看到是散落一地的垃圾。怎么回事?这不是我装的垃圾吗?昨晚明明装在塑料袋里,放在帐篷前面了啊!
我一头雾水地爬出帐篷。这时,从营地事务所那里传来呼喊声。
“快逃!”
“什么?”
“有熊!”
[—棕熊—
日文名:灰色熊
特征:熊中体形最大的,偶尔袭击人类……]
我打量了一圈,在20米左右的密林中看到了棕熊的身影。
“哇……”
我急忙奔向营地事务所,一边跑一边张望。有一辆旅行货车紧紧跟在棕熊身后,一直拉着警笛,好像正在想办法将闯入营地的棕熊赶出去。但棕熊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自顾自地吃着树上红色的果子。
我停住了脚步。
“也许没什么事……”我那种奇怪的特质又开始发挥作用了。
我开始向着熊的方向飞奔,棕熊那茶色脊背渐渐清晰起来,雄健有力。真是不可思议!
终于顺利回到帐篷,稳定了一下情绪,我从背包中翻出照相机,双手依然抖个不停。为了能用相机捕捉到棕熊的真实状态,我悄悄地接近它,调试镜头,拍到照片后马上使出浑身力气跑了回来。也不知道熊有没有发现,不过它没有向我这里望过一眼。
到管理事务所的露台后,我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前来避难的营地伙伴们。他们冲我大笑,就好像是欣赏到一部完整记录日本人愚蠢行为的影片一样。一位仁兄问我:“拍到精彩的照片了吗?”我苦笑着回答道:“是的,称得上完美。”热闹一会儿后,我再一次向棕熊的方向望去,货车的警笛依然响个不停,它却充耳不闻,依然自在地吃着树上的果子。它的样子虽然有些好笑,却十分讨人喜欢。要是将它饲养在营地的话……跟这种愚蠢的想法同时闪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帐篷前散落着好多垃圾……
“那些垃圾难道是……?”
可爱的棕熊最终还是回到了森林里。
这是发生在加拿大育空地区露营地的故事。
真的很难想象我和棕熊竟然如此近距离接触过。扎营时,大家为了预防熊的侵扰,着实费了一番工夫。在露营地,食物都要放在食品储藏容器里,而在露营地以外地区扎帐篷时,食品和垃圾则要放置在距离自己帐篷100米以外的地方,在这里这样的事情算得上是常识了。
那时,我将垃圾放置在帐篷前,也没多想,因为周围还有很多顶帐篷,应该很安全,做梦也没想过这么充满人类气息的地方也会有棕熊侵入。
顺便提一下,1995年夏天在阿拉斯加曾有三人被熊袭击而死亡。其中一人似乎也是自行车旅行者,据说在其遗体附近发现了扭曲变形的自行车残骸。
虽然说骑着自行车也许有逃跑的可能,然而棕熊的时速可以达到每小时60公里。即使拼了命地骑,在平地也仅能达到时速40~50公里。
一般来说,平时旅游根本就看不到熊的影子,更别说是在棕熊数量锐减的情况下了。我不止一次地将这次遭遇棕熊的事件讲给旅途中偶遇的朋友们,他们总是会两眼放光地说道:“羡慕死了,你小子太幸运了!”
也是啊!还能活着站在这里说这些话,能不称得上幸运吗?
说起动物,很多人都会想到非洲。你们知道在非洲哪种动物最危险吗?
心中想着狮子的人,很遗憾,你们都错了。
正确答案是河马。
河马的领地意识很强,如果发现附近有船接近,就会立刻发起猛烈袭击。
它会用它那近三吨重的庞大身躯对船只进行攻击,用尖利的牙齿将船底咬破,进而将船击沉。河马曾一度致使大量乘船者溺水身亡,所以它被认为是杀害人类最多的动物之一。
但是河马一般不会远离水边300米以外,所以骑自行车旅行完全感觉不到河马袭击的危险性。
仅次于河马的危险动物是哪种呢?
这次还轮不到狮子。
是大象。
据说大象是一种十分神经质的动物,出于防卫本能,它们会将人踩烂,用牙咬穿,或是将人抛出去。
据非洲当地人称,经常会有发疯的大象出没在村子里,它们会粗暴地践踏房屋,将人扔飞,将村子完全毁掉。我虽然不知道这些话是真是假,但是那位自称是生物学家的先生在讲述这些时,可是严肃得不得了。
来谈谈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的维多利亚瀑布吧!
我曾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一家廉价旅馆内结识了两位日本朋友—浅野和武,他们分别乘坐私人汽车和公交进行旅行。一段时间内,我与他们一起吃住,渐渐地就产生了结伴而行的想法,于是我就在当地买了自行车和帐篷开始跟随他们旅行。
到达维多利亚瀑布时,已经是我们仨旅行开始后的第二个星期了。这里是旅游胜地,因此很是热闹,在露营地内可以看到很多西方人。
吃过晚饭后,我们三个坐在车座上,大口喝着啤酒,随着武的吉他旋律放声高歌,尽情疯闹。露营区的其他白人朋友经过我们面前时,都会冷冷地看着我们。
突然,武停止了演奏,大叫起来。
“哇!看!大象!”
武疯了吧!我一边这样想一边向后望去,竟然真有一头大象迈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向露营区逼近。
“哇!”
我和浅野一起惊叫出声。
营地两边搭有很多帐篷和简易平房,就像是要缝补中间的缝隙一样,大象在那里慢悠悠地走着。这场面就像一部怪兽电影。
大象把长长的鼻子伸进垃圾桶里,胡乱翻找,卷起垃圾送进口中,大口咀嚼着。就像“哥斯拉”①一边行走一边摧毁大楼一样,大象走过的地方,垃圾桶翻倒,垃圾到处散落。
但有趣的是,对于大象的入侵谁都没有注意到。整个露营地都被覆盖在森林的幽暗之中,大象的身影反而显得不明显了,营地附近瀑布的流水声也掩盖了大象的足音。
我们和大象之间还有一对情侣正毫不知情地走着,微笑着吃着冰激凌,和身后翻弄垃圾的大象的剪影形成了一幅超现实的画面。
“喂—有大象—在后面—”
“说什么呢?这些醉鬼们!”
他们起初完全不信。但向后一看,两人便像被电击一样尖叫,看到这里我们不禁放声大笑。
这时,人群也骚动起来了。他们从帐篷、简易房中跑出来,愣在那里,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盯着正在垃圾中寻找食物的大象。
这时人群中走出四位看起来很勇敢却又很愚蠢的男子。他们手抓照相机,慢慢向大象靠近,试图寻找最佳拍摄角度,顺带说一句,我也是其中一员。
事实上这四人很是胆战心惊,一个人向前迈进一步,其余的三个人才会紧紧跟上。
突然,大象掉转头,“嘣—嘣—嘣—”向我们冲过来。
“哇!!!!!”
顿时,场面一片混乱。三十多人就像离弦的箭一样逃窜起来。我离大象最近,一边跑一边感到浑身无力,更要命的是,草鞋也跑飞了,只能光着脚乱窜。由于脚很疼,导致逃跑速度急剧下降。突然我想起了有关发狂大象的故事,紧接着脑海里又闪过“自行车旅行者被残害致死”的新闻报道。
“啊!!!!!”我吓得魂飞魄散。
但是,大象忽然停住了脚步,再一次寻找起食物来,看上去它只不过想吓唬一下人们。而我逃进厕所后立刻瘫倒在地。
终于,大象从幽暗的树阴里走出来,完全暴露在明亮的月光下。那有着圆滑曲线的长牙,似被洗涤过一样,泛着青白色的光。面对这幅景象,我早已忘却了先前的恐惧,只是愣愣地看呆了。
不久,这只巨大的野生动物悠然地回到丛林中去了。只留下一群脆弱无力的人和满地脏乱不堪的垃圾……
几天后,我们从津巴布韦经由赞比亚,在博茨瓦纳入境。
穿越国界,不远处就可以看到一个名为卡宗古拉的小镇。于是我们三人开始在这个镇上寻找能够搭建帐篷的地方。
在非洲,只要获得许可,就可以在警察局、饭馆、酒厂的空地上搭建帐篷。
但是这个镇上所有的地方都拒绝了我们的请求,这真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博茨瓦纳的钻石等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是非洲的富裕国家。也许就是这个缘故,情况才会稍有不同。话说回来,在个人家里或是警察局的空地上搭建帐篷的请求本身就很不合理,人家有所怨言也是理所当然的。
于是我们放弃了在镇上搭建帐篷的想法,晚上就离开了卡宗古拉。
丛林简直无边无际。
道路两旁干枯的树木密密地长成一片,在这里完全感觉不到人类的气息。根据我们从当地人那里得到的情报,从这里出发到达下一个城镇,需要再走300多公里的路程,而这段路上仅有两个部落,剩余的地方都是一望无际的丛林。很多人告诫我们,丛林中有很多野生动物,一定要防范狮子的袭击。
行走一段路程后,我们惊呆了。道路上散落了许多大象的粪便,弥漫着动物园中的那种恶臭;而且粪便的数量并不集中,就像《星球大战2》中陨落的小彗星群一样接连不断。我们一边清除粪便一边行进,这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
后来,我们远离大道,开始在灌木丛中行走,当然树林中也到处堆满了大象的粪便。我们不约而同地看了看对方隐忍的脸。
“你们想在这……里……搭帐篷吗?”
接下来,我们三人一致同意返回城镇,再一次试图请求镇上的人允许我们在路边搭建帐篷。终于,我们在一间工厂的空地上成功搭起了帐篷。
第二天,我们再一次踏上昨天的道路,并且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景象。
象群竟然在丛林中!这一带都回响着“咔吧咔吧”折断树枝的声音。一度,在我们身边,有一群数量庞大的象,卷着尘土,咣咣地大踏步出现在路面上。我们急忙刹车,在它们身后屏住呼吸,等待着象群横穿马路。
象群中有一头携带着幼崽的母象。这母象似乎有所察觉,突然调转身子,瞪向我们这边。我们立刻缩了缩身子。它那双黑黑小小的眼睛,看起来冷酷无情,似乎在说不必解释、多说无益。母象那灰色的巨型身躯忽悠忽悠地抖动着,这让我们感到似乎有什么就要爆发了。我们吓得汗流满面但仍保持着静止姿势,努力向它传达我们毫无恶意的讯息。这种紧张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母象再一次向前方迈进,渐渐走远了。我们顿时感到浑身就像被抽干了一样,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熊和大象很有可能成为旅途中的威胁,而我们时刻都需要保持警惕。
但是这也仅限于某些特定区域。与大象比起来,熊的分布范围要广泛得多,但也只有在阿拉斯加和加拿大才会有被袭击的可能。这也并不是自行车旅行经常伴有的危险情况。
仔细想想,对于我们自行车旅行者而言,宿命的天敌和最大的威胁,也许就要属这家伙了—狗。
狗可以说是随处可见,日常生活中不经意间就会对人发起进攻。在它们看来,装满货物的自行车怎么看都觉得怪异,条件反射地就会把它当做攻击对象。
而在你身后狂追的一般都是猎犬。对于时速只有40~50公里的自行车来说,果真是个难以摆脱的狠角色。看到一只向你露出尖牙、不断逼近的猎犬,任谁都会撒腿就跑吧!
但是这样的行为实则更加愚蠢。你越是逃跑就越能增加它们的兴奋度。对于这个棘手的问题,我已经制订出一项跨世纪的作战方案。
如果猎犬向你发起猛烈进攻,或是正在追赶你,这时你要急踩刹车。对手的突然减速行为,可以削弱不少猎犬的攻击气势。等到它从兴奋状态恢复平静,连吼叫都嫌疲惫时,不久就会自动离开了。
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纠缠不休、死缠烂打进行追击的猎狗。对付这帮家伙时,就需要维持原状,与它们慢慢地并排行走。同时要盯紧它们的双眼,然后露出优雅的微笑,用饱含友爱之情的声音说:“乖—真乖—”
这可不是说笑,而是有显著效果的。果然,平息纷争还要靠“爱”啊!
但是,也有些例外的地方。
土耳其东部,凡湖附近。这里是最能感受世界上最危险动物的特殊区域,上述作战法在这里简直不堪一击。
原以为前方就能看见村庄了,但猛然间,三四条黑色身影像火箭一样蹿了出来。猎犬向我疯狂吼叫着逼近。这不是一般的猎犬,它们像美国犬一样强壮,露出一张张鬼见了都要退避三舍的恶相。据说这种狗身上有在此地繁衍生息的狼的血统。我从未想过会在此地遇到它们。
最初我采取了原来的作战方案,在猎犬接近自行车的瞬间,突然急刹车。但是,狼狗们刚一停住,就立刻对我发起进攻,冲着我的脚咬了上来。“乖—乖—”
即使这样微笑着搭讪,它们也毫无反应。当看到它们露出尖牙、满脸的愤怒和憎恶时,我切身感受到了危险。基本上街道沿岸的每个村庄里,都有人家养这种凶猛的猎犬,每次经过那里时,我都会受到它们的攻击。
我要以牙还牙!我将木棍握在手中,猎犬扑上来时,就一边用木棍与之抗衡一边逃跑。但是,即使这样,它们仍不放弃猛烈的追击,趁我防卫疏漏时,咬住了我身后的背包。 自行车立刻变得沉重起来。猎犬就这样咬着我的背包,摆出一副丝毫不肯放松的表情。我握住车把,自行车开始像海上的帆船一样左右摇晃,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我一边死死地抓住车把,保持自行车的稳定,一边继续努力骑着自行车。由于猎犬的纠缠,自行车变得异常沉重。我向后方望去,第二只、第三只猎犬也正向我疯狂地跑来。
“好啊!来吧!这是你们逼的!”
舍去慈悲之心,我用木棍击打它的脸。
“嗷”的一声,猎犬终于放开了我的背包。
彻底逃出村庄,确认猎犬已经撤离后,我停下来检查背包。背包上有四处像是被利刃划开的裂痕,我的脚若是也遭到这样的攻击,那岂不是要被撕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每天都进行着这种与猎犬间的生死搏斗,总算毫发无损地逃到了伊朗。伊朗就和平多了。
现在,想要开始自行车旅行的朋友们,衷心希望你们可以将我的战术拿来参考。但是在土耳其东部地区,应该怎样应对那些猎犬,我还没有具体的作战方法。
据说,英国制造出一种小型“兵器”,它可以发出犬类讨厌的音波,从而将其击退。如果谁有这种小型“兵器”,请拿着它到土耳其东部进行一下实地测验。但我想,对于那里的猎犬来说,这一定不会有任何效果。

读书笔记

打开App,看更多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用洗脸盆吃羊肉饭
  • 日本.一路騎下去
  • 不去会死!
  • 一路吃下去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