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走单骑
上海文艺出版社 / 1984年4月第1版出版
简介

长篇评话《三国》源远流长,早在北宋年间就出现了“说三分”(专说三国故事的“说话”),经过民间艺人的再创作,逐步形成了南北几个不同风格的评话。评话《三国》基本上只说建安十三年的事,总是博望、新野、赤壁三蓬火,多年来停滞不前,没有发展与创新,很多艺人改行或换书,清末一段时间,长篇评话《三国》却出现了无人说,无人学,无人续的状况。
当时,唯有许文安先后觉得《三国》是一部很有价值的好书。利于业务时间对“三国”进行研究,经过一年多的缜密考虑和准备,放弃了热门的长篇弹词,改碰醒木说同行们视作畏途的长篇评话《三国》。他在实践中不断创造和丰富,形成了自己的脚本。这就是评话《三国》最原始的脚本。
一人开路,后继有人。黄兆麟于1900年左右拜许文安为师,学习评话《三国》。黄兆麟登台之后,感到《三国》的开卷书比较松散、沉闷,不容易一下子就抓住听众。于是,就改从“屯土山约法三章”开始,将前面几回书中有用的情节分别插于后书内,直至潼关战马超结束。使书情更加紧凑、精炼,更有艺术感染力。他的表演艺术特佳,尤其善脚色、手面和表情开打,台风稳重,衷气充沛,动作豁达,八技精湛,风格与众迥异,面貌焕烯一新,被誉为“活赵云”之称。他独特的书路和表演,形成了别具一格的黄派《三国》。
黄兆麟一生,就收了张国良的父亲张玉书一人为徒。张玉书在向黄兆麟学艺的基础上,博采广纳,兼收并蓄,苦心琢磨,发愤图强。他在听吴寿良的《三国》数月,得益匪浅。吴寿良与黄兆麟是师弟兄,他俩各成一派,吴是“滑口”,善风趣笑谑,常以引人一噱来挑松书情。张玉书吸取两家之长,融会贯通,化为已有。张玉书还认真听了周荣刚、郭少梅等人的“三国”,并翻阅了有关“三国”的书籍,和广泛搜集有关三国的民间传说。还参阅了“三国”之外的书籍,例如东周、两汉、水浒等,从中汲取和借鉴有用的东西到“三国”中来。张玉书边创作边修改,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评话中所特有的一百回西川书,接着又创作了东川书、荆州书、彝陵之战,七擒孟获、六出祁山等后《三国》书。
后三国的六部书,都因张国良得脑疾而失传了。据张国良《三国》书中的介绍:“在书情方面尽量避免雷同,力求富于变化。例如,七擒孟获就有七种不同的处理:初擒是魏延在桥梁上擒的;二擒是孟获部下同室操戈,将他绑送来的;三擒是马岱扮了渔夫在船上擒着的;四擒是赵云空手而擒;五擒是邻邦杨峰助孔明擒着的;六擒是王平扮了蛮兵将他捉来的;七擒是他自愿受缚。七纵也各不相同:或放于帐上;或释于河边;有不与之相见即放;有笑容相待而放;有怒目横眉而放等等,在人物性格的刻划方面,也注意到其发展、变化。”
张玉书的《三国》对武*器的式样、重量、名称、装饰等方面很细致。同样是刀枪,要分出其不同之外;武*器有了区别,刀法、枪法也就随之有所变化。张玉书还在刀头、刀盘、刀背、刀杆、刀钻、枪尖、留情结、枪杆等东西上想花样,从而创造新的战法,甚至使枪上的红缨也发挥作用,在附录中《中国评书》编辑部为您挑选的精彩片段中的“枪挑韩浩”片段,大家可以欣赏到,这些情节增强了书情的趣味和艺术魅力。其它评话中常常出现暗器,而《三国》中不过是飞爪、流星锤和弓箭。张玉书就在弓箭的式样、特性以及箭法上下功夫,使之在单一中寓有丰富,在一般中点出特殊。
张国良从1942年起,陆续接受张玉书的口吐传授,至1943年后,才比较系统地学书和逐渐入门。张玉书未曾发现,或者发现了还没有来得及解决的问题,就摆在张国良的面前。譬如:刘备的马跃檀溪,原来是用封建迷信的观点来说的,因为刘备将来是要做皇帝的,所以的卢非但不妨他,反而神话般地救了他的命。现在当然要对它进行修改,使之合理化,当然并不否定艺术夸张。再如,庞统落凤坡中箭身亡,原来非但归罪于的卢的妨主,而且说是诸葛亮早就从星象上看出庞统要死了,所以派马良送了封信去。张国良考虑假如现在仍旧这样说,听众肯定要嗤之以鼻,如果这些情节全部删除也是不现实的。后来,张国良把它改为诸葛亮通过对时间(七夕、节日)、地点(落凤坡险隘)、形势(庞统舞剑杀刘璋失败)、人物(庞统狂妄、急躁、贪功的性格和张任出色的军事才有)等各方面的分析,料定庞统必定要利用七夕节日进行偷袭,而张任必定估计到他这一着棋,事先必定作好了充分的准备。因此,这一天庞统必定有性命危险。但是,孔明为了简单而有效地阻止庞统在七夕进军,就利用大家对天和对地的迷信,依然在信内写上了‘亮夜观乾象”云云。
又如,华容道关羽放曹。张国良故意把它说成孔明放曹操。听众先是一愣,以为张国良是“口冲”。接着,张国良就慢慢说明原委,正因为是诸葛亮要放曹操,才特意派关羽去镇守华容道,否则,他就遣别将去了。他放曹操的目的,首先是因为当时刘备根本无力统一中国,那末曹操一死势必造成群龙无首,诸侯割据,各自建国,称王称帝,互相兼并,战乱不息,生灵涂炭,国家分裂,他诸葛亮也将成为千古罪人。刘备也无法得到三分天下。只有让曹操挟天子令诸侯,倒可以保证北部中国的统一,并牵制住江东孙权,刘备便可趁曹操创伤未愈,孙权却怕曹操来报赤壁之仇的机会。进军西川,再取东川,虎踞荆襄,占得三分天下,站稳脚跟,再图发展。其次是为了使关云长对他这个军师心悦诚服。张国良这样一改既符合情理,又托出了诸葛亮这位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军事家的形象,并且多少能给听众一点这方面的知识。
长篇评话三国经过几代人的发奋努力,才成为书坛上深受广大听众欢迎和同行内家们称赞的书目。张国良个人在四十余年书坛艺术实践中体会到,长篇评话《三国》,不但在内容和情节上对原来的演义本作了很大的丰富和发展,而且在通俗化方面也比演义大大跨进了一步。它富有民间口头文学的艺术特色,因此就更为广大群众所喜爱,更易广泛流传。这部书不但能给人以艺术享受,并且在历史、政治、军事、外交、文学等方面。也能给人以一定的知识与启示。在这一点上,也许这部《三国》要比评话中大多数传统长篇来得更突出一些。
全书卷帙浩繁,共为二十分卷。前《三国》自“屯士山约法三章”始,至“卧龙吊孝”止;后《三国》从“张松献图”到“五丈原孔明归天”。
本书前十四卷作者已经编辑出书,后六卷因为脑疾现已失传,可谓是评话史上的一个重大损失,同样也是评话资源和听众欣赏的一个不可估计的损失。
现保存下来的十四卷评话分辑名称为:《千里走单骑》、《三顾茅庐》、《孔明初用兵》、《长坂坡》、《群英会》、《草船借箭》、《火烧赤壁》、《三气周瑜》、《张松献图》、《孔明入川》、《义释严颜》、《袭取成都》、《兵伐东川》、《水淹七军》。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评书三国演义(全三册)
  • 曹操集
  • 三国配角演义
  • 西游记漫话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