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戰敗
五南 / 2009-6-25出版
试读 / 购买 打开App查看
简介

法國年鑑學大師布洛克的最後遺作
一九四○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法軍不到一個月就潰敗於德軍閃擊戰下。五十四歲毅然從軍的布洛克,以他親身的經歷和史家的角度,評斷這場「奇怪的戰敗」。
本書寫於1940年7月,即二次世界大戰法國被德國打敗之後。但於布洛克死後才出版,也是他的最後一本書,內容是對1940年法軍步兵猝敗於德國閃擊戰下的簡略評論。
二次世界大戰時,布洛克以54歲的年紀被動員徵召,放下家中的六個小孩,先在史特拉斯堡的參謀部服役,後來轉到第一軍參謀部擔任油料補給的任務。敦克爾克大徹退時抵達英國,再渡海回到法國的諾曼第,但因敵軍阻擋,轉向布賀塔尼地區,甚至脫去軍裝避開追捕。後來在中南部和家人會合,於此地寫下了他對法國戰敗的看法。由於他親身經歷戰敗的過程,甚至仍處在危險之境,但依舊清晰鎮靜的寫下對法國軍方的失誤檢討,其評判嚴厲但正確。
[名人推薦]
過去絕非等於完結,過去仍繼續存活,因為史學家總能在其中找出新意。這個意念引導了布洛克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作為,在1914年曾任戰士,在1944年參與抗德工作而死。
──勒高夫(Jacques Le Goff),第三代年鑑學派史學家,《新觀察家》。
這本書讓我驚異的是他完全坦白無隱的心志。……他作了意識的檢討,很嚴厲的反省了他在1918到1939年間的政治、知識、社會生活。
──Etienne Bloch,布洛克之子,《新觀察家》。
他對同時代的人有嚴厲但正確的評判,因為那時代的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對公共事務漠不關心。布洛克指陳教育方法的錯誤、譴責政治人物的失誤、領導階層的消沉、工會領袖的不明大局。本書值得一讀和思考,不僅是他強有力的理由以及一位國民的動人教訓,同時也值得注意這位歷史學者對這事件發生興趣的原因。……他認為史學家有權利也有義務把他的分析能力應用在他所置身的社會現象之中。
──Ch-Edmond Perrin,巴黎大學教授,《史學評論》。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老紅帽
  • 年鑑學派管窺
  • 大地上的受苦者
  • 恍如昨日:喬志高自選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