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的幸福經濟
木馬文化 / 2008-12出版
简介

更多≠更好
一直以來,人類都在致力追求「更多」及「更好」,像是更多的食物、更多的金錢,然後帶來更好的生活。但時至今日,「更多」及「更好」已不再能畫上等號。便宜的石化燃料發現後,我們的餐桌上擺滿各國來的食物,我們週遭堆著各國來的機械及用具,生活中的慾望增加,我們對經濟的要求也是節節高升。但這樣真的好嗎?為了追求更低的製造成本,獲得更高的利潤,只得集中大量生產,於是中國成了世界工廠,於是毒奶事件發生了。各種黑心商品的出現,不正是我們一再追求經濟成長、利潤的後果嗎?更糟糕的是,我們在貪婪追求之時,更導致自身生存環境被大量破壞,於是能源與環保成了兩大難題。
如今,石油危機、天然資源耗竭,毫無限制地追求經濟發展已漸漸不適用。因此本書作者提出另一條出路,致力於在地經濟的發展,或許成本會比較高一些,但以糧食來看,我們不需花大筆燃料費(減少能源浪費)購進外國米麥肉品,也能提供在地人更多的工作機會,對當地的環境也能做更妥善的運用。最後,當我們不必汲汲營營追求更高的利潤、更多的金錢、更多用不到的東西時,我們就能體會到在地生活的幸福。
本書特色
在這本強有力和激勵人心的宣言中,麥奇本對於現今普遍的經濟觀點提出最大的挑戰。他觀察到,人類歷史上頭一遭,「更多」不再等於「更好」。麥奇本提出全新的方法來思考我們所購買的物品、所吃的食物、所消耗掉的能源,以及所花費的金錢。
本書激勵人心的中心思想在於,我們需要突破將「成長」視為最高經濟理想的看法,轉而追求地方的繁榮,讓城市、郊區和地區自給自足,種植更多自用的食物、產生更多自用的能源,甚至創造更多自己的文化和娛樂。麥奇本指出此一觀念已經在世界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而且成效卓著,從經濟發展迅速的印度和中國,到社會已臻至成熟的歐洲與新英格蘭,不一而足。對於憂心環境威脅的人們,他提出一個擺脫困境的解決之道;對於物質需求極大的人們,他提出一個具有洞察力的想法,也就是從個人和大社區團體成員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生活。
前言
人類大半的歷史中,有兩隻名為「更多」和「更好」的小鳥棲息在同一個枝頭上,你可能想以一石擊中兩鳥,那就是為何自從亞當.斯密(Adam Smith)之後的幾個世紀,人類一直致力於追求最大的經濟生產量。有兩個概念確實會生產出「更多」,其中一個概念是:在市場社會中追求自身利益的個人,將使彼此更為富有,另一個概念是:一般透過增加規模來達成的效率提高,是增加財富的關鍵。這些想法建立了讓本書大多數讀者的生活有所差異的空前繁榮和舒適。難怪這兩個概念主導我們的政治、看法、甚至我們的個性,而且這絕非偶然。
不過我們的時代有一個特色:「更好」已經飛越幾棵樹自行築巢。這一點改變了一切。現在,如果你擁有而且掌握了自己人生或社會的石頭,你必須在「更多」和「更好」之間作抉擇。
本書所要提出的一些論點看來並不陌生:經濟成長不再讓大多數人更富有,反而會造成不公平和不安全。此外,經濟成長與實際限制發生嚴重的衝突,例如氣候變化和產油高峰(peak oil),以致於持續擴張經濟變成不可能的任務;貿然嘗試將會產生危險。事情還不只如此。我們現在開始了解到一個不可預期的因素:許多季所作的新研究已經開始顯示,即使經濟成長確實讓我們變得更富有,財富增加並不會讓我們變得更快樂。
整體而言,這些事實顯示我們需要作一下基本的轉變。我們現在知道從二氧化碳的分子結構到人類滿足的心理等主題,我們需要果斷地開始重建本地經濟。這些做法可能會使產量減少,卻能夠促進更豐富的關係;可能會使成長的速度減緩,卻能夠在持久性上獲得補強。
將焦點轉移到本地經濟,並不表示要放棄亞當.斯密的理論或廢除市場。市場顯然很管用。但是建立本地經濟就表示,我們已不再認為市場毫無差錯,而且會刻意對市場範圍設限。我們需要淡化效率的重要性,把注意力放在其他目標上。我們必須徹底改變人類數代以來的日常習慣,同時徹底改變我們的世界觀、我們對進步要素的看法。
這樣的轉變既非「自由」也非「保守」,它是借用主流政治哲學的一些要素,而且在某些方面跟每一種政治哲學都相互牴觸,它大抵是不相同的,其關鍵問題將會從「經濟是否會促成產量不斷提高」,改變為「經濟會建立或瓦解社區」──結果,社區成為在環境困境中實際復甦以及人類滿足的關鍵。我們個人的喜悅(「更多」的關鍵)已經超過報酬遞減點(point of diminishing returns),它現在遮蔽了我們應該開始正視的深層經濟。
在選擇「深層經濟」這個詞彙時,我想要呼應一個世代前某些環保人士的主張:我們需要的不是多一套煙囪過濾器或加強煙囪法律,而是「深層生態學」,這種「深層生態學」對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選擇提出更深切的問題。在現今日益暖化的世界中,這些環保人士的論點愈來愈站得住腳。我們對經濟的看法也要作類似的改變,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夠更嚴肅看待人類滿足和社會的持續性;我們需要讓經濟作為一門學科發展成熟。
當然,這項改變得來不易。把焦點放在經濟成長,並且假設世界會因此更美好,是再方便不過的做法;它讓我們停止思考目的,全神貫注在手段上。它讓我們現在所知的經濟──手段科學──異常強大。我們可以將羅盤指針固定指向「更多」,以便隨時選擇路徑;我們可以請擅長排除成長障礙的經濟學家扮演嚮導,,帶領我們走過荒野,前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艾倫.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就是箇中好手。
但即使那種看法佔上風,而且它腳下到處都是足以證明其力量的鐵幕瓦解碎塊,變動仍不斷從底層冒出。你得仔細端詳,但變動一定就在那裡。例如,農夫市場的重要性可能不如沃爾碼(Wal-Mart)百貨,但是它在食物經濟中成長最為快速,數量和銷售量原已成長一倍,過去十年又翻了一倍,顯示從土地使用型態到社區認同等等的一切都出現新的可能性。類似的實驗在許多其他的經濟領域和全球其他地區都有了成果,背後的動力不是政府法令,而是地區本身的期望與需求。那種期望與需求將構成這種新深層經濟的骨架。新深層經濟是凡夫俗子利用日常生活用品所發起的無聲革命,它最後會採用立法的方式,但是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打破需要「更多」的這種共識。
但是在此要警告的是,物資充裕的人很容易因為這種思維而偏離主題。最近我到中國採訪,認識一個名叫趙林桃(Zhao Lin Tao)的十二歲女孩,她和我女兒同年,住在四川省貧窮的農村,也就是說,她大概是全球統計學上最普通的人。趙林桃所住的村落人口眾多,跟村人交談需要翻譯人員,趙林桃是少數幾個可以和我直接對話的人之一:她很自豪地操著從人滿為患的學校裡學來的一口漂亮英文。但是當我問到她的生活,她馬上就哭了:她母親到城裡的一家工廠工作,從此一去不回,把她和她妹妹丟給她父親,而重男輕女的父親一天到晚毆打她們。由於趙林桃的母親離家出走,政府會替她支付學費直到國中畢業為止,但是等國中以後,她就沒有錢可以上學。她妹妹已經放棄學業,成為中輟生。換句話說,在趙林桃的世界裡,「更多」和「更好」這兩者仍然是一體的。我們所考慮的任何解決之道,一定要能夠解釋趙林桃為何流淚,她的故事圍繞著這整個企業,很能夠讓人體悟真實狀況。
最後,我想要談論的是現實──我們的世界可以提供哪些東西、而我們實際上需要哪些東西。舊有的現實主義(無止盡的「更多」)已經變形成為危險的幻想。(試想:如果中國人所擁有的汽車數量和美國人所擁有的相同,全世界的汽車數量將會是目前數目的兩倍以上。)我們面臨能源短缺、全球暖化,而且有種模糊但愈來愈強烈的感覺:我們的活力和人際關係並不符合我們的期望,所以我想,我們已經開始摸索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而且時機抓得剛剛好。

读书笔记

打开App,看更多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一根稻草的革命
  • 小的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