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出自当今俄罗斯社交名媛、知名女企业家之手
首部描写苏联解体后出现的“俄罗斯新贵”生活的半自传小说
2005年俄罗斯最畅销小说,入围当年俄罗斯国家畅销书奖提名
它是充满反讽的“真正的当代文学”,还是满足普通人窥探欲的通俗小说?对该书的争论成为当年俄罗斯文坛的重大事件
身为19世纪的俄罗斯男贵族,托尔斯泰揪心让安娜▪卡列林娜走向了铁轨;身为21世纪的俄罗斯女新贵,罗布斯基自信能让陷入重重绝境的半个自己走向新生。这是个大时代中“勇者无惧”的传奇,却以超然淡漠的语气说来,独树一格。
这是一部以女性视角讲述俄罗斯新贵爱恨情仇的小说。作者以举重若轻的笔触,绘制莫斯科“富人区”的生活图景、人物群像,更辅之以悬疑、时尚等元素,成功地使这部半自传性质的《偶然》成为“必然”的畅销书。
小说一开始,在共同生活多年以后,女主人公“我”“偶然”发现了丈夫的不忠。我正为此伤痛欲绝,却得到了丈夫被枪杀的消息。我开始为复仇而生活,为忘却和了结丈夫留下的伤痛和麻烦而奋斗。
我不懈地找寻凶手,毅然雇佣黑道人物残酷地杀死了凶手,却“偶然”发现那只是警察局随意指认的一只替罪羊。真正的凶手在哪里?证人苏醒了,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丈夫的情妇找到了我,自称怀上了丈夫的孩子。我虽万般不情愿也只好慷慨担负起她的生活,我替她付房贷的首付,找出女儿用过的婴儿用品给她,替她哄啼哭不停的婴儿,甚至将他们送到了丈夫父母的家中,最后却“偶然”发现……
我“偶然”从家中专职女按摩师的闲话中得知莫斯科没有乳清供应,决然创办了莫斯科第一家乳清供应公司,并大获成功。但在经历政府部门近乎抢劫的勒索、经理人的背叛后,公司破产了。面对一笔12万美元银行贷款的追讨,难以开口向人借钱的我看来只好低价把房子卖给银行,搬出卢布廖夫卡……
凶手终于现形,竟然是他!我揣着买给女保镖用的枪,机械地前往他的住处,却发现他已经被人杀死了,警察正在那里!我来到现场,有一把枪在口袋里,还歇斯底里地放声大叫起来……
至于最后,“我”倒有个美妙的结尾。但小说到底是物质至上的乐观,还是女性视角的反讽,还真不好说。
卢布廖夫卡,坐落于莫斯科西郊森林中偌大的别墅区,高墙上赫然写着“闲人勿进”。住在这里头可不是猛禽野兽,而是当今俄罗斯的政要和富豪。《偶然》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我走出卧室,准备对丈夫说我酝酿了很久的话,这时候我的手在颤抖。我与他之间,有九年的共同生活,有八岁大的女儿,还有一个妙龄的金发女郎,一个星期前,我在餐厅撞见他和她在一起。
“我们还是分开住吧,”我望着他的眼睛,说得很平静。
“好吧。”他漠然地点了下头。我转身回卧室睡觉。
这种嫉妒所带来的心痛,您何时可曾体验过?如果我是但丁,我会把这种酷刑排在热油锅的后面。或者干脆取而代之。
我撕碎了他所有的照片。
第二天,我又把它们都粘好了。
正在我心力交瘁几近崩溃之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一个冷冰冰的男人嗓音在电话另一端叫着我的名字和父称。然后这个声音告诉我,我的丈夫死了。五处枪伤。其中两处击中要害——肺部和头部。就在我们莫斯科住所的院子里……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别了,那道风景
  • 曲终人散
  • 午间女人
  • 荣誉之剑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