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格尔、费尔巴哈到马克思
商务印书馆 / 2018-10出版
试读 / 购买 打开App查看
简介

★图书亮点:
本书既是一部简要的德国哲学史,又是一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史。
★编辑推荐:
本书对德国古典哲学进行了简要分析,论述了马克思对康德、谢林、费尔巴哈、黑格尔哲学的继承与扬弃,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论、辩证法和历史观的形成及其基本原理。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专门阐述马克思主义哲学怎样产生的学术性著作,系统地评价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来源——德国古典哲学,对其中影响最大的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费尔巴哈哲学以及他们之间的继承关系等,都作了评价。特别是对黑格尔、费尔巴哈其人及其哲学都用专门的章节全面而深刻地做了介绍。在此基础上,本书深入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论、辩证法和历史观的形成及其基本原理。
★摘录试读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产生,以德国古典哲学为其重要来源。列宁写道:“他(按:指马克思)用德国古典哲学中的成果,特别是用使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哲学能以产生的黑格尔体系的成果丰富了哲学。”因此,我们在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之前,有必要概略地涉猎一下德国古典哲学的主要内容。 德国古典哲学的出现有其政治社会背景。那时,德国封建王公的腐朽统治达到了极点,一切都很糟糕,不满情绪笼罩了全国。法国革命对德国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资产阶级及贵族中的优秀人物,齐声欢呼,歌颂光荣的法国人民。1750年左右,德国涌现了一批伟大的思想家,歌德、席勒、康德、费希特,随后又出现了黑格尔、费尔巴哈。他们的每一部杰作都渗透了反抗当时整个德国社会的叛逆精神。然而,就整个德国资产阶级来讲,是缺乏英法资产阶级那种坚定的革命毅力的,恩格斯说:“德国的资产者知道,德国只不过是一个粪堆。但是他们处在这个粪堆中却很舒服,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粪,周围的粪使他们感到很温暖。”
当人民真正起来推翻君权的时候,所有这些当初为革命欢欣鼓舞的朋友现在都变成革命的最疯狂的敌人。由此看来,德国那种半家长制的君主专制下的官僚政治统治业已腐败透顶,但又缺乏领导革命的阶级力量。当时德国的资产阶级是萎靡、畏缩的,以致当它同封建制度和专制制度对峙的时候,它本身已经是同无产阶级以及城市居民中所有那些在利益和思想上跟无产阶级相近的阶层相对峙的了。这样一个阶级,诚如马克思所深刻分析的:“它一开始就蓄意背叛人民,而与旧社会的戴皇冠的代表人物妥协,因为它本身已是属于旧社会的了;它不是代表新社会的利益去反对旧社会,而是代表已经陈腐的社会内部更新了的利益;它操纵革命舵轮,并不是因为它有人民为其后盾,而是因为人民在后面推着它走;它居于领导地位并不是因为它代表新社会时代的首创精神,而只是因为它反映着旧社会时代的不满情绪。”马克思对德国资产阶级特性的刻画真是入木三分。这样的资产阶级,显然不可能领导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它不能不以与封建主妥协牺牲广大人民的利益而告终。 德国古典哲学,便是德国这样一种资产阶级的观点的理论表观,它是资产阶级唯心主义发展的一个极为完备的形式。恩格斯曾经指出:从康德到黑格尔的德国哲学,贯穿着德国的庸俗资产阶级性质——时而又积极,时而又消极。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