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紅的記憶: 龜倉雄策傳
臉譜 / 2018-12-1出版
简介

「設計在任何時代都是歷史的見證人。必須具有跨越時代的生命力。」
——日本現代設計之父 龜倉雄策——
東京奧運與大阪世界博覽會的舉辦、日宣美與日本設計中心的成立……
在重大關鍵局勢之際,總能見到這位不斷鼓舞激勵日本的稀世表現者
從龜倉雄策的生涯和工作,揭開昭和時代的設計幕後史
2015年,東京奧運會徽的徵選引起社會一片譁然。對佐野研二郎設計案可能是剽竊的指責,主辦單位正在猶豫是否繼續使用。
於是「使用之前的會徽就好啦」、「沒有任何設計能夠超越那個會徽」等意見四起,紛紛表示希望1964年東京奧運會徽能夠重出江湖。
這個眾所皆知的會徽,設計者就是龜倉雄策。
為昭和史增添輝煌一頁的諸多事件,他都是相關人物;他超越設計師的領域,不斷鼓舞激勵日本,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表現者。
▋本書特色
◆ 記錄1915-1997日本現代設計之父八十二年精采際遇與堅毅不懈的努力。
◆ 縱覽大師波瀾壯闊的不凡時代,見證昭和時期設計圈的蓬勃活力。
◆ 從平面設計發展視角,窺看日本二戰前後的經濟、社會與文化變遷。
▋朱紅的記憶 創作的原鄉
龜倉雄策出生於1915年,九歲時,舉家從半年都沉浸在雪白與冷冽的新潟縣搬到東京。住家對面有整片紅樹林,放眼望去,盡是朱紅。這是龜倉初見希望新天地――東京的景色,也是他設計的原點,更是他一生對家國及設計奉獻的熱情所在。
龜倉從小生活在藝術世界裡,父兄與舅舅都喜愛繪畫,也四處蒐購畫作。初二時,龜倉沒能通過中學考試,被父親要求退學,幸運地與鄰居三浦逸雄(第一書房綜合雜誌《Le Serpent》的總編輯)成為忘年之交,三浦帶領他進入文學、電影、音樂等世界,與精通法國文學的小松清、俄國文學的中山省太郎、畫家海老原喜之助、藝評家柳亮等人認識,為龜倉的藝術涵養打下基底。年紀輕輕就為《Le Serpent》雜誌畫插畫、寫影評,還考進日本第一家製作公司「共同廣告事務所」,第一次設計的裝幀書籍就是聖修伯里的《夜間飛行》。
當龜倉看到小津安二郎《大小姐》的電影海報時,非常崇拜河野鷹思,而且立志成為「圖案師」。
十九歲時,在一家舊書店看到一本包浩斯圖錄,十分著迷,被由直線與曲線構成的世界深深吸引。二十歲時,毅然前往由日本知名建築師川喜田煉七郎,師法德國威瑪包浩斯學校所創辦的新建築工藝學院。
▋為昭和史增添輝煌一頁的重要推
二戰期間,攝影家名取洋之助成立日本工房,找來山名文夫和河野鷹思兩大招牌,創辦當時向國際宣揚日本的海外雜誌《NIPPON》。龜倉經由攝影家好友土門拳的引介和該雜誌展開合作,大膽運用影像、蒙太奇等藝術手法,將它變身為與國際接軌的高水準刊物。同期間,龜倉也學到名取以「紀實照片拼貼」手法,呈現編輯風格的獨特絕活。原本要展現在《NIPPON》東京奧運特輯上,但因政府決定交回第十二屆東奧主辦權而停擺,讓他喪失與河野製作的柏林特輯較勁的機會。
紙張隨著緊張局勢愈發短缺,名取將個人商號「日本工房」,改制為股份有限公司「國際報導工藝株式會社」,以取得足夠讓刊物順利出版的用量。名取認為「戰爭是一門生意」,陸續在新京、上海、香港、大阪等地成立分公司,他到上海打天下,拔擢二十五歲的龜倉擔任東京總公司的美術部長,打造泰國版的《LIFE》雜誌――《東亞畫報》,讓外國人了解日本的生活方式。這本日本國情宣傳雜誌,是名取跨出大東亞圈政治宣傳出版事業的第一步,也讓身為總編輯的龜倉,終於有機會和掌理《front》、被勝見勝譽為書籍裝幀天皇的勁敵原弘,並肩站在同一土俵上。
戰爭期間,龜倉協助國際文化振興會,製作發行宣揚國威、振奮士氣的《陸軍》《海軍》寫真集。戰敗後一周,龜倉收到陸軍宣傳部的命令──「國際報導工藝持有的所有照片原版,速速處理。」趕在麥克阿瑟進駐日本前,將十幾萬張的照片及檔案資料塞入木箱,拋入築地川沿岸,記錄十五年戰爭全貌的原版,以水葬收場。
美軍進駐後的某天,龜倉在東京月台上撿到印有藍色水墨圖案的行軍餐盒,他對美國如此講究細節,而且設計具有療癒作用,震驚不已;尤其一股新鮮的文明和文化氛圍,自老舊屋內油然升起時,有感而發地跟妻子說:「瞧瞧這個設計。這就是文明,設計是生存的喜悅。今後,我會將這個設計去蕪存菁,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為了向世人傳達為每日生活引進美好事物非常重要、發掘年輕新銳設計師,以及提升日本廣告設計水準,龜倉雄策和原弘等人在1951年成立日本宣傳美術會(簡稱日宣美)。六○年代,尼康相機的市占率很低,日本光學公司找來龜倉代言改造,不但扭轉頹勢,他設計的Nikon SP相機海報,還被德國設計家Will Burtin看中,開啟龜倉與國際的連結。日本戰敗後急於從衰敗中奮起,重新踏上國際舞台,在行銷策略聯盟抵抗外資的號召下,龜倉在1960年組建日本設計中心,結集全國優秀廣告人才,開啟設計師的專業地位;兩年後設立龜倉設計研究所,成為自由設計家。
成長於二戰的龜倉,是日本第一代平面設計師,受西方現代方主義影響,作品中透露極強的現代性,但又不失日本傳統美學的象徵性與簡潔性。1965年,日本終於爭取到抓住世人注目的強國機會――東京奧運,龜倉領軍的團隊,設計日本國旗從金色奧運五環托起的奧運系列海報造成轟動,不僅使日本在世界平面設計舞臺上嶄露頭角,也捲動日本經濟快速發展。國寶級藝術大師橫尾忠讚譽「這充滿張力的海報是成就戰後現代主義的巔峰傑作」。此系列作品獲得當年國際米蘭海報設計大獎,從海報文宣、工作手冊、指示牌到證書紀念品,龜倉設計的整套識別系統,成為奧運史上的典範。那面朱紅記憶的旗幟,在活動落幕後,仍持續屹立在每個人心中。
▋「現在,我們正在龜倉雄策設計的道路上做設計」一一佐藤可士和
龜倉將日本特有家徽做為一種視覺語言,貫穿在海報中,展現大和民族特有的文化,從1970年他為大阪世界博覽會設計的海報中可見端倪。無論精神內涵還是形式表現,龜倉都走在日本平面設計的前端,深深地影響日本乃至世界的設計風格。1978年,龜倉擔任日本平面設計師協會(JAGDA)會長,推動日本成為設計大國。除設計海報、標誌、攝影、雜誌、書籍裝幀之外,也涉及雕塑、公共藝術等其他設計領域,晚年亦擔任《CREATION》設計雜誌主編,堪稱現代日本設計的創始者。
他一生獲獎無數:曾多次榮獲華沙國際海報雙年展的金獎、銀獎、藝術獎、特別獎;布爾諾國際平面藝術雙年展銀獎、銅獎;芬蘭拉赫蒂國際海報雙年展大獎;1982年紫綬褒章;1988年勳三等瑞寶章;1991年個人文化勳章;1994年獲得《CREATION》雜誌授予的每日設計大獎特別賞與東京ADC會員賞,同年華沙美術學院授予榮譽博士。龜倉辭世後,JAGDA為向他致敬,在1999年特別設立日本設計最高獎——龜倉雄策獎,田中一光、永井一正、勝井三雄、淺葉克己、原研哉、佐藤可士和、佐藤卓、葛西薰、三木健等人都曾榮獲。佐藤可士和便曾說「現在,我們正在龜倉雄策設計的道路上做設計」。
日本歷史上的大事,幕後總能見到龜倉的身影。他認為「國家治理與企業經營都必須和設計一體化」。國家和企業都有其根本的理念,以及奠基於該理念之上的策略。而為了體現這些理念與策略所付諸的行為,就是國家治理,就是企業經營。設計也是同樣道理。面對每個重大事件,他的思想、表現和行動,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
本書回顧龜倉雄策的生涯和工作,揭開昭和時代的設計幕後史。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街道文字
  • 日本设计六十年
  • 海海人生!!
  • 鲸鱼在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