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雅正义
邵晋涵 / 李嘉翼 点校 / 祝鸿杰 点校 / 中华书局 / 2017-12
试读 / 购买 打开App查看
简介

1.【深度整理】整理以邵晋涵生前勘定的乾隆己酉(1789)重校本为底本,通校戊申年(1788)初刻本,将邵氏的修订以校勘记的形式反映出来,清晰呈现了《尔雅正义》成书、定本的经过与思路,具有巨大的学术参考价值。
2.【索引详细】编制了详细、深度的索引,不止将《尔雅》《尔雅注》涉及的字词编入索引,还将邵晋涵在《尔雅正义》中指出的某字通作某,本或作某,别书作某,省作某,古字作某,误作某,等等,均编入索引,并括注《尔雅》本文之字,略翻索引,即可大略了解邵晋涵的语言文字思想,极便训诂学者研读利用。
3.【意义特别】《尔雅正义》是清人新疏十三经的头一部著作,也是“十三经清人注疏”丛书中率先成书者,别具意义,梁启超说“在清学史中应该特笔记载”。
4.【殊便阅读】标点准确,校勘详细,分段合理;繁体直排,全式标点,字大行疏。
————————————————————————————
《尔雅》是儒家经典“十三经”之一,是现存中国古代首部词典,相当于“古汉语分类词典”,收录词汇四千多个,按类分为释诂、释言、释训、释亲、释宫、释器、释乐、释天、释地、释丘、释山、释水、释草、释木、释虫、释鱼、释鸟、释兽、释畜十九篇。古人注释经典,主要依据《尔雅》和《说文解字》。
邵晋涵的《尔雅正义》是清代注释《尔雅》的重要著作之一,开启了清人重新注疏十三经的先声,从此以后,才有各种新的经疏陆续出现。
《尔雅注》是郭璞用力甚勤的一部著作,后世雅学皆以郭注为宗,邵晋涵《尔雅正义》据唐石经及宋本、他书所引,校勘《尔雅》正文和郭璞注,广采汉晋诸家训诂与郭注比较,相同的会通其说,相异的博其旨趣,并对郭注谨慎阙如之处进行补注。引经证注,辗转旁通,稽考声韵,辨别名物,并随文发明经注体例,构建了清人注疏《尔雅》的基本框架,开创了雅学研究的新局面。
《尔雅正义》是邵晋涵生前唯一刊刻的著作,花数十年时间写定,初刻于乾隆戊申年(1788),次年对初刻本作了较大修订,即己酉重校本。此次整理即以己酉重校本为底本,通校戊申初刻本,将邵晋涵的修订,以校勘记的形式反映出来,将《正义》成书、定本的经过与思路清晰地呈现了出来,具有巨大的学术参考价值。又参校《学海堂经解》本和经史群籍,做了细致的标点、校勘、分段等工作,又附录邵晋涵传记资料,以及清人、近人对《尔雅正义》评论的资料,俾资参考。
此次整理又编制了详细、深度的索引,不止将《尔雅》《尔雅注》涉及的字词编入索引,还将邵晋涵在《尔雅正义》中指出的某字通作某,本或作某,别书作某,省作某,古字作某,误作某,等等,均编入索引,并括注《尔雅》本文之字,略翻索引,即可大略了解邵晋涵的语言文字思想,极便训诂学者研读利用。
————————————————————————————
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邵二云是头一位作(十三经)新疏的人,这部《尔雅正义》,在清学史中应该特笔记载。旧注疏本《尔雅》为晋郭璞注、宋邢昺疏,经文有讹舛,注亦多脱落,二云先据唐石经及宋椠本,详为增校。又博采汉舍人、刘歆、樊光、李巡、孙炎、梁沈旋、陈顾野王、唐裴瑜诸家佚注,以郭(郭)为主,而分疏诸家于下。郭注云未详者,则博征他经之汉人注以补之。《尔雅》缘音训义者颇少,二云更取声近之字,旁推交通,申明其说。书凡三四易稿乃定。郝(懿行)氏《义疏》成于道光乙酉,后邵书且四十年。近人多谓郝优于邵。然郝自述所以异于邵者不过两点,……何况这种异点之得失还很要商量呢?因前人成书增益补苴,较为精密,此中才以下所尽人而可能。郝氏于义例绝无新发明,其内容亦袭邵氏之旧有十六七,实不应别撰一书。(其有不以邵为然者,著一校补或匡误等书,善矣。)《义疏》之作,剿说掠美,百辞莫辨。我主张公道,不能不取邵弃郝。
黄侃《尔雅略说》:邵、郝二疏,皆为改补邢(昺)疏而作。然邵书先成,郝书后出;先创者难为功,绍述之易为力。世或谓郝胜于邵,盖非也。清世说《尔雅》者如林,而规模法度,大抵不能出邵氏之外。
张舜徽《清儒学记》:浙东学派的前辈,虽多以史学名世,但亦不废治经。邵晋涵治学,也不例外。研究经学,首必通于文字训诂,所以他在感到邢昺《尔雅疏》芜浅时,曾用十年的功力,别撰《尔雅正义》二十卷,这是清代学者对群经作新疏的开始。从此以后,才有各种新的经疏陆续出现。邵晋涵在这方面,可算是开了一个头。他在博征之中,力求守约。自谓“此书苦心不难博证,而难于别择之中能割所爱耳。乃外人竟有病其略者,斯事所以难言”(见《邵与桐别传》章诒选注语中引)。邵氏在撰《尔雅正义》的过程中,能实行“博观约取”的原则,不尚繁征,力求简要,这却是他的绝大本领。全书精要,便即在此。在此书刊行(有乾隆五十三年戊申初刻本)四十多年之后,出现了郝懿行的《尔雅义疏》。近代学者们多谓郝优于邵,梁启超独以为“郝氏绝无新发明,其内容袭邵氏之旧者十六七,实不应别撰一书。义疏之作,剿说掠美,百辞莫辨。我主张公道,不能不取邵弃郝”(见《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梁氏这一评断,是很公正的。结合我早年学习《尔雅》的经验,先看郝氏《义疏》,后看邵氏《正义》,也感到邵书义例谨严,文章尔雅,在简约中确能说明问题,非郝疏所能及。
洪亮吉《卷施阁文甲集》卷第九:君于经,深三传、《尔雅》,成进士以后,未入馆以前,以宋邢昺疏义芜浅,遂别为《尔雅正义》一书。亮吉始识君,与同客安徽学使者署,见君一字未定,必反复讲求,不归于至当不止。
严元照《尔雅正义书后》:余姚邵学士晋涵《尔雅正义》,笺释允当,征引博赡,较诸邢叔明之书,不翅倍屣过之。且于景纯之注,误者纠之,阙者补之,信此经不刊之典也。
杨钟羲《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尔雅正义》:国朝治小学训诂者,当以是书与郝(懿行)氏《尔雅义疏》、王(念孙)氏《广雅疏证》最为精当,郭(璞)氏注《尔雅》十八年,邵氏且二十八年,其用力专且久也。

讨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黄道周集
  • 宋本扬子法言
  • 郭店楚简老子集释
  • 古今义烈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