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无上
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 / 2015-8-1出版
试读 / 购买 打开App查看
简介

序言
有人问银行家J.P.摩根怎么看股市的发展趋势。他的回答简明扼要、一语中的:“股市还会波动。”股市的头号权威本·格雷厄姆(Ben Graham)为自己最后的,可能也是最伟大的一本书《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寻找主题。最终他在维吉尔(Virgil)的史诗《埃涅阿斯纪》(Aeneid)中找到一句合适的话。该书的题词是:Pei varios casus,per tot discrimina rereum tendimtls。其意思是:我们在机遇缤纷和变化无常的道路上开拓前进。
自从1997年我开始创作《至高无上》以来,股市风云变幻,充分证明了上面两位投资者的预言——股市本质是多变的。在过去的15年里,股市曾经跌宕起伏。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1999~2000年的网络泡沫,股市两次陷入熊市(2000年3月,2007年9月),股价从最高点下跌近50%,接踵而来的是全球债务危机和复苏,股市的发展走势就如同坐过山车一样。 在我撰写此前言之际,股市再次经历了从恐慌到乐观的情绪转变。在过去半年多的时间里,股市弥漫着一股恐慌的情绪。人们担心某些西方国家债台高筑,后果不堪设想。几个月来,欧元区竭尽全力阻止这种恐慌情绪的蔓延,好像有些力不从心。世界各地的经济专家纷纷预言,未来几年经济不景气,投资者对于类似债券和黄金等所谓的“安全避风港”的资产趋之若鹜。然而几周前股市风云突变,很多包括股票在内的所谓的风险资产强劲复苏,几周之内平均上涨20%。
面对财运逆转,很多人不再学习股票投资或者如何从中受益。其实这不足为奇。毫无疑问我们所处的时代,股市收益相对偏低。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经济泡沫破裂之后。正如我们在互联网鼎盛期所看到的那样,很多投资者完全脱离现实,股价高得离谱,没有任何依据——这种疯狂的行为在金融界前所未有。类似这样的市场繁荣和萧条交替循环,在历史上也曾有过。
现在我们事后想想,1982~2000年,股市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每年平均通货膨胀调整后收益率为12%,远远高于股市长期的平均收益率。这段时期尽管有一些小插曲,比如1987年的股市崩溃、1990~1991年的经济衰退,想通过投资股市赚钱还是很容易的。很多人第一次入市就赚钱了。新技术的发展以及股市规章制度的废除,促使新的股票交易所在世界各地兴起,24小时实时全球交易闪亮登场。
然而,到了21世纪初期,经济环境不尽如人意,股市发展举步维艰。美国和英国股市指数——标准普尔指数和富时全股指数——从资产的角度看,在21世纪头10年结束时都有所降低。即使从股息的角度来看,大多数投资者在这头10年也是亏损的。2008年的银行业危机以及股市阶段性的波动让人们更加厌恶风险投资。利率暴跌到有史以来的最低点,导致包括股票在内的各种投资产品的收益缩水。 但是,我们可以从低迷的股市中得出很多有用的结论。我之所以着手写《至高无上(二)》,就是因为在顶级专业投资人的身上,有很多我们可以借鉴的理念和方法。自从2000年股市创新高以来,成功投资的案例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人希望理解股市是如何运作的。事实上,在收益缩水的时候,更有必要听取明智合理的专业投资意见。今天的投资环境,无论是对于专业投资者还是个体投资者来说,都充满了挑战。
在过去的15年里,有选择的投资是有回报的。自2000年以来,英国和美国股市竭尽全力希望东山再起。相反,黄金和债券市场却是另外一番景象。黄金价格实现连续11年上涨,价格涨了8倍。新兴的债券市场在过去12年里市值翻了一倍,比如本书的人物之一马克·莫比尔斯(Mark Mobills)管理的投资信托公司。自2000年以来,政府债券的年收益率一直在7.6%徘徊,而英国股市的收益率只有3.2%。(但是,不要以为债券的超常表现可以在未来重演。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本书介绍的专业投资人士对于上述提及的股市走势早就有所预见。事实上,钱总是能赚到的,只要你知道哪儿有赚钱的地方——问题是:你知道吗?如果不知道的话,从哪里可以学到,如何做得更好?这也是本书再版的原因。本书记录的专业投资人士有些已经不在人世。其中最明智的两位大师,伊恩·拉什布鲁克(曾准确预言2008年全球银行业信贷危机)以及尼尔斯·塔布(NilsFaube,曾预言1987年股市崩盘)在本书第一版上市之后就巳离开人世。另外两位,迈克尔·哈特(Michael Hart)和约翰·卡林顿(John Carrington)已经退休。因此,本书中介绍这四位的内容基本上保持原样,只是加了简单的附注以更新个人传记而已。他们的投资智慧和真知灼见依然同以前一样意义非凡。
书中的其他四位投资人士,仍然积极地从事基金管理这一行业。我做了大量的修订更新,改写与之相应的章节。就拿安东尼·波顿(Anthony Bolton)来说,我全面更新了介绍他的这一章节。波顿的故事一直持续到2007年他退休不再管理英国股票基金的时候。他被视为英国最优秀的基金经理。退休之后,他到香港担任一家中国股票基金公司的经理,对此我并没有做详尽报道,因为现在对他在新公司的表现做判断为时过早(虽然该公司最初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出于可读性的考虑,我在本书的8个章节中都使用了现在时态。此外,附录部分我也没有做任何改动。
本书第一版发行之后,最让我高兴的事就是我对书中的人物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比如,吉姆·斯拉特(Jim Slater)知道我对农产品感兴趣,就劝我在他帮助筹建的巴西农业基金阿格里夫巴西公司(Agrifit‘ma Brazil)担任顾问,并在公司创建期购买其股票成为股东。目前这家基金更名为吉纳格鲁有限公司(Genagro Ltd)。在此之前,我对安东尼·波顿做了进一步的访谈,基于他的经历和理念写了一本书介绍他的投资方法。之后,我写了第三本书介绍约翰·邓普顿(.John Templeton)的投资风格。此书在2012年出版,约翰的信徒马克·莫比尔斯在书中和我们分享了很多有价值的投资理念。
让我很吃惊也很高兴的是,在与书中的人物进一步接触之后,我发现原先的看法并不需要做什么改动。同样,我觉得此书头版的结论也没有修改的必要。基本的投资原则并没有什么大变化——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分散风险,承认局限,完善你的投资方法,使之适应你的性情和经历,这些原则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金融学家曾试图推出更为科学的投资方法,在20世纪90年代也曾风靡一时,但是结果大多令人失望。从心理和行为的角度来解释市场行为,证明要比假设投资行为是理性驱动的更有成果。
如果说原稿中有需要着重强调的地方,那就是靠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来建立投资组合里的核心资产。我在此书第一版中曾经对这一做法给予赞誉,目前来看当时给的赞誉还不够。有大量证据表明,绝大多数专业基金经理和投资顾问都不可能一直保持高于基准水平的业绩表现。旨在追踪世界股市指数动态的指数基金,价格相对便宜,也更容易买到。所以指数基金成为任何投资组合里越来越有吸引力的组成要素。在我看来,任何刚干投资这行的人都应该读一读杰克·鲍格尔(Jack:Bogle)和查理·埃利斯((2harley Ellis)的书。他们在书中指出,指数化和成本最小化是投资组合的核心法则。
基本法则并不意味着研究最成功的市场主体或者投资其基金是无价值的。如同任何专业探究一样,基本法则是让寻找精华成为必需。这也就是我着手写《至高无上》的初衷。我深知自己的投资组合得益于我所学到的这些基本法则。很高兴知道其他人也同样受益。这里举个最有意思的例子,一位大有前途的基金经理塞班森·里昂(Sebastian Lyon),非常喜欢本书中某个章节的内容,就亲自飞到爱丁堡来拜访书中的人物伊恩·拉什布鲁克。后来他们俩发现,彼此在投资领域志同道合,就经常保持联系。再后来拉什布鲁克英年早逝,他的投资信托基金个人资产需要新的投资顾问。公司毫不犹豫地委任塞班森的特洛伊资产管理公司(Troy Asset Management)来担当此事。到目前为止,这一决定的结果令人满意。
大多数投资者对于自己追随最流行的而不是最有价值的冒失行为觉得很内疚。最完美的也是最赚钱的投资方式应该是反向行为:当市场价值被高估的时候,减少和保护自己的利润;当市场价值被低估的时候,寻找新的投资机会。不要害怕为自己思考——最重要的是,不要被不可避免的逆转束缚手脚。科学探索的新兴领域——行为金融学,已经开始记录分析人们很多情感偏见。正是这些狭隘的偏见阻碍人们理性地对待手中的钱。“投资并不是一路平坦优雅地驶向财富,”美国的权威人士查尔斯·埃利斯(Charles E1lis)说,“投资这条路坎坷崎岖,需要持久的毅力和恒定的目标。”
从长期来看,投资股市仍然是稳定的。近来股票便宜多了,目前的困难是给未来创造更多的有利机遇。(我个人的观点是,我们还没有完全走出痛苦而漫长的调整期。在经历了过去10年投资过剩以及政策失误之后,这样的调整期是必需的,但是它不会再持续很久。)但是为了能获得投资收益,我们必须完全了解成功投资到底包含哪些要素。
积极基金管理确实有点像专业打高尔夫球——在这一行技艺平平的人通常收入颇丰,而那些真正的冠军,那些多年来不断提高水准并保持高水准的球手并不多见。在这一行要连续几年保持成功确实要有些天赋。干这行对于某种性格类型的人来说,存在挑战也是不可避免的。很明显,像安东尼·波顿这样的人,本身的性情就非常适合特立独行的投资风格:全身心投入,镇定自若,深思熟虑,有点着迷。年复一年特立独行,这需要勇气和责任才能坚持下去。约翰·特恩(John Train)在对现代成功投资人士研究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尽管专业投资人士有时候看上去像是一夜暴富,其实干这行没有什么运气可言,就像是玩国际象棋一样。那是一门技术活儿,每周都要做很多决策。投资组合的基金经理不可能靠运气或巧合创下业界最好的业绩纪录,正如一个棋手不可能靠运气或巧合来获得象棋联赛的冠军一样。”
多年前,摩根和格雷厄姆很痛苦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从本质上讲,股市是波动起伏的。投资者不可能只经历上升期而不经历下降期。如果你不喜欢这个事实,就不应该入市。好消息是上升期要比下降期多,而且下降期是买入的最好机会。但是,永远不要忘记成功投资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容易。预先做准备是值得的,身边要有个精明能干、经验丰富的投资顾问。我希望你能在本书中找到你的投资顾问。
乔纳森·戴维斯
201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