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的明智
华夏出版社 / 2015-5出版
试读 / 购买 打开App查看
简介

sophrosyne是古希腊极为重要的一种德性,从荷马以迄亚里士多德都有探讨,柏拉图对话中亦随处可见相关辩驳,但唯有《卡尔米德》专门讨论了这种德性,并先后提出了多个定义,穷尽了这一德性的内涵。《卡尔米德》同时触及sophrosyne的传统含义以及苏格拉底对这一德性的改造,sophrosyne在对话中从一种具体的美德(此时译为“节制”)转化为一种抽象的知识(此时译为“明智”),与“知无知”等同起来,而“知无知”正是苏格拉底哲学的特征。理解古希腊的sophrosyne,特别是苏格拉底本人的sophrosyne,《卡尔米德》是最为重要的文本。
本书细致绎读《卡尔米德》,抓住文本细节和戏剧元素,试图厘清sophrosyne在对话的情节和论证层面的演进和变化,并揭示苏格拉底对这一德性的改造以及苏格拉底哲学的特质。
大多数学者认为,《卡尔米德》设置在公元前429年,当时苏格拉底和战友(“我们”)从波提岱亚的军营回到了雅典。波提岱亚之役可谓伯持续了二十七年的罗奔半岛战争(公元前431—前404年)的前奏《卡尔米德》的戏剧时间可说极富意蕴,伯罗奔半岛战争、雅典民主的衰落、僭政、苏格拉底之死等事件,全都隐含在对话的表面之下。雅典的战败、克里提阿和卡尔米德日后的僭主命运、苏格拉底之死,都与《卡尔米德》这场对话有关。
《会饮》展示了苏格拉底在传统意义上的“节制”(sophrosyne),《卡尔米德》则展示了苏格拉底非传统意义上的“明智”(sophrosyne),前者是无爱欲的节制,后者是有爱欲的明智。在《卡尔米德》中,一种具体的美德——对于身体性快乐的节制——转换成了一种抽象的、理论性的“知识”,即“关于知识的知识”。
《苏格拉底的明智》对《卡尔米德》进行了细致绎读,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把握“明智”在苏格拉底哲学中的真实内涵。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克力同章句
  • 发现存在者
  • 哲人与僭主
  • 为哲学的写作技艺一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