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歌(上下)
紫微流年 / 江苏文艺出版社 / 2015-3出版
简介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七年杀伐生死路,携琴寄鹤共缓归。
那年,天山雪满,他和她在杀戮场相遇。她是弹指碎烟花的杀手,为复仇以身试毒,历经寒暑稚颜不改;他不过一介无名小卒,为了生存折节为奴,忍辱负重心事成灰。
那月,他跟着她走在死一般的寂静里,歌声忽起,道尽了生之欢悦、死之静穆,却温暖得让人落泪,他愣愣望着她,终止了一切思维。从此,他的命是她的,他的心也是她的。
那天,明月破出云海,万里风起,他翻身上马,一把带起她揽在身前,随即纵马而出,直奔江南。他低头轻吻风扬起的发,道:“我们,回去。”
那时,他不会想到,昔日生死相托的两人有一日会境地全殊,各分天涯。
眼见天各一方,红颜半陨,如何才能执手相看陌上花?
若还可以,说好了,一起老,一起死。百年之后我们埋在一起,坟前种上青青的树。春天开出满树的花,风一吹就像我在对你说话。好不好?
*
远离了沉沉山影,他渐渐放缓了缰绳。
一轮明月从天山层层峰峦间穿出,浮于苍茫云海之上,连晨星都失却了光辉。万里不断的风掠起,拂过江南舞榭,吹过边关冷月,浩荡连绵不息。如练清辉遍洒天地,自然的壮景让人心神俱醉。
纵已见惯,怀中的人儿仍不自觉地赞叹。他收紧了双臂,胸臆充盈,忽然间心潮澎湃,一声清啸出口。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辗转杀戮,兵戈七年,终有一日,放蹄还乡,脱出囚禁已久的牢笼。
他低头轻吻风扬起的发,难以自制地激动。
“我们,回去。”
*
一辈子,听起来那么长,长得仿佛充盈着希望。他像是忘了怀中的人命如朝露,一厢情愿地描画,“到了扬州,也会有这样一处院子,我会布置成你喜爱的景致。江南落雪的时候不多,等身体调养好了,我带你去观雪后湖景,夏天陪你赏月扑蝶。百年之后我们埋在一起,坟前种上青青的树。春天开出满树的花,风一吹就像我在对你说话。好不好?”
*
“如果有一天死了……将来我先走一步,必得你好生敛葬;若复多年你也过世,届时又由谁呢?”
“这么一想,觉得生一个孩子也不错。”她低头看看小腹,漾起微笑,“总得有人把我们埋在一起。”
他许久出不了声,终于话音微哑道:“说好了,一起老,一起死。”
“嗯。”
不知何时,屋外又下起了大雪。

读书笔记

打开App,看更多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天子谋
  • 红颜乱
  • 簪中录
  • 兰陵缭乱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