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
人民文学出版社 / 2008年1月出版
简介

根据中国经典爱情故事《浮生六记》遗失两卷所提供的想像空间改编的小说《红线》。
《红线》以佛教转世轮回的思想为其创作的“理论根据”,利用遗失的两卷提供的想像空间,间以现代派跨越时空的创作手法,使《浮生六记》的主人公沈复和芸在《红线》中转生为博学正直的文物鉴定专家沈复灵和澳大利亚才华横溢的女画家鲁丝。这一对前世的恩爱夫妻,历经磨难和坎坷,今生再续前缘,演绎出一段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特别是与红歌星韩(《浮生六记》中的歌伎憨园)的感情纠葛,更使得这部小说起伏跌宕,扣人心弦。而作者将一个古典的美丽故事和现实生活中充满时代精神的人物结合得无隙可击、浑然天成,更显示出他炉火纯青的创作技巧。
《浮生六记》这部香艳的爱情小说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崇高的地位。 澳大利亚作家周思根据这个中国经典爱情故事《浮生六记》遗失两卷所提供的想象空间改编的小说《红线》,间以现代派跨越时空的创作手法,使《浮生六记》的主人公沈复和芸在《红线》中转生为博学正直的文物鉴定专家沈复灵和澳大利亚才华横溢的女画家鲁丝。这一对前世的恩爱夫妻,历经磨难和坎坷,今生再续前缘,演绎出一段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当代上海的大都市背景将时代变革的氛围渲染其中,使读者游弋于浪漫与现实之间,最终以“不知梦醒何时耳”戛然而止。
第一卷 婚礼记乐
第二卷 生活记趣
第三卷 坎坷记愁
第四卷 轮回记悲
第五卷 镯断记悟
第六卷 梦碎记散
《红线》对于我十分重要,因为它使我偿还了对我一生都具有特别意义的一部文学作品的“欠账”。这部作品就是二百多年前沈复撰写的《浮生六记》。还是上大学的时候,我就读了这本书的英文译本。那时候,沈复的著作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吸引我阅读了更多的翻译成英文的中国文学作品,最终又使我学会足够的中文,阅读了一些中文原著。现在,许多年过去了,由于曾经在中国生活、工作,由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和许多中国朋友与同事密切交往,我的中文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我依然要说,通过文学作品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途径。而这一切都始于《浮生六记》。这本书以其不完整、不确定的形式流传于世,被世界各地的读者喜爱、欣赏。
在对沈复的著作表示敬意的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对跨越时空界限行走其间的其他著作表示敬意。我想对作家们表示敬意。他们像沈复一样,用自己的作品从一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感染我们。我特别感谢中国文学传统和它在当代世界产生的持续不断的影响。而翻译家在赋予一本书跨越国境走向另外一个国家的力量时,做出了不容忽视的重大的贡献。沈复的语言是文言文和现代白话文结合的产物。它反映出那个时代书面语言的发展与变化,大而言之,反映出文化与历史的变革。几代人之后,一九三五年,林语堂——他也经历过时代的巨变——在上海第一次把沈复的著作翻译成英语。这样做的结果是,他把《浮生六记》这部中国文学经典变成一本非常流畅的英语文学作品,使其以新的面貌出现在外国读者面前。林语堂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可以用中、英文两种文字撰写文学作品的语言大师。他用英文撰写的畅销书《生活的艺术》(1938年),向西方读者阐释了中国文化。在这本书里,他写道:“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 ”他爱沈复的妻子犹如沈复自己爱她一样。林语堂把芸作为一个范例,告诉西方人应该怎样珍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他们的品格。
作为作家和翻译家,林语堂把不同文化之间交流的可能性变成了事实。在我准备出版《红线》的时候,我非常荣幸地得到林语堂的女儿林太乙和林香菊(音译)的支持。我这个沈复故事的“版本”以二十世纪末的上海为背景,改编、使用了原著中的某些片断以及林语堂和其他人的评述,按照自己的意愿对原文做了取舍,增加了我自己的翻译。因此,沈复、芸和鲁丝在创作过程中有了不同程度的改变。这样一来,把本书翻译成现代汉语的难度就大大增加。我非常感谢翻译家李尧和郇忠做了这件工作。在赞扬翻译工作者为传播各民族不同文化所做的贡献时,我特别赞赏李尧为使我的作品与中国读者对话而取得的成就(他也是我的《长安大街》、《黑玫瑰》和《守望者》的译者)。这个译本的问世使得发端于沈复的令人愉快的交流和创作的灵感得以延续。
作为小说家,我对这部经典之作进行了想像,赋予它新的内涵,使它成为供今天新一代读者欣赏的、与《浮生六记》全然不同的故事。《红线》在过去与现在、事实与推测之间游弋,在一个充满各种可能性的、已经变化了的世界成形。历史的幽灵可以再回来,浪漫的爱情故事可以再重演,人们着手新的变革,包括东方与西方之间的变革,下一章永远是个谜。
我希望读者能接受并且欣赏我以敬佩之心为这一对话做出的努力。
尼古拉斯·周思 二○○七年四月十九日 阿德雷德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