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
遠流 / 2007.12.28出版
简介

年輕女子「慶昭」身患疾病,滯留高原,靜等死亡。事業有成的中年男人「善生」剛剛結束追名逐利的暄騰往日,內心長久壓抑的黑暗蘇醒,準備去與世隔絕的墨脫,尋訪舊友內河。內河是被世界遺忘的女子,命運多舛。兩人結伴同行,一路上善生向慶昭講述自己和內河的往昔,雅魯藏布江江河谷的奇崛險阻,恰似敘述中依次展開的一代人苦痛而流離的蛻變過程。
這樣的三個生命,在異地相逢,當往事漸漸清晰起來,前路卻依舊渺茫……。
這是勵婕具有重要標誌的一本小說,後現代主義風格,神秘清冷的氣質,筆調優美抒情,揉合寓意和哲理,厚重壯闊。勝過其以前任何作品的美感和力度。小說中三個人物,各有獨特的性格,隱藏創傷的陰影。既有細節敏感的文字描寫,又有對人性的深入反映和探索,表達了城市人群的情感和內心,以及他們所困惑的對於愛,信仰和生命本質的追尋和探詢。

繁體版序
《蓮花》在2006年出版。讀者反映熱烈,使它十分暢銷。它如同我出版過的每一本書,表相熱鬧之極,人來人往,內裡卻是孤僻難辨。
它寫的是邊緣人的生活。那些人在世間身份孤立,內心暗湧,悶聲不響。又或許是個獨行的上路者,不佔有世俗的資源和權力,如同被流放的角色。惟獨只忠實與自己的心。一生只是在與自己的心較量。
人若太執著,依舊是對內對外的一種傷害。惟獨不能輕易原諒的,是對世間的妥協。但人或許應該對命運妥協。這本書講的故事,是三個邊緣的人,如何與自己的命運妥協。
這個結果需要一段危險的路途抵達。危險代表著掙扎。在勇氣和軟弱之間,真實與虛無之間,未來與過去之間,突破與依附之間。這個世間的繁榮昌盛如此沈重,而人在內心的荒涼裡面又該如何自處。那不是輕易能找到答案的事情。一切宗教或哲學也不是答案。
或許時間是答案。就像地球在時間裡已經不一樣。更何況依存在地球之上的生物。人是這樣卑微。但卑微之中有榮耀,因?可以選擇行走,抗爭,思考,最後被沈默地消滅。人與人的一生區別很大。書裡的三個人,如果有苦痛,那也不過是想著,是這樣的過一生,還是那樣的過一生。或者在被命運擺佈時總是試圖一搏的不甘願。
總而言之,他們是一些寂寞的人。
這本書因此像一面鏡子,就像善生對照與內河,看到自己的寂寞。讀者對照與小說,看到自己暗暗生存的內心。而最起初,我只是把這本小說,當作自己的一面鏡子...
編輯說書 - 遠流副總編輯 林皎宏
2006年的秋天,我專程到北京與一位朋友碰面,為的是那年春天她所出版的一本小說。這位朋友崛起於網路,因為風格獨特,長於書寫生活於都市者的漂泊游離心情,而為讀者所喜愛,作品暢銷一時,初時上網隨手拾寫的「安妮寶貝」這個名字,就此家喻戶曉了。
我們聊了很多,談到新書的創作過程,風格的改變,乃至她自己生活種種,甚至關於禪宗佛學的一些公案、經籍。歸去旅館後,我深深覺得網路的不可思議,乃至「網路文學」或「發表於網路上的文學」到底該如何區分的問題。當然,我並沒有想很深,只是對於自己「以名取人」,因為對於「網路文學」、「安妮寶貝」這些稱謂的先入為主偏見而差點錯過一本好小說,感到了幾絲的不安與慚愧:「原來自己骨子裡還是很菁英取向、很勢利眼的!」
《蓮花》是本名「勵婕」的安妮寶貝的第七部作品,講的是一名女子偕同一名旅途緣遇的男子,沿著雅魯藏布江去尋找一名失蹤女性友人的故事。故事簡單,寓意繁複;筆觸冷凝,用字精準。時不時便有一句話、一段文字,觸動閱讀者內心深處的稀微哀意:人的一生若是僅有一次的旅行,那麼,旅行的本質會是什麼?離家出走為的又是什麼?同行的意義為何?無法抵達的背後,又是什麼在作決定的呢?……。甚至,我們拉開厚重壯闊的景深,還可問一問,這樣的一本小說,在這樣的時候,到底寓意為何呢?
小說,一如所有的書寫,原始最終的目的,總期望能增益、富饒讀者的人生。只是,新世紀以來,網路...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彼岸花
  • 蔷薇岛屿
  • 告别薇安
  • 二三事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