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e Sertao
若昂·吉马朗埃斯·罗萨 / Kiepenheuer & Witsch / 1987出版
简介

2002年,位于北欧挪威首都奥斯陆市的读者俱乐部向世界54个国家的100名顶尖作家发出问卷,请他们评选出自己心目中最佳的100部文学作品。经整理后,按得分高低评选出了“世界100部最佳文学名著”。在这百部名著中,西班牙的《堂吉诃德》名列榜首。中国入选的作品只有一部,即鲁迅的《狂人日记》。巴西的作品也只有一部,这就是若奥.吉马拉艾斯.贺萨(Joao Guimaraes Rosa)的名著《广阔的腹地:条条小路》(Grande Sertao:Veredas)。
1922年举行的圣保罗“现代艺术周”(Semana de Arte Moderna)是巴西现代文学的开端。巴西现代文学大致分为三个时期。Joao Guimaraes Rosa、若奥.卡布劳.梅洛.来多(Joao Cabral de Melo Neto)、格拉尼斯.里斯白克朵(Clarice Lispector)三人被誉为巴西现代文学第三代(O terceiro tempo modernista或称Geracao de 45)的“金三角”,而三人中,又以 Joao Guimaraes Rosa的成就最高,处于“金三角”之尖,是第三代巴西现代文学的领军人物。由他倡导的文学语言改革,对新生代的巴西作家产生了深远影响,在巴西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许多不太了解Joao Guimaraes Rosa的人,至多认为他是一个文章写得不错的大作家。其实,在Joao Guimaraes Rosa有限的59年(1908-1967)生命中,其人生经历异常精彩丰富:在巴西腹地骑马旅行、出使欧洲与拉美诸国、经历二次世界大战、蹲过德国监狱、被作为人质与德国人质交换......他的才华表现在诸多方面:优秀的医生、杰出的外交官、语言天才。关于为何对学习外国语言有如此大的兴趣,Joao Guimaraes Rosa在一次新闻采访中回答,学习不同外国语言的结构与思维可以更好地帮助理解作为母语的葡萄牙语。
在常人看来,一个人要是能熟练掌握三到四种外国语言,就被认为是具有超强的语言天赋了。但这一标准对Joao Guimaraes Rosa来说,就未免过于太低。他从幼年就开始了多种语言的学习,除母语葡萄牙语外,他精通英、法、德、意、西、世界语6门外语;粗通俄语;能读懂瑞典语、荷兰语、拉丁语、希腊语文献。他还曾经研究过包括阿拉伯语、波兰语、希伯来语、芬兰语、日语、丹麦语、印第安图皮语等在内不下12种语言的语法结构。对Joao Guimaraes Rosa来说,学习 外国语言是一件十分有趣好玩的事情。
Joao Guimaraes Rosa的文学之路从大学时代就已开始,他的大学专业本是医学,但却痴迷于文字创作。1929年,当时的杂志《O Cruzeiro》举办“全国短篇小说大赛”,Joao Guimaraes Rosa向杂志社投去了自己的处女短篇《猎羚羊的人》(Cacador de camurcas)、《时间与命运》(Chronos Kai Anagke)、《Highmall与Makiné的神秘》(O mistério de Highmore Hall e Makine)。结果,这3部短篇小说全部获奖。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首战告捷。
30岁前的Joao Guimaraes Rosa参加过多次文学比赛,屡屡获奖。1936年,年仅28岁的他又以诗集《岩浆》(Magma)获得了巴西文学院(Academia Brasileira de Letras)一等奖。1946年,Joao Guimaraes Rosa以米纳斯州小城Sagarana为背景,推出了其重要的短篇小说《Sagarana》。这部小说以丰富的语言,鲜活的人物形象,强烈的地域色彩活灵活现地展示了米纳斯州内地的风土人情。由于作者本人就在米纳斯州内地小城度过了青少年时光,因此写起来驾轻就熟,小说中所描绘的蛮荒景象、牧牛人、田园生活等许多内容在以前的巴西文学作品中并未出现过,因此令读者读起来耳目一新。
真正让Joao Guimaraes Rosa引起国际性瞩目的当属其1956年发表的长篇小说《广阔的腹地:条条小路》(Grande Sertao:Veredas)。为写这部小说,作者整整花了两年时间进行酝酿构思、到内地实地采风。《广阔的腹地:条条小路》这部小说在文体与语言上进行了大胆革新。小说把故事的背景仍放在米纳斯州,以主人公 Riobaldo从凶残的土匪演变成温和的农场主故事为主线,讲述其青年时代的各类历险、土匪(Cangaceiro)们的生活及他们的心结,即到底是否存在上帝与魔鬼的争论。小说以大量笔墨展示心理冲突,并进行尖锐深刻地人物分析,显示了作者超凡的语言驾驭能力。
《广阔的腹地:条条小路》小说一出版,在巴西国内立刻引起了立场鲜明对立的两派意见。赞扬者与批评者在媒体上进行争锋相对的唇枪舌战,把巴西文坛闹得天翻地覆,无形中更加提升了这部文学作品的商业价值。这部小说在国内囊括了包括巴西文坛最重要奖项的“Machado de Assis文学奖”等三项大奖,并被翻译成多国文字,被评论界广泛看好可以冲刺诺贝尔奖的巴西作品。
1967年,正当Joao Guimaraes Rosa的德文、法文、意大利文编辑准备联名向瑞典的诺贝尔奖委员会申请《广阔的腹地:条条小路》参选本年度文学奖评选时,一个不幸的噩耗传来,由于多年来患有尼古丁中毒,Joao Guimaraes Rosa在家中呼吸突感困难,意外身亡。而这一日距其第二次当选巴西文学院院士仅仅三天。
Joao Guimaraes Rosa其他重要作品还有《和牧牛人马利阿罗》(Com o Vaqueiro Mariano)、《舞蹈团》(Corpo de Baile)、《第一个故事》 (Primeiras Estórias)、《琐事----第三个故事》(Tutaméia-Terceiras Estórias)等。
截止目前,巴西尚无一部文学作品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当前世界人民对巴西葡语文学比较陌生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