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与民族主义
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07年12月出版
简介

《和解与民族主义》这本书是作者对《战后保守势力的亚洲观》作了大幅度的修改后改用新书名问世的。新著增加了近10多年来的最新资料,而且从政治思潮变迁、政治力量对比的角度对日本政坛主流派的亚洲政策作了新的诠释。书中涉及的政治家从奠定战后日本保守政治基础的吉田茂一直到前不久还在日本政治舞台上纵横捭阖的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等。这本书里不仅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幕后新闻,更对日本保守政治始终难以摆脱的历史困局作了深刻的分析。
推荐序
中文版序言
序言
第一章 和解与反弹的机制
序言 2006年10月8日
第一节 民族主义的重新抬头
第二节 “自由与民主主义”与“道德性”的对立
第三节 “翌年法则”背后的看不见的手
第二章 对战后政治史和亚洲观的分析
第一节 东京审判放过了岸信介
第二节 战前与战后的吉田茂
第三节 “脱亚”与“大东亚”的渊源
第四节 石桥湛山的悲剧
第五节 “输给亚洲”的意识日趋淡漠
第六节 冷战环境下的选择
第七节 台湾帮与“以德报怨”
第八节 新华派与大陆情结
第九节 “保守主流”的中国观
第十节 中曾根康弘的复杂性
第十一节 通向《日韩条约》的道路
第十二节 军事政权下的日韩友好
第十三节 日朝关系令人烦恼的进展
第十四节 自尊心在南亚得到满足
第三章 又一种战后史
第一节 追溯:被抹煞了的道歉--伊藤博文的错误
第二节 妄言与道歉的政治史
第三节 对天皇访华策过程的回顾
第四节 “日韩论坛”所显现的冷战后
第14届日韩论坛参加者名单
战后的日本与亚洲大事年表
译后记
中日关系在经历了将近6年的寒冬之后,从2006年秋季起逐步开始了回暖的过程。其主要表现是:中止了数年之久的首脑互访重新启动;经贸往来和文化、体育交流出现新的高潮;中曰双方确认了“战略的互惠关系” 。最新的调查表明,两国国民对对方国家的亲近感也有所上升。我认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除非出现特别意外的事件,中日关系改善的进程将不会出现逆转。
如何保持中日关系改善势头,让政治、经济两个轮子加快运转,让双边关系攀升呢?我想很重要的是更广泛地层开公共外交,增加两国国民间认知的程度。中国有句话叫“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意即坚持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走,只要方向正确,终会到达目标。
日本各界人士究竟怎样思考世界,思考亚洲,究竟打算对亚洲近邻推行一条什么样的路线,中国人自然是特别关注的。我觉得,日本著名政论家、《朝日新闻》社论主任若宫启文先生撰写的介绍战后日本主流政治家对亚洲的思维的这本书可以回答中国读者的这种关注。
若宫启文先生在1995年出版的《战后保守势力的亚洲观》专著曾引起日本国内外的广泛反响。作者在此基础上充实了近10多年来的最新资料、新观点、新思想后,以《和解与民族主义》的书名重新推出。书中涉及到的政治家从奠定了战后日本保守政治基础的吉田茂开始,一直到前不久还在日本政治舞台上纵横捭阖的小泉纯一郎,以及上任不久的安倍晋三。若宫启文先生从政治思潮变迁、政治力量对比的角度对日本政坛主流派的亚洲政策作了新的诠释。
1995年8月,时任首相的村山富市发表谈话,对日本以往从事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的所作所为表示深刻反省。村山的“8·15”谈话表明日本在与亚洲邻国和解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但是,由于小泉纯一郎在其首相任内执意参拜靖国神社,使历史的时针在进入新世纪后不仅没有往前走,反而倒退了一大截。在此期间,日本的狭隘民族主义明显抬头,导致了与亚洲邻国的激烈冲撞与持续矛盾。
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去了60多年,日本当权者还是不能准确地给自己的亚洲政策定位,清晰地展现自己应有的形象.作者分析其深层原因就在于战后日本政治始终在“和解”与“民族主义”间摇摆不定。
正如若宫启文先生在本书所概括的,日本政治中存在着可以称之为“ 翌年法则”的规律。头一年日本可能在战争问题上作一些反省,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的关系会有些进展,而第二年往往就会作出让中国等亚洲近邻非常反感的事情。“翌年法则”反映了日本总是在自傲与自耻之间来回游移的一种心态。由细致的观察提出这条法则是很有见地的。
我早就知道若宫启文先生是日本著名的政论家,仰慕甚久。但是,与他第一次晤面还是在2004年12月,我作为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率团拜访《朝日新闻》社的时候。那天,若宫启文先生作为《朝日新闻》社论主任和《朝日新闻》社长箱岛信——起接待了我们。若宫启文先生向我们介绍了《朝日新闻》一贯的编辑方针就是要坚持战后的和平宪法与和平发展道路,反对修改宪法,也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若宫启文先生坦率地提出,《朝日新闻》有时也会在社论中对中国提出一些疑问和批评。不过,是为了中曰两国间能确立真正的友好关系。我回答说,完全能够理解《朝日新闻》的立场;其实中日两国间有很多共同的利益,多有相互交流,就多有相互的启发,就像我们俩的名字中都有的“启”一样。仅一衣带水之遥的中日人民,本来应该是兄弟嘛。宾主们顿时开怀大笑起来。
我与若宫启文先生再一次晤面是在2006年8月,东京举行“第二次北京 ·东京论坛”之际。在头一天的晚餐会上,自民党前干事长加藤絃一先生郑重其事地把若宫启文先生领到我面前,介绍说:“这位可是左右日本舆论导向的人啊!”他不知道我们早就认识了。我们的谈话很快就直奔主题。
若宫启文先生向我详细介绍了他与《读卖新闻》社长渡边恒雄在《论座》月刊第二期上就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著名长篇对话,这一对话被认为是日本舆论界两巨头结成了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统一战线”,引起巨大反响。在外交官时代研习过中文的加藤统一先生担任我们两人间的翻译,他恐怕是迄今为止中曰间所有对话与交流中级别最高的一位翻译了吧。
既然是中译本,我就得说一下它的译者、我的老友吴寄南先生,他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研究员。他专攻日本政治,熟谙日语。那么,这个中译本不仅十分可靠,而且文字流畅,就不言而喻了。
关心中日关系的不只是两国自己。不久前,我访问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的朋友在讨论会上一再表示,希望中日关系好起来,不要让他们面临两难境地。我回应说,目前中日关系像是汽车在爬坡,而不是下坡。
我们会谨慎驾驶:不放松油门,也不急于换挡,但求稳健前进。两国的朋友都用热烈的鼓掌表达丫他们的支持。
佳文共欣赏。我相信所有关心战后日本政治走向和中曰关系的中国读者会由此书受益良多。今年8月底,若宫启文先生在第三届“北京一东京论坛”上担任“亚洲的安全保障与中日的作用”主题的主持人,又发表了不少此书之后新的高见,其间洋溢着他的一贯的大记者的敏锐和政论家的深刻。我诚挚地希望若宫启文先生能有更多的新著被译成中文。
研究当代日本政治和大众传媒的学者都熟悉若宫启文这个名字。他是日本第二大全国性报纸《朝日新闻》的社论主笔,也是日本最享盛名的政治记者之一。
若宫启文1970年从东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加盟《朝日新闻》。先在横滨支局釆访社会新闻,1975年起开始涉足政治领域。从担任首相官邸的值班记者,一直做到《朝曰新闻》的政治部部长、社论主笔,历时30余年。
和他的许多同事一样,若宫启文非常注意拓宽自己的国际视野,将跟踪报道日本政治动向与亚洲乃至世界的潮流紧紧结合起来。1981年,若宫启文专程赴韩国延世大学进修了一年。2001年,又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担任为期9个月的客座研究员。2002年起担任《朝日新闻》的社论主笔,为保持该报言论一贯的风格殚精竭智,发挥了核心的作用。2006年2月,若宫启文与《读卖新闻》主笔渡边恒雄有关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对话发表在《论座》月刊上。这是两家竞争多年的大报王笔首次发出共同的呼声。此举更使他闻名遐迩,影响大增。
若宫启文的著述颇丰。除了在《朝日新闻》上发表的一系列评论和随笔外,主要著作还有:《现代的被歧视群体》、《难以忘怀的国会论战》、《战后保守势力的亚洲观》等。其中,1995年出版的《战后保守势力的亚洲观》在占有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精辟地阐述了战后日本保守政党领导人对亚洲的认识及其处理日本与亚洲关系的经过。这本书在日本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被认为是介绍战后日本政坛主流派的亚洲观的经典作品。
除日文版外,还先后出版了英文版、韩文版。
《和解与民族主义》这本书是作者对《战后保守势力的亚洲观》作了大幅度的修改后改用新书名问世的。新著增加了近10多年来的最新资料,而且从政治思潮变迁、政治力量对比的角度对日本政坛主流派的亚洲政策作了新的诠释。书中涉及的政治家从奠定战后日本保守政治基础的吉田茂一直到前不久还在日本政治舞台上纵横捭阖的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等。
这本书里不仅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幕后新闻,更对日本保守政治始终难以摆脱的历史困局作了深刻的分析。
按照若官启文的分析,日本的保守政治家总是在两种选择间摇摆:既想通过清算战争和殖民统治的历史,寻求与亚洲邻国的和解,又想利用狭隘民族主义的力量,凝聚民心和实现大国夙愿。这种矛盾在最近10多年里表现得最为明显。1995年8月,时任日本首相的村山富市发表谈话,从国策错误的高度对日本以往从事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的所作所为表示了深刻的反省。村山的“8·15”谈话可以说是日本当权者对过去历史进行反省的标准版本,是日本亚洲外交的基础。它表明日本在与亚洲邻国和解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的步伐。但是,在新世纪登台的小泉纯一郎在首相任内执意参拜靖国神社,以致历史的时针不仅没有往前走,反而倒退了一大截。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去了60多年,日本还是不能清晰地描绘出自己在亚洲应该有的形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战后日本的保守政治始终在“与亚洲的和解”与“民族主义”这两大选择间摇摆不定。
多年来,我在研究当代日本政治过程中始终得到若宫启文先生的热忱帮助和悉心指导,很早就萌发了要将若宫启文的独特见解介绍给国内同行和广大读者的念头。2006年12月,若宫启文的新著《和解与民族主义》出版后,我立即向若宫启文提出能否将这本书译成中文,得到先生的慨然应允。若宫先生还专门为中国读者撰写了前言,并同意译者对个别表述作修改。
此后,我便在研究之余,仔细研读若宫的原著,尝试着尽可能原汁原味地将它介绍给国內的同行和广大读者。若宫启文不愧是资深记者,文字犀利而深刻,而自己学识浅薄,日语水平有限,常常为推敲原意,斟酌语句而搜索枯肠,绞尽脑汁。再加上事务繁多,翻译进程时断时续。20万字原著的翻译,在别人可能是举手之劳,我却整整花了大半年。
所幸这本书在翻译、出版过程中得到了有关单位和众多友人的热忱支持。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前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一直致力于促进中曰两国间的相互理解的不断加深。他得知若宫启文《和解与民族主义》中译本即将付梓,在百忙中拨冗为这本书撰写了前言。对此,我深为感动。
《和解与民族主义》的中文版终于问世了。虽然在付梓前一再推敲斟酌,我相信其中难免还会有不少粗疏错讹之处。恳请广大读者和日本研究的同行一一点拨,不吝指教。

读书笔记

打开App,看更多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日本大战略与东亚的未来
  • 文化规范与国家安全
  • 经济高速增长期的日本政治学
  • 战后日本外交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