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津
叶广芩 / 文化艺术出版社 / 2007-9出版
试读 / 购买 打开App查看
简介

《逍遥津》内容简介:与那些大红大紫的女作家对比而言,叶广芩的小说似乎就更为平淡和平买一些。有人说她的作品是“从容淡定”,这话确有一定的道理。也有评论家把她的作品定位成“家族小说”,但叶广芩对此却持否定态度,她认为将她的创作如此“对号入座”纯是“瞎掰”,因为这里所谓的“家族”是不存在于个人经历里的,是他指的、虚构的和因文化氛围属性而凸现出来的。对此,叶广芩就中篇小说《三击掌》给自己的注释是:“我生性是一个简单的人,写文章也是如此,郑板桥的‘难得糊涂’是一种大智慧,我是一种浸泡在迷糊中的真憨傻,是难得清醒的笨拙呆滞,我写文章是永远没有主题,永远是信马由缰。”或许正因为如此,可能是叶广岑本身也没察觉到,作品中男主人公的出走与易卜生笔下娜拉出走,是否存在异曲同工、暗通的地方,前者是投奔“自由”,后者也许是出于无奈。当然,这又不是一个简单的“出走”问题。在日本攻读历史学博士的叶广芩女儿更能体会出母亲创作的其中味:“母亲是个追求完美与精致的人,这大概与她的家庭背景有关。我对北京城东那座宽展的四合院至今记忆犹新,那是我的姥姥家。母亲在那座院子里出生、成长,那里盛满了叶赫家族的故事,盛满了母亲的记忆。母亲和她的兄长们在这个院里养过鸽子、蛐蛐、蝈蝈、金鱼,糊过风筝,荡过秋千……那个老旧衰落的庭院,那些剥落红漆的廊柱,长满绿苔的墙根,那些挑剔、不合群又满肚子学问的舅舅们让我说不出是喜爱、敬重还是畏惧。所以读到小说(《逍遥津》)中,东四六条的七舅爷对胡同东口西口炒肝的评论,对黄金蝈蝈金盔金甲的赞美,竞让我想到了过着散淡日子的七舅舅,由此而发出会心的笑。我读母亲的小说,常常是读到故事的内里,读出生活与文学的嬗变,十分的微妙,这是我作为母亲作品读者的得天独厚。”这也许是对叶广芩作品最直接最血肉的感受。
这种感受也可能是许多评论家和读者共通的。但不同的是,感受的角度则是因各自生活的轨迹迥异而产生的。叶广芩曾对我说过,她恨北京。作为皇族后代,又理所当然地生活在皇城根下,后竞被赶出北京城,叶广芩的内心可想而知是怎样愤懑与落寞。她在这恨中又屡屡展示着那已逝去的流金岁月,也许在这恨的背后寄托了她无限的爱。她那种贵族落寞的气息就时隐时现在作品中。这种情怀曹雪芹和尹湛纳西都有过,托尔斯泰与果戈里也都有过。家族庄园衰败没落了,文学却从这荒草中生长了出来,让人不禁唏嘘万千,而这也就造就了一种落寞贵族特有的文化气息,这一点,在叶广芩身上有。
叶广芩无疑是当今中国文坛上最具有代表性的实力派女作家。

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梦也何曾到谢桥
  • 采桑子
  • 全家福
  • 青木川
书评 写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