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祖父
叶君健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1978-6出版
简介

烂布片(Laserne)于一八六八年写成,一八六九年发表。两个海岛(Vænø og Glænø)发表于一八六七年。谁是最幸运的(Hvem var den Lykkeligsie)和树精(Dryaden)发表于一八六八年。家禽格丽德的一家(Hønse‐Grethes Familie),蓟的遭遇(Hvad Tidselen oplevede)和创造(Hvad man kan hitte paa)都发表于一八六九年,合成一个集子,题为三篇新的童话和故事(Tre nye Eventyr og Historier)。幸运可能就在一根棒上(Lykken kan ligge i en Pind)发表于一八七○年。彗星(Kometen)、一星期的日子(Ugedagene)和阳光的故事(Solskins‐Historier)都发表于一八六九年。曾祖父(Oldefa’er)发表于一八七○年。
这几篇童话都是作者在一八六八年至一八七○年之间写的,离作者逝世不过五、六年的光景。作者这时已经是六十四、五岁的老人,但是创作热情仍然非常旺盛。树精这篇童话的写作过程是一个典型的说明。安徒生说:“一八六七年春天我旅行到巴黎去参观伟大的世界博览会。我以前到巴黎去的几次旅行从没有给我这样深的印象和愉快。这是一个庞大和惊人的展览⋯⋯一位丹麦的记者说,除了狄更斯以外,谁也无法来描写它。不过我倒觉得我有这种能力,同时我觉得如果我能完成这个任务、足以使我的同胞和外国人感到满意的话,那也是一桩快事。怀着这种心情,有一天我看见我的旅馆外面的广场上有一棵枯萎了的栗树。在它旁边的一辆车子上有一棵从乡下运来的年轻的小栗树,准备代替这棵老栗树。于是我就想通过这棵小栗树来表现巴黎世界博览会。树精在向我招手了。我在巴黎的期间以及我后来回到丹麦的期间,树精的生活和它与这个博览会的联系就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慢慢就形成了一个故事。我觉得我必须再作一次旅行,再去看一次博览会,因为我前次看得还不够,不足以使我的故事写得真实和全面。所以我在九月间就又去了一次。这个故事是我回到哥本哈根后才完成的。”
这段写作过程也说明了安徒生写作态度的严谨。这也对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他那些充满了幻想的童话是怎样产生的。

读书笔记

打开App,看更多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奇境
  • 巴黎圣母院
  • 一千零一夜(一)
  • 土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