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朝代(上下)
谦光 / 北岳文艺出版社 / 1992-9出版
简介

长篇历史小说《四朝代》(1953)是泰国著名政治家、作家克立·巴莫的代表作,是泰国历史小说中一部出类拔率的作品。在同类作品中,就反映生活的深度、广度和作品的艺术价值而言,直到目前还没有哪一部作品能与《四朝代》媲美。小说通过一位贵族女子帕瑞的一生,展现了曼谷王朝五世王到八世王(1868—1946)几十年间的社会生活,描写了泰国的重大历史事件。宫廷的礼仪和习尚,以及西方影响所导致的社会变迁。作者赋予历史的血肉和灵魂,编织了一幅壮丽的历史画卷。历史小说有不同的流派和多种写法。作者采用的是构筑了一个符合史实的枢架,造成了一个特定的历史氛围,但情节和主要人物却是虚构的,这就为自己保留了艺术想象、艺术创造的巨大空间。作者以宫廷的变化为背景,具体写的是帕瑞出生的这个贵族家庭及其子女们的历史命运,这是颇具眼光的。18世纪中时,东方来的西方殖民者敲开了暹罗的大门,暹罗的古老生产关系开始解体,踏上了半殖民地化的进程。西方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冲击着泰国的占老风俗习惯和传统的生后方式。无论是四世王的倡导学习西方,五世王的重大政治和社会改革,六世王的宫廷新风,还是七世王的内外交困和资产阶级革令的爆发,都表明这个时代的本质特征是新与旧的交替,是王权的衰落和贵族的失势,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入侵和生活方式的现代化。这是不可逆转的。而自上而下又是这一时期泰国社会变动的一个特点,它并没有搅动下层人民,首当其冲的是宫廷和贵族。可以这样说,不写宫廷和贵族便难于反映那个时代,但是时代的变比又有违人意,宫廷和贵族倡导的变革却加速了自己衰亡的这一历史进程。我们在小说中可以看到,帕瑞幼年目睹的是官殿巍峨壮观,门前车水马龙的“太平盛世”,晚年旧地重游,见到的却是王宫的残破们荒凉,贵人已逝,宫女生活无着,成了被人忘却的遗民,这不发人深思吗?几乎与王权衰落,王府荒凉同步,读者也看到了一个名门望族的败落和解体。腐朽也许是没落阶级的一种普遍现象。一家之主的老皮皮特就是骄奢淫逸的,这个家也从未停止过妻妾分争、子女相斗。它还自然地繁育出蛀虫。坤琪小小年纪就吸毒嫖妓,鼠窃狗偷,成了这个家庭的另一种掘墓人。皮皮特生前还能成为这个家庭统一的象征,他一死便分崩离析。自以为得计的坤文虽然打败了所有对手,成了这个家庭的主宰,但她万万没想到阴险和专横却抵挡不住亲弟弟这个无癞汉的榨取,家产被荡涤一空,昔日雄伟壮观的贵族之家成了一个贼窝和荒凉的晒衣场。这也可以说是揭示了封建贵族没落的内在原因。《四朝代》的最为成功之处是塑造了一批具有浓重时代色彩的人物群像,写出了他们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和特定环境中所形成的性格,写出了他们不同的命运和遭遇。作者不是从概念出发,而是给人们以审美的直觉,从人物的生活史,人物的思想变迁史“化”出了历史。它引导读者探寻了历史的奥秘,又可以把历史做为一面镜子反照今天,给人以思考和咀嚼的余地。帕瑞是小说贯穿始终的人物,她纯洁、美丽、温柔、善良,但又循规蹈矩,逆来顺受,是那个时代典型的闺阁淑女、贤妻良母的形象。面对时代的新风,她也曾怦然心动,但是家教和性格却没有使她再前进一步,她惶惑、迷茫,处处感到不习惯,又听命于别人的安排。她被时代的潮流所裹胁,但从未理解那个时代。但帕瑞没做到的事,她同义异母的妹妹翠却做到了,翠冲出了封建家庭的牢笼,生活得充实而愉快。帕瑞童年的挚友璀是个乐观、活泼、大胆的姑娘,照理说她应当有光明的前途和较好的境遇。但是封闭的宫中生活,使她变成了笼中鸟,古老的宫殿埋葬了她的青春,爱情,送走了她的年华。坤文这个人物塑造得也极为成功。她可以说是封建家族中专横、毒辣、阴险、自私的典型。她掌握家庭大权的时候不过19岁,上有父母,下有弟妹,但是父亲惧她三分,弟妹见她如见阎王。她为自己的私利不讲什么伦常,她是权力和财产的化身,似乎不是血肉之躯。《四朝代》写了大大小小二十几个人物,而言于个性,跃然纸上的就有十几个。主要人物自不必说,次要人物中精神面貌和性格特点也不相同,这些人物展现了一个时代,和今天又是相连相通的。克立·巴莫的作品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他构思巧妙,手法夸张,情节起伏跌宕,富于浪漫色彩,人物性格鲜明,讽刺辛辣,语言流畅,诙谐,《四朝代》也具有这些特点。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火的记忆 1: 创世纪
  • 风流赛义德
  • 威廉·退尔
  • 魔鬼作坊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