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on Sense, the Rights of Man
Signet Classics / 2001-1-1出版
简介

拿着托马斯.潘恩的《常识》,只有一百四十个页码的书让人感觉却是如此的厚重。当然这种感觉来自潘恩那些至今还闪耀着穿透历史迷雾的耀眼光芒的思想。常识有很多种,各行各业都有自己基本的常识,大到政治常识,小到生活常识,都是和我们息息相关的。最初接触政治常识是从中学时代的政治课本起。那时只是为了学业强迫自己接受枯燥无味的政治知识,现在看潘恩的《常识》,知道那才是真正的一个当代人该有的常识。在受教育的过程中,自觉进行着一些思想的修行,那些散落民间的思想源泉真正蕴藏着真理,政治常识才是一个社会人生存必备的常识。
经常我们不断总结过去,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都有过去,总结过去是为了少犯错误。然而往往会花费很多的时间,甚至于有时没有改错的机会。有一条捷径我们是可以走的,那就是积累更多的阅读经验。只要具备一定的常识,就不至于让自己面对时事犹如行尸走肉,丧失基本的观察力和分析力。
作为改变美国的20本书之一《常识》,它是《圣经》之后影响力最大、范围最广的一本书,整个世界、整个的现代政治文明都从这本书里得到启蒙。《常识》观点:社会是由我们的欲望产生的,政府是由我们的邪恶产生的。前者使得我们能一体同心,从而努力增加我们的幸福;而后者的目的则是制止我们的恶行,从而消极地增进我们的幸福。所谓的幸福是我们客观的需求和主观的欲望得到满足,从政治的角度上讲就是独立、和平。最初的人为了客观的需要组成一个社会,只有每一个人互相能从组织起来的社会中所得的幸福才能稳定下来,并且,在这种组织中,只要人们始终以诚相待,就不会产生法律和政府约束的必要。但是,我们知道,只有上帝才不会被邪恶侵染。遇到困难后,部分人开始团结组织起来,而建立某种形式的统治是十分必要的,只有制度才能弥补人们德行方面的天生缺陷。人人生而平等,为了保障那些平等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利,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有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者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这其实就是一条通过政治寻求共和之路。
总以为政治离我们很远,好象国家和国家、民族和民族之间才有政治,其实政治无处不在。它在国度之间硝烟四起,在人与人之间明争暗斗。我们不能用是与非来评判,因为我们无法站在上帝的高度来俯瞰众生。而潘恩作为一个普通人,真诚善良地到处呼吁独立和共和,同时,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潘恩,出生于英格兰一个裁缝之家,1776年以“一个英国人”的名义发表《常识》,成为了北美人民明确的战斗纲领,他一生都在跟强大的“传统”作战,并终身宣扬激进的民主共和思想。他的先知先觉并没有得到像圣人一样的待遇,他参加或鼓动过三个国家的革命,但三个国家同时抛弃了他。国家可以站在某个位置上抛弃他,可广大的人民不会,因为他们始终沐浴着那如一线光一样笔直透亮的思想。正如丹尼尔。康奥所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尸骨散落在何处,可是他的原则并没有安息,他的思想虽然也同他的遗骸一样难以追寻,却已传遍了他魂牵梦绕的整个世界。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论美国的民主
  • 联邦党人文集
  • 民主的细节
  • 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