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沧月 / / 新世界出版社 / 2006-6
试读 / 购买 打开App查看
简介

如果沧海枯了,还有一滴泪,那也是我,为你空等的一千个轮回,蓦然回首中,斩不断的牵牵绊绊,你所有的骄傲,只能在画里飞,大漠那落日下,吹萧的人是谁,任岁月剥去红装,无奈伤痕累累,荒凉的古堡中,谁在反弹着琵琶,只等我来去匆匆,今生的相会,烟花烟花漫天飞, 你为谁妩媚,不过是醉眼看花,花也醉,流沙流沙漫天飞,谁为你憔悴,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
“哥哥,好漂亮的流星!”耳边忽然有清脆的童声,占星者回头,看见两个孩子趴在桥边的石雕栏杆上,兴高采烈地欢叫。那些蓬勃的新生命,似乎还对于死亡毫无意识呢。
“那不是流星。”
忽然,两个孩子看见旁边那位穿青色斗篷的少年转过头来,淡淡地微笔,映着漫天的星辰,眸子璀璨得犹如钻石。孩子们在瞬间竟仿佛被吸住一样,移不开眼睛,只看到他开阖着嘴唇,吐出叹息一样的句子:“孩子,那是战士的灵魂——是那些在星空下某一处、为了自己的信念在战斗的、孤独的灵魂。”
她和他要永远在一起,因而双双负剑弃国,修成剑仙,不老不死。然而时光以百年计地流过,那样忘却一切的清修中,他们都慢慢淡漠了一切,忘却自己、最终相互遗忘。她终于离开了他,离开了蜀山,她来到万里之外的西域古城,遇到了另一个世界吹来的清新的风。飞天绝舞,几世轮回,只等匆匆今生的相会。却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

讨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剑歌
  • 荒原雪
  • 夜船吹笛雨潇潇
  • 沧海
书评 写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