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坊七巷
北北 / 时代文艺出版社 / 2006-3出版
简介

坊与巷,这是两个古老的词,时间已经在上面镀了一层厚厚的铁锈,锈色下,它们日益逼仄、狭小、泛黄、淡远。
  似乎已经缩在角落里。
  似乎已经脆弱得像一片枯叶。
  似乎连呜咽声都渐渐凝噎。
  现代社会铺天盖地的时尚与它们无关,它们属于过去,属于旧日生活。
  但如果怀想,只要怀想,我们就看到了,看到它们曾经花朵般开放在时间深处。纵与横,方与正,竟然那么那么井然,宛若训练有素的军队,宛若有规有矩的棋盘。
  中国古代城市以方格网街道系统为主,区划整齐,排列有序。从战国到北宋初年,实行市里制度,以坊为单位,坊内不可经商,经商只能到固定的市场。北宋中期以后,采用街巷制,拆除坊墙,居民区由原坊内小街发展成横列的巷,商业沿城市大街布置。
  只有福州的三坊七巷,它“坊”与“巷”的意义并没有太大区别,二者甚至是重叠的。
  公元前202年,福州城初建时,称“冶城”,统治者是勾践的后裔无诸。
  过了两百多年,西晋时期的福州已经稍有规模了。新置晋安郡首任太守严高嫌城太小,便在今屏山南麓建成一座郡城,称为“子城”。到了唐天复元年,即公元901年,威武军节度使王审知为了“守地养民”,又在子城之外。以钱纹砖砌筑起一座“罗城”,据说这是当时全国唯一的砖城。三坊七巷就在罗城的西南部,面积661亩。
  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
  杨桥巷、郎官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吉庇巷。
  那一条叫南后街的路,最初的雏形是什么模样呢?比王审知修建罗城更早时的雏形?你无法告诉我,没有人能告诉我。不长的路,从北至南流泻而下,右边伸出三只手。左边摊大七只脚,像一条中轴线,将三坊与七巷优雅地携在两腋,排列整齐,纵向有序,已经一千多年过去了,竟格局依旧,成为中国现存唯一坊巷格局的老街,成为“明清建筑博物馆”。
  最初究竟是谁设定出如此工整的格局?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无数高官巨商大儒在此买地建房。为什么又都不约而同地将这个格局小心维持下来,谁也不越界破规?现代都市轰隆隆的行进大脚,也奇迹般从它身边一次次绕过。没有踩下。
  是侥幸?还是偶然?抑或如有人所说,是因为这方老屋灰瓦土墙间弥漫着太多雄才英杰的气息,天犹不忍,暗中庇佑,至于今?
  严复、沈葆桢、林旭、林觉民、林徽因、谢冰心、庐隐、郁达夫、郭化若……翻动历史,会惊奇地发现,一大串在中国近现代舞台上风起云涌的人物,他们的生活背景都或多或少映现在三坊七巷,稍一数,竟达一百多人之众。
  偏于东南一隅的福州,自古都很难挤进历史的聚光灯下。那么,小小的三坊七巷究竟凭借什么力量。将“人杰地灵”一词再而三地证明?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美的历程
  • 印度:受伤的文明
  • 消失中的江城
  • 城记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