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集释
中华书局 / 1997-01-01出版
简介

列子其人,在庄子书中屡次出现,有时尊称他为子列子,还专有列禦寇一篇。“禦寇”也作“御寇”或“圄寇”。禦、御、圄三字古音全同,自然可以通假。这个人实有其人,因为提到他的不止庄子一书。然而庄子逍遥游却把列子写成神仙:
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
但同一庄子,在让王篇又说:
子列子穷,容貌有饥色。
便又是凡人,要吃要喝。吃喝不够,面黄肌瘦。这自相矛盾的情况,倒并不是由于庄子全书非出于一人手笔,而是庄周把实际存在的人物寓言化。庄子天下篇说,“以寓言为广”,寓言篇说,“寓言十九”,庄子中把实际人物寓言化的例证很多,这只是其一。把列子神化,也许意在说明列子虽然是“有道之士”,能憑空飞翔,还有待于风,并非真能“逍遥游”。
列子的学说近于庄周,在当时影响却未必很大很深,因为庄子天下篇评论过墨翟、宋
研、尹文、田骈、慎到、惠施等人,赞美了关尹、老聃,也敍述了自已,却不涉及列禦寇。荀子非十二子篇也不提列子,司马迁作史记更没有一字涉及列禦寇,高似孙子略因此怀疑此人的存在,但论证还不足以使人信服。列子必有其人,其主张正如庄子应帝王中所叙:
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三年不出。为其妻爨,食豖如食人。于事无 与亲,彫琢复朴,块然独以其形立。纷而封哉,一以是终。无为名尸,无为谋 府 ,无为事任,无为知主。体尽无穷,而游无朕。尽其所受乎天,而无见得 ,亦虚而已。
尔雅释诂邢昺疏引尸子广泽篇及吕氏春秋不二篇也都说“列子贵虚”,和庄子所说相合。看来这个列禦寇心情上摆脱了人世的贵贱、名利种种羁绊,任其自然,把客观存在看作不存在,因之一切无所作为。庄子所敍,自有所本,未必是故意塑造。至于战国策韩策二说史疾治列子圉寇之言而贵正一,则近于儒家的正名;不可能认为是列子的正宗,只能估计是战国说客因列子已不被人所真知,假借其名,以为游说的招牌而已。

读书笔记

打开App,看更多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墨子閒詁(上下)
  • 荀子集解
  • 淮南鸿烈集解(上下)
  • 庄子集解·庄子集解内篇补正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