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王
虹影 / 九歌 / 2004出版
简介

這部長篇小說是重寫《海上花》三部曲的第一部,虹影說:「這是目前為止我寫得最好、寫得最過癮的一部作品。」《上海王》在大陸由長江文藝出版社推出,首印十萬冊,兩岸出版社都認為這本書「非常好看」!《上海王》的故事是從上海小西門一家名叫「一品樓書寓」的妓院開始的,講的是一個名叫筱月桂的鄉下女孩,不幸落入舊上海黑幫控制的妓院,令人眼花撩亂的生活讓她成為黑幫老大的意中人,好景不長,她陷入地獄般的困境。幾經掙扎,她成了耀眼的明星,開創了新個劇種,卻不得不再次投入另一黑幫老大的懷裡,她在江湖爭鬥中巧妙周旋,也在情欲與權力的漩渦裡掙扎。她先後做了三個黑幫幫主的情婦,兼具美貌、身材、智慧、手腕,終於使她成了真正君臨十里洋場的幕後上海王……
◆虹影將於1/28日~2/1國際書展期間來台,屆時會有電視、雜誌、報紙等座談訪問。

◆聯合報副刊將精摘書中片段連載!
◆「上海王」即將開拍為電視劇及電影,電視劇由虹影親自擔任編劇,三大男主角為大陸影帝姜文、
孫紅雷及金馬影帝劉燁。
◆將與李昂、馬森、郝譽翔等名家舉辦對談。作者簡介
虹影
享譽世界文壇的著名作家、詩人。被大陸權威媒體評為2000年十大人氣作家之一;2001年評?中國圖書商報十大女作家之首,稱為「脂粉陣裡的英雄」;被新浪網等評為2002年「中國最受爭議的作家」。1962年生於重慶,代表作有長篇《上海王》、《饑餓的女兒》、《英國情人》、《阿難》、《孔雀的叫喊》。現居北京倫敦兩地。曾獲「英國華人詩歌一等獎」、臺灣《聯合報》短篇小說獎新詩獎、紐約《特爾菲卡》雜誌「中國最優秀短篇小說獎」,三部長篇被譯成25種文字在歐美、以色列、澳大利亞和日本等國出版。

上海王 第一章 節錄生命本沒有過去,她隨時準備賠光本錢重搭戲臺。
「反正,」她停止說話。向我攤開修長的手,那手精雕細琢好像專做擺設讓人看的,最讓我著迷。她主動伸出了手,我的心跳了起來,能把這手握在自己的手裡,盡興研究一番必有所得。
雖然這手上的紋路我已經相過多少次,她經常與我比手掌,多少次我如入八陣圖,困惑得忘了自己在找什麼。從我們倆的一生來看,我好像應當更關心頭腦,她似乎本來就有更多的身體本錢。而肉身之運,更顯於手紋:上海人後來俗稱的「台型」,就是這個意思。她的台型真是絕無僅有。不過只有這次,我有機會靜心端詳,這才進入了掌心絕陣:看出了她命犯三沖,災星攔運。更糟的是,我沒能做到面不改色。我抬頭看著她傾倒多少人的甜美笑容,不由得一陣傷心。
「本來麼,每台戲都得從頭唱起。」這是我的違心安慰,還是她的自我解嘲?已經記不起來。
但做夢卻是她無法控制的事。
她常夢見離開家鄉的那個早晨。在那早晨遲遲未到的時辰,她心跳急促加快。她害怕早晨果真不會來到,所以整夜在海邊泥灘上站著向東癡望,擔心太陽萬一不會從海水中升起。
從七歲起,她就想離開這個地方,已整整有八年。多少年了,這點黑暗的記憶早就應當淡漠。但是每個月她總會有一次噩夢,夢到那個平生最恐怖的時刻,她對著黑暗的海水自言自語:「難道這次真的還走不了?」便一身冷汗驚醒過來。
那天清晨,她終於看到海面上升起一輪太陽,這是她這一生見到過的最輝煌的景象。她可以發這毒誓了:將永遠不會再朝這海邊漁村看一眼││除非父母要她回來看一眼,但他們雙雙去世八年了,不會要女兒回那本來就沒有的家。
如果我在做一部關於她的紀錄片,我知道應當就從這個鏡頭開始。陽光溫馨地照在浦東的一條堤路上,三人抬的轎子裡坐著一個盛妝的女人,後面顛顛地跟著一個臉色黑紅、髮辮焦黃的鄉下小姑娘,個兒卻不矮,一手挎著一個包袱。她的鞋破爛了,右腳後跟不時掉下,扯上幾次都沒用,乾脆打赤腳,再提起包袱連跑幾步跟了上來。她奔得不停地抹汗,把本來特地洗乾淨的臉畫上了幾條污痕。
三個轎夫抬著滑竿,辮子壓在頭頂上,兩人在轎前,一人在轎後,他們打著赤腳,泥路把腳板拍得啪啪響。後面的一人費力些,所以隔一陣,相互輪換,調位子時借機歇口氣,氣順過來又上路。
越往前走,田野越是嫩綠,油菜花黃黃地塗出一塊一塊,一串白蛾圍著轎子飛舞。
他們終於走上黃浦江長堤,景色突然全變了。一邊是各種各樣停靠在江岸邊的船舶,上面有各式各樣的怪裡怪氣的洋字,船甲板上半像人半像鬼的紅毛水手,對著轎子裡的女人亂叫亂吼。女人頭都不抬,但後面的小姑娘仰臉看得出神,赤腳踏進鏽水泥坑,差點滑一跤。另一邊是形狀各異的倉庫。船是鐵板的,倉庫牆是鐵板皮的,兩邊都是油漆夾著水滴鏽痕,花花紋紋擠攏在一塊,怪得有趣。
還沒來得及看仔細,行人多了,轎夫慢了下來,江面也寬了,說是到了陸家嘴渡口。
隔著黃浦江,對岸就是當時中國最特殊的地方:上海外灘。下午刺刺的陽光照著那些英式維多利亞建築、江中噴出煙霧不時發出怪叫的輪船。小姑娘把包袱擱在地上,雙手抓著自己的褲腿,看呆了。有人挑著擔子撞了一下她的胳膊,很痛,她只是讓了讓,繼續傻看。
渡口繁忙。輪渡是有巨大煙囪的蒸汽鐵輪,冒出的濃煤煙直沖到她的臉上,嗆得實在有勁,讓她哈哈笑了起來。
來來往往的旅客提著包裹扛著行李,大人牽著小孩,喧喧嚷嚷地擠過她面前,跨上跳板上船。
盛妝的女人拂手理理一絲不亂的頭髮,敲敲杠子,滑竿放下了。女人轉過臉去,大聲訓斥呆看江對面的小姑娘:「小月桂,沒到上海就想享福了?還不看好行李!」
這是一九○七年初春。宣統皇帝尚未上臺,都知道這麼混不下去,但一切都懸著等著,連開端的開端都尚未開端。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上海之死
  • K(限制級:十八歲以下不得閱讀及購買)
  • 孔雀的叫喊
  • 上海魔术师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