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牛
朱莉娅·唐纳森 / 任溶溶 /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 2005-5出版
简介

1999年 斯马尔蒂斯儿童读物金奖(The Smarties Book Prize Gold Award同年,《哈里波特》是少年组的金奖得主)
2000年 蓝彼得儿童读物奖(Blue Petter Award)


小mouse不是下饭下酒下茶菜
文/梅子涵

小老鼠这智慧是被逼出来的。因为他只是一个小东西,所以人人都想把他当成下饭的菜、下酒的菜、甚至喝茶的菜。这真是一些很糟糕的家伙。而且他们还不明明白白地说,装文雅,让你被下饭了、下酒了、下茶了,还稀里糊涂。用请你吃饭、请你喝酒、请你喝茶的办法来吃你,真是阴险又平庸。别人会上当,我小mouse清醒着!
小老鼠的方法不叫欺骗。对这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你最好既别恳求,也别“诚实”。如果你恳求说,狐狸伯伯、猫头鹰叔叔、蛇哥,我知道你想吃我,求求你别吃吧,那么你还是被吃!如果你说,狐狸伯伯、猫头鹰叔叔、蛇哥,既然你要吃我,想用我下饭、下酒、下茶,那么你就请下吧,那么你立刻就片甲不留了。
长得这等模样的咕噜牛完全是小老鼠瞎编出来的。小老鼠没有想到,自己瞎编的咕噜牛竟然跑到自己跟前来了,要把自己吃掉!庆幸的是小老鼠瞎编的时候,只把咕噜牛的样子编得吓人,没顾上把他的头脑也编得出众。要不然,他跟在小老鼠的后面,所有的动物都是看见了他才吓得逃跑的,他怎么就看不见呢?
老鼠把所有想伤害他的家伙都吓跑了。他可不想伤害任何人。他也没有要得到许多东西的愿望。他只要有一个榛果吃吃,别饿着肚子就可以了。他的要求不高啊。所以树林里静悄悄,小老鼠的心里也一定静悄悄。静悄悄的小老鼠,还会遇见什么事呢?你看看,在吃着榛果的小老鼠很像是在想:“我还会遇到什么事呢?管它的,还是吃榛果,吃榛果聪明。”


《咕噜牛》的图像演奏
(文/李茵茵 台湾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博士)

把封面、封底打开成一个平面,这一幅图就是一个故事——怪物一般的咕噜牛对上瘦小而灵巧的老鼠,你能看出他们彼此的关系吗?仔细看,主要角色——小老鼠出现在左下方,而与他有冲突的角色——咕噜牛则出现在右上方,这是配合由左往右的阅读习惯。再注意他们的眼神:咕噜牛的眼睛发红、目光直射向他的猎物;小老鼠却是悠然自得、小眼珠滴溜溜地转,仿佛在打什么鬼主意,暗示着这是一个小老鼠对咕噜牛,以智取胜的故事。
翻开扉页,圆形的背景映衬出主角的故事。机灵的小老鼠像在邀请图画外的我们,一起进入这个故事。
故事的前两页仿似故事的背景,绿色的森林中洋溢着一种宁静的氛围。不过,要是你顺着地上的脚印和拔起的树根观察,就会发现岩石后面的森林充满不安和危险。再加上这两页与故事的最后两页的镜像设计,这两页就如同跟着脚印走进咕噜牛的想象;后两页却仿似跟着脚印走出对咕噜牛的恐惧,回到宁静与安详的绿色森林。
注意到了吗?阿克塞尔图画中的角色大都是圆形或柔软的线条,这改变了读者在接触负面角色时的不安和恐惧:在分述咕噜牛时,每一个部位都是局部的、夸张的,但组合在一起却难得的憨厚圆润,这加深了角色的趣味性与吸引力。随着故事的发展,每一段故事都有三段式的重复性图像,逐渐拔高了咕噜牛的形象(1.用三角和尖锐的攻击性表现想吃小老鼠的动物,并映衬着小老鼠的孤单和瘦小;2.局部放大咕噜牛的各部位,以投射夸张其恐怖;3.用缩小的框线罩住逃跑的动物,压抑动物害怕咕噜牛的情绪。)直到书的中页用跨页拉大咕噜牛的气势,节奏再逐渐转缓,慢慢走出对咕噜牛的恐惧。这本书最妙的就是中页关键性的设计,不但带动了整本书的氛围与节奏,也牵引着故事前后四页的设计与安排。
在图画的演奏中,阿克塞尔掌握了文学性、音乐性、艺术性及浓浓的趣味性。这是一本值得品味再三的图画书。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咕噜牛小妞妞
  • 老鼠牙医-地嗖头
  • 驴小弟变石头
  • 警官巴克尔和警犬葛芮雅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