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交而万物通

评价人数不足

刘仲林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193页 / 平装 / 12.00元 / 2004-1

天地交而万物通的内容简介

著名科学家贝尔纳说:“艺术是我,科学是我们。”寥寥数语,提示出科学与艺术的联系和区别。艺术之伟大,不在于找到共同点,而在于形成独特性;科学之崇高,不在于寻找个性,而在于反映普遍性。但追求科学的过程,却深深打着个性的印记:每位探索者的经历都不相同,正如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脸庞一样。如果把追求科学的足迹与展示个性的文艺结合起来,孕育出兼有科学和艺术双重特征的新作品,这将是一个十分诱人的尝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和李醒民教授敏锐地抓住这一新颖题材,决定以丛书方式出版科艺交融、视角独特、格调高雅的该题材的系列著作,意义深远。
  和大多数在一定学科专业内研究的专家不同,笔者从事的是跨学科研究。由于长期以来科研和教育的建制都是以传统的学科分类为基础,没有为学科交叉研究留出空间,因此超前的跨学科探索成了充满孤独的艰辛之旅。所以,对走过的探索道路进行品味,笔者常常是忧虑大于快乐,苦涩大于甜美,而这些都不知不觉地反映在探索的文字中。笔者深信后人会充分理解其思想,但对现今则难以抱奢望:浮躁短视的心态,急功近利的追求,使很多新观点淹设在一片混沌之中。

  谈到交叉科学,这一领域有一个颇为深刻的中国传统文化背景。在《易经》中,“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交”有“通气”“结合”的意思,代表吉兆、泰卦;“不交”代表凶兆、否卦。在泰卦一方有“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之说,强调:“天地交,泰。”王弼注:“泰者,物大通之时也。”天地之交是最大的“交”,是万物大通之时。自然、社会中有各式各样的“交”,虽不如天地之交大,但也属于“交”“泰”的范围。而交叉科学之“交”,即是诸“交”在科学领域中的体现,是天地自然、社会人文相交相通的反映。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说,“交”是实现创新的必要条件,文理分裂,专业过细,视野狭窄,是无法进行真正创新的。
  本书以随笔的方式记录了笔者的跨学科研究之旅,由“跨学科与交叉科学”“审美与创造”“中国文化与人生”三个题材组成,主题是:跨出学科视野,体会创造人生,建设中华新文化。这三个层面聚焦到一点,就是对“创造之道”的大彻大悟。

推荐天地交而万物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