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先生
皮皮 / 南海出版公司 / 2004-3-1出版
简介

精选节选:
我要在一把尘土里让你看到恐惧
何时,一个男人才能成为男人
  我,四十二岁,据说这样年纪的男人很多,希望我跟他们不一样。这不是追求个性,事实恐怕也是这样:我不会骑车,也不坐公共汽车,养了二十五条好心的热带鱼,慢慢就有了鱼的特点。所以别人给我的评价都是“摸不透”,“摸不着”之类的。从外表看,我是个和气宽容的人,这样的男人谁见过很多?尤其需要强调的是,我还有个一官半职,还掌握着一点点小权力。
  有一天我老婆会发现,像我这样有点小权的男人,已经不和气,已经不宽容。
  我先介绍我和我的周围,这样对你有好处,进入故事之前你可以对我的周边有个大概的了解,就像了解城市先了解它的郊区一样;这样对我也好,至少在你面前我看上去还是可靠的,是想说心里话的,是不打算用别人的故事骗你的。当然看完小说之后,仍然存在这种可能,你无论如何都觉得受骗了,那你就把我的心里话全当废话吧,像我老婆那样。
  我和我老婆没有孩子,这是她常常在我面前恶声恶气说话的原因,也许是原因之一。要知道,天底下女人最容易找到的东西就是对男人不满意的原。在我老婆用各种语气(敌视,挖苦,讽刺,嘲笑等等)表达对我不满的时候,我就像鱼那样闭着嘴。我终于让她明白:她对我的不满跟我无关,她怎么表达我都不会改变,因为我对她也非常不满,可我从不唠叨。
  有两次,她虚伪地夹起尾巴,把她的悲伤和期望搅和了一下,差不多是温柔地对我说:
  “人家说这个能治,我们也试试吧?”她说的是我的不育症。
  “算了吧。”我也和气地说。
  “为什么?”她大声责问,忘了刚才的温柔。
  我说你可以离婚但别问我为什么。那以后她没离婚也不问我为什么了,我也就此感到满意,过日子不就这么回事嘛!
  女人也是这么回事,你吓唬她,她就怕你,不让你就得永远怕她。当然,如果你不幸属于另一类男人,那么这规则就不适合你。这类男人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打死你,然后再杀了你。即使这样,他们也可能在这话的尾音里挨上一个耳光。
  ……

打开App,看全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