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经典素描 弗洛伊德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 广西美术出版社 / 2003-08-01出版
简介

卢西恩·弗洛伊德(Lucian Freud)是著名心理学家西蒙·弗洛伊德的孙子,出生于1922年12月。诚如所有有教养的维也纳人家庭,他的长辈在他幼时的环境里便创造一种维也纳意识--一种怀疑与探索精神。在日耳曼语系中,奥地利人对孤独的敏感几近与生俱来,文艺作品中遁世隐居的主题每每映现出肉体中不安定分子的漂泊之影。作为著名的心理学家,他的祖父让年幼的孙子读四行诗《绞刑架下的歌》,在他的起居室里挂上布鲁盖尔的画……,这一切致使他形成一种特殊的知觉力。到了1933年,卢·弗洛伊德跟随父亲移居英国,于是这位奥地利人成了后来著名的英国画家。
后来,他随家人搬到苏格兰定居,加入英国国籍。卢西恩·弗洛伊德继承了祖父的敏感,画作看起来充满沉郁和恐怖。他的裸体画尤其有名,女朋友、女儿和狗都曾经展现在他的画布上,最近还新作一幅自画像。1991年的他一幅作品拍出580万美元的高价,其内容是几名女子在围观一只鹦鹉。
梦一般的呼吸与漆黑-----记英国画家卢西恩·弗洛伊德
卢·弗洛伊德20岁以前的作品几乎全部直接依靠观察所得的材料。那时候的英国、实际上是慕尼黑的英国--已被战争的预兆吓得毫无生气,人们心理所郁积的莫名恐惧远多于言行的表露。或许是幼年时期的性格导致,也可能是他对现实的敏感,他青春的灵魂被二条看不见的线导引着迂回在感觉和梦幻的旅途。六十年代的卢西恩·弗洛伊德的确远离了喧嚣的国际艺术潮流,开始向自己领域的纵深方向掘进,与真人等大或整个上去比真人更大幅的作品里,被画者常有一种不屈的姿态,或头部颂斜向后,或双臂抬举,作品主题迷失在前所未有的生动效果之中。好似一股强烈力量驱使画笔,呈环状的、Z字形的、拱形的笔触在粗帆布上敲击出粗暴的肌理一-这种激斑翻腾的曲线是50年代末期画法的升华,足以让人产生震颤的惊异。
年初的时候,我因为一个手术而住进了医院,眼前一片雪白色,杂乱的小药瓶,透明点滴和护士摇曳的身姿,让我恍若走进了一个梦境,我无法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是象征着新生还是死亡。每天躺在病床上阅读着一些书籍,其中有一本画册,是关于一位英国画家的,吃完晚饭,我就津津有味的欣赏着他的那些作品,乐此不疲。
这位画家的来头不小,他的祖父可能最为大家所熟知,大名鼎鼎的心理学家西蒙•弗洛伊德。其最有名的著作《梦的解析》曾经让无数饱受精神问题困绕的人收益不浅,他的心里学也使很多的艺术家从中找到了灵感与表现的题材,但是他的孙子卢西恩•弗洛伊德是否从他祖父那汲取了创作的资本,我不得而知,但若是从遗传学角度来看,他能够从事艺术,我认为和他祖父还是有那么点关联的。
1922年,卢西恩•弗洛伊德在维也纳一个犹太人的家庭里呱呱坠地。和所有具有教养的维也纳人家庭一样,小弗洛伊德(这样称呼他似乎更加亲切)的长辈便在他的幼年时间里给他创造了一种“维也纳意识”------一种强烈的怀疑与探索意识。就如同古代中国的家庭从小就教导孩子学会仁、义、礼、智,信那样。可以说,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让小弗洛伊德从童年时,就具有其他孩子所不具备的敏感,这似乎为他将来所从事的艺术事业埋下了伏笔,因为敏感,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是基本而不可或缺的素质。
在日尔曼语系中,奥地利人对孤独的敏感与生俱来,文艺作品中那股遁世隐居的主题都会映射出肉身里无法安定的漂泊之影,而灵魂就更显得无所皈依了。那时候,西蒙•弗洛伊德让幼小的孙子阅读四行诗《绞刑架下的歌》,在他的起居室里挂上布鲁盖尔的画……这种的启蒙与训练让他从小就具有了一种对于事物的特殊感知力,正如我前面所说他从事艺术和他的祖父有关系,因为他直接的,从血液里继承了老弗洛伊德那些怀疑,孤独,好奇和直觉。这些性格特征,后来使他在艺术创作上终生受益。
15岁的时候,小弗洛伊德进入了工艺美术学校,但是由于犹太人的背景,在1933年他们全家便迁往伦敦,年轻的他更进入英国圣工会绘画学校,受业在校长莫里斯门下,首先他系统的学习了欧洲古典绘画技法,并且受到超现实主义的影响。这个时期他的绘画题材非常的广泛,但最多的是人与静物,植物相搭配的室内场景,绘画技法非常的精巧,细腻,能够使人联想到诸如丢勒、安格尔、门采尔、荷尔拜因等等古典主义大师的风格。与这些大师不同的是,小弗洛伊德的作品中已经开始显露出一种神经质的敏感,没有丝毫生气的宁静,在这样的宁静下,包含了很多使人惊惧的忧郁,孤独与不安。他的作品会具有这样的气质,或许和当时的社会大环境有关,当时的英国,正笼罩在二次世界大战的阴云下,人们饱受战火摧残,心理承受力降到了最低点,而小弗洛伊德正是以他超于常人的敏锐的洞察力感知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作品中或有意,或无意的描绘着人生的无常性与生命的脆弱性,画面里那种神秘诡异的气氛更是他对于当时的时代以及人性的真实刻画,这也正是他作品存在的价值所在。
从40年代到80年代,小弗洛伊德定居在伦敦,开始远离喧嚣复杂的国际艺术潮流,他像一个隐士那样深居简出,与世隔绝一般的用独特的思想思考着自己的艺术,力图向更深层次伸展、拓宽。那时候,不论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艺术家,他都被认为是难以相处的。他将自己处于孤僻与封闭的状态下,像躲藏在黑屋中的巫师那样,秘密操练着自己的仪式与咒语。在这样一种状态下,他通过各种探索完善了个人的独特风格,在这个时期,他曾经的那种平滑、精巧的画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笔触粗砺而生硬,画风更改宁静为热烈,更加具有形式的美感,情感与表现性。在题材与绘画对象上他从不描绘戏剧性的事件,基本上以室内肖像和裸体肖像为主。这使得他成了定型的画家,不厌其烦的刻画着同样的神经质与歇斯底里的状态,在他那粗鄙的笔触下,使作品变得结构紧凑而有力,具有强烈的表现性的效果。他不喜欢观者把注意力集中在色彩上面,他曾经坦言:“我不要人们注意色彩,我要的是一种生命的色彩。”他的裸体使人联想到肉块与肉汁所堆积而成的“人”,病态而畸形的主题,丑到极处的女人体,这些东西似乎都是小弗洛伊德内心那敏感、梦幻,阴郁自闭所交织成的肉体,其艺术内涵深刻的暗示出人类自身的悲剧性,满足于物欲后的堕落与沉沦感觉。而他那颗不知归属的灵魂,就正好附着于其上。让人不忍正视。
他的绘画风格在60年代以后没有过多的改变,诚如画家自己所说:“如同我的记忆,我总是在做着相同的事。”然而正是这种坚定,使他获得了极大的赞誉。西方艺术评论界一直对小弗洛伊德保持着热情与关注,英国女王收藏了他很多的作品,90年代成功的在美国举行个展,1991年时他的一幅内容为几名女子在围观一只鹦鹉的画作更被拍出580万美圆的高价,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他名扬四海,他的绘画风格更对中国90年代艺术界的“新生代”潮流的兴起产生了强大的感召力,使中国的艺术家从小弗洛伊德那表现人类“异样”的感觉上获益匪浅。
一个目光坚毅,面孔凸显棱角的男人,一个仿佛黑魔术师般的艺术家,一个行走在沼泽与如梦幻般沉郁的世界里的艺术家,一个有着天才的思想与感受力,有着解析梦境神奇能力的艺术家,让我倾听你,让我仔细的倾听,卢西恩•弗洛伊德,你沉重的呼吸,那漆黑的,令我惊悸的坦率

读书笔记

打开App,看更多读书笔记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 打开App查看更多
  • 世界名画家全集--勃拉克
  • 素描基础
  • 西方美术大师绘画技法
  • Lucian Fre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