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

8.5 37人评价

孔斯坦 / 阎克文 / 刘满贵 / 上海人民出版社 / 474页 / 29.80元 / 2003-1

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内容简介

在这本书里,这位法国老先生在比较现代社会与古代社会的传统政治思维的时候,提出了以下论断:古代社会的自由是个人附属于集团(城邦、国家等)的集体自由,公共政治笼罩一切,没有独立地个人领域;现代社会是个人独立于集团的个人自由,公共政治下降为第二位,出现了独立的个人领域,并且上升为第一位。

  在古代社会,如希腊,个人是附属于国家的,诚如亚氏所言,人是城邦(即政治)的动物,或者象柏拉图论断的,国家就是大写的人字。个人的一切注意力,都放在国家公共事务上,终日在广场上辩论,在公民大会中争吵,在战场上厮杀。个人,只有在团体中才有价值,在国家中才有意义。而他的私生活是不存在的,受着国家的严密监视和控制,一不留神,各种道德禁令,剥夺公民权,放逐等惩戒措施就会降临到个体头上。在斯巴达,连吃烦都是在公共食堂进行,子女的教育、成长也完全由国家包办。个体的意义已经完全被侵蚀了,他不过是群体这个大机器的一个零件,是整体这个大系统中的一小部分构成罢了。

  现代社会的政治,已经分化为一个专门领域,由专门的人去负责,而不是象当初哲学笼盖所有知识一样笼罩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公权转让还是其它形式的契约交换,个体的意义已经彰现出来,在公共领域之外出现了不受控制由个体自由支配的个人领域。公权力也大为缩小,无论采取何种措施对犯错误的个体进行惩罚,都必须讲求法制、确保人的尊严和生命、维护个人的私有财产,保证人的迁徙自由。公g权,只成为社会成员的工具,而不是目的,否则,那是现代人的异化。现代政治必须考虑权力的制衡,在政府、议会、司法等领域形成稳定良好的互动,当然,他认为需要君权的超然性作为保障,那是时代的限制。

  贡斯当认为,商业贸易的发展大大促进了现代民主制度的发展。如果是土地、财务、矿藏,这些东西都可以被专制政府轻易控制,因为它们不容易移动。而资本和商品经济由于它的流动性所在,使得专制政权无法将其制服,从而被迫向其妥协,推进社会的民主化进程。这个观点看来是值得商榷,如美国政治学家李普塞特等指出的,民主具有文化色彩,它更多是偶然性的文化的产物,而不是经济的产物。不过无论如何,这个观点应该是值得重视的。

  在讨论僭主制度的时候,贡斯当之处,僭主制比君主专制的影响更为恶劣。因为君主专制只是赤裸裸的运用军队、警察、监狱等暴力手段去压制人,而僭主制却用玩弄意识形态等手段去迷惑人,用自由的名义去摧毁自由,以人民的名义去镇压人民。君主专制只是管制人的行动,封住人的口,僭主制却是逼迫个人将明知道不合理的、不道德的行为、言论内化为自己的信条,强迫自己相信,要把自己的心交出来,重新洗脑,败坏了道德,混淆了是非,颠倒了黑白。

  谈到古代自由和现代自由,我倒想起了弗格森在《文明社会史论》里的说法。他认为古代社会人追求公共道德,生命的意义也在于公共目标的实现,因此给了人进取的目标,追求的勇气和坚忍的意志。因此到底是古代人幸福还是现代人幸福的争论恐怕没个结果,毕竟幸福是个主观词汇,代表的是人的内心感受。在异化人的现代社会中,我们更多的是逃避公共责任,只片面追求个人目的的达到,这种分裂性的人生带来的幸福感会更多吗,痛苦感会更少吗?我只记得有专家研究过,认为古代人并不比现代人痛苦,这需要历史的分析和设身处地的判断。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短评(7)

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读书笔记(1)

喜欢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人也喜欢

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书评(4)

推荐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