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病防治指南

目前无人评价

日:高木诚 /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 130页 / 平装 / 10.00 / 1899-12

心脏病防治指南的内容简介

前言
  33年前的秋天,是令人难以忘怀的日子。由于我想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接受了医院的抽血检查%检查的结果是,我的血液检查结果在正常值的范围之外,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患有高胆固醇血症。当时,正好美国有家医学杂志刊载了易引起动脉硬化的危险因素已逐渐受到重视的消息。
  实际上,在我们家里,上代人没有活到70岁的。我父亲65岁病逝,母亲在饱受多年心绞痛折磨之后,在67岁那年去世。其实,在母亲患病时,若有今天人们所熟识的硝酸甘泊是可以治疗的,但那时这种药在日本无法买到。
  由于当时不知道父亲、母亲的胆固醇值,所以,我私下里认为自己也不会长寿。不过,由于当时年纪轻,我并没感到实际威胁,也没有绝望感。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于1962年开始了历时3年的赴美留学生活。那时美国正值经济繁荣、充满自信的肯尼迪时代。
  我留学的医院是家著名的教育医院,在饮食上,以能供给住院实习生美食而闻名于全美国。早点是荷包蛋咸肉,午餐和晚饭是多肉的荤菜与冰激凌,假日里与家人旅游时经常吃烧烤。
  在这种饮食环境下生活了3年,回到日本后,我详细检测自己的血液,令人吃惊的是,以前我的胆固醇值是260毫克/分升,可那时却达到430毫克/分升。
  于是,从那时起30多年来,我家极力控制食用蛋黄。可我向来喜欢吃鸡蛋,特别是软煎蛋卷,因此,妻子一个劲地叮嘱说:"你要是80岁的话,肯定让你吃!"所以,平日里我只能看看供在神龛前的煎蛋卷。
  不是开玩笑,即使如此注意,我的胆固醇值仍居高不下,总是在300~400毫克/分升间波动。
  从美国回来后,我在一家公立医院工作,担任内科循环科部长。刚过40的我并没有感觉到心脏及相关的器官有什么异常,整天技身于工作事业,连节假日都在医院上班,真可谓是"忘我地工作",若那时病倒了,按现在的说法,也许称得上是"过劳死第一人"了。
  1973年的初夏,我48岁,某天早晨去上班,走向二楼房间时,心像被揪住一样,出现了从没遇到过的疼痛,过了
一会儿症状消失,二三分钟后平静下来。自己意识到这是心绞痛,没想到疾病这么快就来临了,比预想的要早得多。
  在等待临床医生上班期间,即在诊断开始之前,我做了心电图,发现ST段轻微下降,但这不是症状发作时的心电图记录,仅这些不能说明什么。常规检查结束后,下午抽空进行了运动耐量心电图检查,检查时要在专用的小楼梯上上下下地走动,进行观测。
  这种运动耐量检查进行了二三分钟,在上二楼的楼梯时又发生了与上次相同的心绞痛,测试中断。为了拍心电图,我仰面躺在床上,刚刚躺下,心脏就像充满热血且将要喷出一样揪心地疼痛,记录一结束,我就爬起来从检查人员的手中夺下心电图看个究竟。
  本以为只是有点异常而己,可是ST段下降的程度远比想像的严重得多,算是严重患者。3根主要的冠状动脉(供养心脏的血管)已有二根变得相当异常。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个严峻的现实。
  那时的治疗方法只有服药,因为没有其他的有效药,所以只能在病发时,含硝酸甘油于舌下,待其溶解而产生药效。
  不管怎样,我立即通知了妻子,并与以前在圣路加国际医院研修时的指导教师日野原重明先生商量,先生指示我立即住院,休息二三周。
  现在的观点认为,在最初发现心绞痛的1个月左右,病情有发展成急性心肌梗死或突然死亡的危险,因此,不稳定性心绞痛要特别注意。但当时还没有这样的说法,若以现在的观点来看,当时及时住院休养,是我至今仍能健康生活的重要原因。
  多亏当时及时住院休养,我才平安度过不稳定期,进入所谓的稳定型心绞痛状态。但是,由于在上台阶或走上坡路时仍有引起心绞痛的可能,所以硝酸甘油不能离手。能否很好地利用这种药,便逐渐成为生活智慧和生活诀窍了。
  一方面,由于没有有效的治疗高胆固醇的方法,虽说市场有卖心血安药的,但我服用后起副作用,所以胆固醇值仍居高不下。
  另一方面,动脉硬化的程度又进一步加深,当时美国正在发展冠状动脉搭桥手术这一新技术,据说每年都能取得良好的成绩。但当时这一技术在日本尚未普及。
  1978年秋,在东京召开了世界心脏病学讨论大会。日野先生在肯定了我的治疗对策后,把我介绍给来东京开会的美国杜克大学的沃立斯先生,以此为契机,我于第二年4月末来到美国,在那家医院接受了冠状动脉造影检查,确认我的3根冠状动脉己相当狭窄,诊断的结果是我应该接受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因沃力斯先生事先已有这样的准备,所以我在5月4日接受了冠状动脉搭桥手术。
  仅住院10天我就出院了。其后,随着体力的恢复,我逐渐康复起来,5月底回日本,在手术后第六周开始工作。如此顽固的心绞痛消失了,惊奇之余,我不得不感谢现代医疗技术的进步。在杜克大学旁边的灌木林一侧,开满了白色的水木花,几年前,我在乡下的庭院里也种了几棵水木花,只想每年都能看到这种值得怀念的花朵。
  我可能算得上是深受现代医学恩惠的一员了。在去美国手术之前,能有效地治疗高胆固醇的新药被开发出来了,这方面的药物随后又进一步发展。我的胆固醇值现在是190~230毫克/分升,基本维持正常,而且动脉硬化程度也得到控制,至少恶化的速度减慢了。
  这样,从我最初发现心绞痛到现在已是20多年,接受心脏搭桥手术也已19年,我仍然健康地、忙碌地从事着医疗工作,并在此期间4次去过寒冷的阿拉斯加,生活变得越来越有意义。当然,我是当时的幸运者,稍有差错,恐怕现在迎来的是我第17个忌日。
  实际上,从那以后,在这个领域的医学治疗取得了划时代的进步,现在只要有希望,无论谁都能得到这份恩惠。我患病的经过是个特例,并不是所肴的人都能遇到,之所以把这一经历讲出来,是想告诉那些和我患有同种疾病的人。
  本书在写作时,关注近期的学术研讨会,收集了大量的医学杂志信息,参照当今在该领域从事一线治疗工作的几位医生的意见,并以常识性的解释为基础,是为想详细了解最新信息的患者及其家人而写成的。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