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

8.4 241人评价

谷崎润一郎 / 林少华 / 于雷 / 林青华 / 中国文联出版社 / 397页 / 平装 / 23.00元 / 2000-08

恶魔的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谷崎润一郎的11个短篇小说,其中包括名作《春琴抄》等。
《文身》和《麒麟》二作,其主题都是突现“一切美的东西都是强者,丑的东西都是弱者”,极力地礼赞美――官能性的美。《文身》描绘文身师清吉“得到了光辉的美女的肌肤,刺入了自己的灵魂”的故事,即文身师倾注了自己的生命,在一个年轻美女的背肌文上蜘蛛图案,翌晨美女人浴,苦痛难忍,清吉却发现在晨曦的映照下,她的背肌显出一种妖艳的美,并被自己创造出来的这种绚烂人工美的魅力所倾倒。《麒麟》则取材于中国古典,描写了孔子向卫灵公宣讲王道和施善政,灵公远离了私生活方面的欢乐,引起了灵公的夫人南子的不满。南子便利用美酒和肉欲等种种所谓“夺魂术”来诱惑圣人孔子,最终未遂。但灵公却无法抗拒南子的肉体魁力,又再次回到欢乐的私生活里。最后孔子离开了卫国。
《春琴抄》就是比较具有典型意义的名作,它写了出生在大皈道修叮的一个女孩子阿琴,9岁上双目失明。阿琴成为女琴师,教授比她大四岁的佐助学习三弦琴,佐助也有志于青曲之道,两人遂结成师徒。阿琴便得春琴之名。21岁的春琴怀了孕,人们认为其对象是位助,春琴加以否认。不久,姿色绝伦的春琴在新购得的宅邸入浴,不知何故,面貌猝然变得丑陋了。佐助为了保持他所爱慕的春琴的美的形象,用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眼。之后佐助双手扶地对春琴说:“师傅,我已经瞎了,一辈子看不见您的脸了”。春琴问道:“佐助,是真的吗?”沉默半响,佐助感到这是一生最大的幸福。
《盲人物语》和《刈芦》中则欲图通过物语的形式、活用古典文体中所凝练出来的日本语美的传统,编织出这样两个故事来:前者由主人公盲人法师弥市讲述自己年轻时,奉侍小谷城,城主浅并与织田信长不和,小谷城沦落后,浅井自戕,他的美貌妻子阿市与三个女儿二起被带回到信长身边。弥市仍奉侍其左右,并对她产生一种偶像崇拜之情。当阿市嫁到柴田胜家后,北庄城池陷落时,两人与城共命运。弥市背着一个女儿逃到城外去了。后者的主人公“我”在秋月下的湖边酌酒咏歌时,芦苇丛中出现了一男子,这个男子向“我”讲述了一个故事:他的父亲芹桥慎之助年轻时为寡妇阿游的美貌所倾倒,并向她求婚。阿游却促成他与自己的妹妹阿静结了婚。阿游却与一造酒厂老板再婚,在巨椋池畔的别墅生活。后来芹桥家家道中落,阿静故去。父亲慎之助每年中秋明月之夜,都带着他到巨棕池畔,透过别墅的篱笆来窥视阿游的姿影。
《褴楼之光》所歌颂的就是一个丑陋的女乞丐身上所隐藏的美,就是。说女乞丐虽然具有一般乞丐的一切丑恶,然而在丑恶之下另有妙龄女子所共有的那种容貌之娇艳、肌肤之光泽,显示出一种“褴楼之光”的美的魁力。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恶魔的短评(69)

恶魔的读书笔记(1)

喜欢恶魔的人也喜欢

恶魔的书评(6)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推荐恶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